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与其要求国库研究所(KRI)来解释有关霹雳州政府的最新报告,掌管经济策划单位(EPU)的拿督阿都拉曼达兰应先在国家统计局上一堂统计课

    (2016年9月5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与其要求国库研究所(KRI)来解释有关霹雳州政府的最新报告,掌管经济策划单位(EPU)的拿督阿都拉曼达兰应先在国家统计局上一堂统计课

    据昨天报道,掌管经济策划单位(EPU)的拿督阿都拉曼达兰曾表示国库研究所(KRI)在房屋报告二中将霹雳州列入全马第二最贫穷州属是“不合理”和“不符合逻辑”的。[1] 另外,他也认为国库研究所(KRI)需要更准确的数据和报告,以便可以纠正这份报告。[2]阿都拉曼达兰还表示他已指示经济策划单位(EPU)的总执行长安排与国库研究所(KRI)和霹雳州政府的会面,以进一步地解释报告里的统计数据。

    从掌管经济策划单位(EPU)的部长针对国库研究所(KRI)报告所发表的言论,我对他的无知感到十分地震惊。[3] 根据统计局所进行的2014年家庭收入和基本生活需求的全国性调查,霹雳在每月收入少过6000令吉的家庭百分比排行榜是位居全国第二(请参阅下图列表和数据来源)。

    同时,这份普查还显示霹雳州拥有仅次吉兰丹(31.4巴仙),收入少于2000令吉的家庭数量,比例占总数的21.3巴仙。(请参阅以下图表)


    来源:统计局2014年的家庭收入和基本生活需求普查

    若选择使用其他测量每户家庭或人均收入的方式,如平均值和平均家庭收入(霹雳在2014年的排名为倒数第三)和平均工资(2015年排名第七),阿都拉曼达兰在这方面或许是说得不无道理,霹雳州可能不是马来西亚第二最贫穷的州属。

    不过,质疑来自统计局的统计报告(截至我最近翻查的资料,这还是部长亲自掌管的经济策划单位)已突显了连阿都拉曼达兰的水平都无法容忍的无知和无能。

    与其指示经济策划单位(EPU)的总执行长安排与国库研究所(KRI)和霹雳州政府的会面,部长更应向统计局请教有关2014年家庭收入和基本生活需求普查的结果和了解如何理解这些统计数据。事实上,我相信任何一名来自Perdana Fellows的实习生都有能力向他汇报有关统计学的基本概念及如何理解这些报告的内容。

    [1] http://english.astroawani.com/business-news/khazanah-report-perak-unreasonable-rahman-dahlan-115860 and http://www.bernama.com/bernama/v8/bm/ge/newsgeneral.php?id=1279527

    [2] http://www.utusan.com.my/berita/politik/rahman-sangkal-laporan-perak-negeri-miskin-1.378193#sthash.Bx2Z3e9D.dpuf

    [3] http://www.krinstitute.org/assets/upload/KRI_State_of_Households_II_280816.pdf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