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务员职缺的供需失衡,凸显马来西亚人仍无法从中等收入陷阱逃脱出来

    (2016年8月24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公务员职缺的供需失衡凸显马来西亚人仍无法从中等收入陷阱逃脱出来

    当经济转型计划(ETP)于2010年首次推介时,该计划的关键指标是为了在2020年前创造额外的330万个就业机会,其中的60%会是中等或高收入的薪酬配套。表现管理和传递单位(Pemandu)首席执行员拿督斯里依德利斯于上周就指出马来西亚已经走出中等收入陷阱。[1] 然而,若我们更深入分析和理解目前的就业数据,却另有发现。

    若经济转型计划(ETP)真正地成功创造以私人界主导,活力十足的经济体,那就想必在私人界里到处都充满理想和高薪的就业机会。但根据公共服务委员会(SPA)所公布的数据显示,公共部门的工作需求一直处于僧多粥少的现象,远远超出这些职缺的供应量。

    从2011至2015年,公共服务委员会(SPA)就已接获超过100万份的就业申请。这个数字曾经于2013年攀升至210万,在2014年下降至159万,然后在2015年又提高至163万份申请。(请参阅以下图表一)。考虑到目前马来西亚于2015年就已经有160万名公务员,因此上述的就业数据显然是无比地高。 由于拥有稳定的工作保障和其他津贴(如医疗,各种津贴和政府退休金),因而导致公务员始终成为许多人首选的热门工作。这也意味着公务员的高需求正好成为一个指标,即私人界无法提供足够的高薪工作机会,来抑制公共服务界的工作岗位需求。

    令人担忧的是,公共服务领域在同一个时段中,即2011年至2015年所释放出的工作机会已从46,503下降至30,964份。这意味着越来越少的申请者能成功地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录取率从2011年的4.1巴仙降至2015年的1.9巴仙。反之,这里所衍生出来的课题便是不获录取的申请最终的下落又会是如何。

    在这些成功被录取的申请者中,他们大部分(特别在某些年份)的最高学历都只有普通教育程度证书(certificate)的资格。例如,在2015年,有54巴仙的成功申请者只拥有初中评估考試(PMR),马来西亚教育文凭(SPM)或普通教育程度证书(certificate)的资格(请参阅以下图表二)。

    这也释放出了一个很明显的讯息,那些热衷公务员职位都只是符合最低资格的申请者。因此,这也能解释了在经济社会金字塔底部的大部分工作机会都被外劳拿下。而外籍劳工唯一无法拿下的便是公务员的饭碗,因此才会出现最多申请公务员职缺都是来自这个阶层的群体。

    我们可以进一步地从公共服务委员会网站所提供有关申请者的学历资格的统计数据略窥一二。图表一列出只需初中评估考試(PMR)教育资格的一般助理职位(Grade 11)的月薪(约为1200令吉),申请者人数和被录取的数额。[2] 最终,大约共有87,281名申请者争夺16个职位空缺(0.02巴仙)。

    图表二也列出了只需马来西亚教育文凭(SPM)教育资格的饮食招待服务助理职位(Grade17)的月薪(约为1400令吉),申请者人数和被录取的数额。最终,大约共有65,041名申请者争夺24个职位空缺(0.04巴仙)。

    图表三也列出了只需学士学位(Degree)资格的资讯科技普通职员(Grade41)的月薪(约为2300令吉),申请者人数和被录取的数额。最终,大约共有17,895名申请者争夺61个职位空缺(0.34巴仙)。

    图表一至三已清楚地显示了公共服务领域的职缺已经出现僧多粥少的现象,尤其是那些只需符合最低学历资格的职缺和领域。

    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方面而言,马来西亚或许已逃过了中等收入陷阱。但是,受益者的都是来自占据金字塔顶端,占总数百分之20至30的高薪人士和长期赚取大量利润,但底层阶段的工人却无法获益的企业家。

    对于那些处于金字塔底层百分之40的百姓,仍不断挣扎以便摆脱中等收入陷阱,而为此当中的他们也正更渴望能拿到来自公共服务领域相对稳定但越来越稀缺的金饭碗。

    图表一:一般助理(Grade 11)职位的申请结果

    图表一:饮食招待服务助理(Grade 17)职位的申请结果

    图表三:资讯科技普通职员(Grade 41)职位的申请结果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6/08/17/idris-jala-malaysia-no-longer-in-middle-income-trap/

    [2] http://online.spa.gov.my/online/index.php. 我们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性,即许多申请者是同时投递表格申请不同的工作,因而稀释了真正的统计数据,例如申请N41,N17和甚至N11级别工作的真正统计人数。若此属实,这只进一步地突显目前的就业市场机会匮乏,因为连那些符合学士教育资格的申请者都选择与仅有SPM或PMR资格的人抢饭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