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ugust 2016

位于加影Saujana Impian的圣若瑟教堂的拆迁课题

(2016年8月26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位于加影Saujana Impian的圣若瑟教堂的拆迁课题 针对马华中委兼马华宗教和谐局副主任黄祚信于2016年8月24日所发表的媒体声明,内容中他毫无根据地指控公正党主席兼加影州议员旺阿兹莎不顾加影市议会,行动党和公正党的反对,执意允许位于加影 Saujana Impian圣若瑟教堂 (St Joseph)的拆除行动。[1] 黄祚信的言论是完全不负责任和不视成为一名政治领袖的资格。如果他愿花多丁点的努力来了解整个情况,便不难发现当地政府及州政府早在今年初就与天主教会和马来西亚基督教联合会针对此事展开对话及讨论。 此外,他也会发现了吉隆坡总主教华裔神父廖炳坚(Julian Leow)已在2016年8月19日向加影区的信徒发表声明,解释为什么他同意让加影市议会拆除已多年无人问津,原提供予Brehma村的圆丘工人使用的圣若瑟教堂。(请参阅以下附录一)在这封信中,总主教也呼吁该教会的Surain神父给予市议会最充分的合作,以避免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在2016年8月20至21日的周末,教会已向加影的教友们正确地灌输和宣布此讯息。 在2016年8月19日,廖炳坚神父在致雪兰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的一封信中也再次表明,他不反对市议会拆除在Brehma村的圣若瑟教堂的计划。同时,他还特别感谢雪州行政议员“在这个敏感课题上持续进行对话和给予深切的关心,并最终成功取得适当的解决方案。”(请参阅以下附录二) 由于黄祚信所引起的媒体报道,廖炳坚神父于今天不得不再发表声明,重申他针对此课题的立场。在这封信中,他呼吁试图阻止市议会的拆迁工作的各位尊重市议会的合法权利,以便履行自己的职责,并提醒大家,決定拆除未使用的教堂经由无数的考量与讨论后大家一起达到的共识。(请参阅以下附录三) 在此,我呼吁黄祚信对他所作出毫无根据的指控向旺阿兹莎,加影市议会,公正党和行动党道歉。此外,我呼吁黄祚信向廖炳坚神父道歉,因为他的言论令总主教在参与教堂被拆迁的命运似乎显得很无能。更何况目前广大市民都已清楚了解围绕这个课题的来龙去脉,因此身为一个负责任的公众人物,黄祚信应马上无条件地对他不负责任的言论进行道歉。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附录一:天主教吉隆坡总教区致加影圣家堂的教友们的一封信(最靠近圣若瑟教堂的天主教堂)  附录二:天主教吉隆坡总教区致雪兰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的一封信 附录三:天主教吉隆坡总教区于2016年8月25日所发表的媒体声明 [1] http://theheatmalaysia.com/Main/Callous-bid-to-destroy-church-at-night

Demolishment of Chapel dedicated to St Joseph, Saujana Impian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26th of August 2016 Demolishment of Chapel dedicated to St Joseph, Saujana Impian I refer to the media statement of Ng Chok Sin, MCA Religious Harmony Bureau Deputy

Tagged with:

