• 政府应在批准巴黎协议之际不忘核准《京都协定书多哈修正案》

    (2016年10月27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健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政府应在批准巴黎协议之际不忘核准《京都协定书多哈修正案》

    在2016年10月25日的国会问答会议上,我向自然资源和环境部长提问政府何时将核准《京都议定书第二期承诺-多哈修正案》。[1]

    而部长在他的口头答复,表示政府重点会放在“巴黎协议”而非“京都协议”。(他的口头回复的短片可以在youtube上找到: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mlFP-i7cQQ&feature=youtu.be)。他的回答报道也被刊登在第二天的星报上(请参阅下图)

    部长还进一步地表示各国并不对《多哈修正案》感有兴趣,因为目前只有70个国家(截至2016年9月)核准了这项原本需要144个国家(《京都议定书》所有缔约国的四分三)核准的修正案。[2] 他也强调连美国和加拿大都是尚未签署《多哈修正案》的其中两个国家,因而再次证明核准这项修正案不再是政府的优先事项。

    但是,若马来西亚轻易地放弃批准《多哈修正案》而急于核准《巴黎协议》将会是一项错误,因为:

    1. 《多哈修正案》第二期承诺将从2013年执行到2020年,而《巴黎协议》则将在2021年才开始实施。[3] 因此,《京都议定书》第二期承诺与《巴黎协定》并没有出现任何重叠。 因此,在等待《巴黎协议》被启动的同时,全球社会需要确保减少碳排放的措施能继续被实施,而推动第二期承诺才会让这些努力生效。因此,当听到部长表示《京都议定书》和《巴黎协议》有出现重叠时,我感到很震惊。 这并不会是一件乐见的事情,因为就是这名部长和其部门的官员代表我们国家去进行谈判,以便达成一项对我国的环境,社会和经济具有深远影响力的协议。

    2. 尽管《多哈修正案》因核准的国家数目不足而无法生效,但马来西亚也不应就偏离自己的原则和道德立场。事实上,我们应该更尽早地批准,以便确保我们能在它生效之际还来得及为所需的减排数量而作出贡献。 若发达国家核准第二期的减排承诺是义不容辞的话,那作为发展中的马来西亚在批准第二期承诺便更没有任何包袱。这也符合发达国家对气候变迁的历史使命所一贯应承担的责任。 而《第二期承诺》将是最好的一次历史机会。

    3. 就如东盟十个国家其中的七个国家一样,马来西亚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全球公民,应以身作则核准《多哈修正案》。[4] 除了马来西亚外,尚未核准《多哈修正案》的其它两个东盟国家包括老挝和缅甸则是属于最落后国家的行列。这是否意味着马来西亚逐渐要从属于先进行列的发展中国家退下成为最落后国家的行列?倘若马来西亚连《多哈修正案》都不核准,那能否还在东盟国家中继续有效地倡导和推行解决气候变迁和其他环境课题的政策?

    4. 核准《多哈修正案》将彰显马来西亚并非只会前往纽约高调参与签署仪式,而是真正拥有持续和一致的计划来解决当前的气候变迁课题。

    我呼吁全体内阁应批准政府在核准巴黎协议之际,也要同时核准《京都协定书的多哈修正案》。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unfccc.int/kyoto_protocol/doha_amendment/items/7362.php

    [2] https://unfccc.int/files/kyoto_protocol/doha_amendment/application/pdf/frequently_asked_questions_doha_amendment_to_the_kp.pdf

    [3] http://www.wri.org/faqs-about-how-paris-agreement-enters-force and https://treaties.un.org/doc/Publication/CN/2016/CN.735.2016-Eng.pdf

    [4] https://treaties.un.org/Pages/ViewDetails.aspx?src=TREATY&mtdsg_no=XXVII-7-c&chapter=27&clang=_e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