公务员职缺的供需失衡,凸显马来西亚人仍无法从中等收入陷阱逃脱出来

(2016年8月24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公务员职缺的供需失衡,凸显马来西亚人仍无法从中等收入陷阱逃脱出来 当经济转型计划(ETP)于2010年首次推介时,该计划的关键指标是为了在2020年前创造额外的330万个就业机会,其中的60%会是中等或高收入的薪酬配套。表现管理和传递单位(Pemandu)首席执行员拿督斯里依德利斯于上周就指出马来西亚已经走出中等收入陷阱。[1] 然而,若我们更深入分析和理解目前的就业数据,却另有发现。 若经济转型计划(ETP)真正地成功创造以私人界主导,活力十足的经济体,那就想必在私人界里到处都充满理想和高薪的就业机会。但根据公共服务委员会(SPA)所公布的数据显示,公共部门的工作需求一直处于僧多粥少的现象,远远超出这些职缺的供应量。 从2011至2015年,公共服务委员会(SPA)就已接获超过100万份的就业申请。这个数字曾经于2013年攀升至210万,在2014年下降至159万,然后在2015年又提高至163万份申请。(请参阅以下图表一)。考虑到目前马来西亚于2015年就已经有160万名公务员,因此上述的就业数据显然是无比地高。 由于拥有稳定的工作保障和其他津贴(如医疗,各种津贴和政府退休金),因而导致公务员始终成为许多人首选的热门工作。这也意味着公务员的高需求正好成为一个指标,即私人界无法提供足够的高薪工作机会,来抑制公共服务界的工作岗位需求。 令人担忧的是,公共服务领域在同一个时段中,即2011年至2015年所释放出的工作机会已从46,503下降至30,964份。这意味着越来越少的申请者能成功地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录取率从2011年的4.1巴仙降至2015年的1.9巴仙。反之,这里所衍生出来的课题便是不获录取的申请最终的下落又会是如何。 在这些成功被录取的申请者中,他们大部分(特别在某些年份)的最高学历都只有普通教育程度证书(certificate)的资格。例如,在2015年,有54巴仙的成功申请者只拥有初中评估考試(PMR),马来西亚教育文凭(SPM)或普通教育程度证书(certificate)的资格(请参阅以下图表二)。 这也释放出了一个很明显的讯息,那些热衷公务员职位都只是符合最低资格的申请者。因此,这也能解释了在经济社会金字塔底部的大部分工作机会都被外劳拿下。而外籍劳工唯一无法拿下的便是公务员的饭碗,因此才会出现最多申请公务员职缺都是来自这个阶层的群体。 我们可以进一步地从公共服务委员会网站所提供有关申请者的学历资格的统计数据略窥一二。图表一列出只需初中评估考試(PMR)教育资格的一般助理职位(Grade 11)的月薪(约为1200令吉),申请者人数和被录取的数额。[2] 最终,大约共有87,281名申请者争夺16个职位空缺(0.02巴仙)。 图表二也列出了只需马来西亚教育文凭(SPM)教育资格的饮食招待服务助理职位(Grade17)的月薪(约为1400令吉),申请者人数和被录取的数额。最终,大约共有65,041名申请者争夺24个职位空缺(0.04巴仙)。 图表三也列出了只需学士学位(Degree)资格的资讯科技普通职员(Grade41)的月薪(约为2300令吉),申请者人数和被录取的数额。最终,大约共有17,895名申请者争夺61个职位空缺(0.34巴仙)。 图表一至三已清楚地显示了公共服务领域的职缺已经出现僧多粥少的现象,尤其是那些只需符合最低学历资格的职缺和领域。 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方面而言,马来西亚或许已逃过了中等收入陷阱。但是,受益者的都是来自占据金字塔顶端,占总数百分之20至30的高薪人士和长期赚取大量利润,但底层阶段的工人却无法获益的企业家。 对于那些处于金字塔底层百分之40的百姓,仍不断挣扎以便摆脱中等收入陷阱,而为此当中的他们也正更渴望能拿到来自公共服务领域相对稳定但越来越稀缺的金饭碗。 图表一:一般助理(Grade 11)职位的申请结果 图表一:饮食招待服务助理(Grade 17)职位的申请结果 图表三:资讯科技普通职员(Grade 41)职位的申请结果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6/08/17/idris-jala-malaysia-no-longer-in-middle-income-trap/ [2] http://online.spa.gov.my/online/index.php. 我们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性,即许多申请者是同时投递表格申请不同的工作,因而稀释了真正的统计数据,例如申请N41,N17和甚至N11级别工作的真正统计人数。若此属实,这只进一步地突显目前的就业市场机会匮乏,因为连那些符合学士教育资格的申请者都选择与仅有SPM或PMR资格的人抢饭碗。

Ketidaksepadanan antara permintaan dan penawaran jawatan perkhidmatan awam menunjukkan rakyat Malaysia masih dalam belenggu pendapatan sederhana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4 Ogos 2016 Ketidaksepadanan antara permintaan dan penawaran jawatan perkhidmatan awam menunjukkan rakyat Malaysia masih dalam belenggu pendapatan sederhana Apabila Program Transformasi Ekonomi dilancarkan pada 2010, salah satu petunjuk

Tagged with:

Mismatch in demand and supply of civil service positions shows that many Malaysians have not escaped from the middle income trap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ember of Parliament for Serdang, on the 24th of August 2016 Mismatch in demand and supply of civil service positions shows that many Malaysians have not escaped from the middle income trap When

Tagged with: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