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来西亚应该要谨慎地回应国际仲裁院针对中国和菲律宾的南海争议所作出的裁决

    (2016年7月13日) 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马来西亚应该要谨慎地回应国际仲裁院针对中国和菲律宾的南海争议所作出的裁决

    在2016年7月12日,常设仲裁法院作出许多将会影响中马两国在南海领土主权的重要判决。[1]

    第一,仲裁院宣布“中国主张对南海拥有历史性权利的“九段线”并没有法律基础。”

    第二,仲裁院宣布中国所主张海域特征无法被划定成长达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因此,这些争议海域被裁定为菲律宾的专属经济区。

    第三,仲裁院宣布中国在相关海域的行为已侵犯菲律宾的主权,包括干扰菲律宾的渔民在相关海域捕鱼,建造人工岛和没有阻止中国渔民在菲律宾的海域捕鱼。

    第四,在南沙群岛的7点判决中,仲裁院宣布中国因大规模的填海活动而对珊瑚礁环境造成严重伤害。

    第五,仲裁院宣布由于中国的大规模的填海活动,“因此在裁决的过程中已违反自身的义务来避免该争议的扩大和恶化。”

    仲裁院的这些判决,将可能激励马来西亚在南海同样有重叠的海域如属于大马海岸线范围,长达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EEZ),沙捞越民都鲁以北80公里外的曾母暗沙(James Shoal/ Beting Serupai)提出类似的仲裁案。此外,马来西亚也会进一步地主张位于沙捞越100公里外的南康暗沙(Gugusan Beting Raja Jarun)和北康暗沙(Gugusan Beting Patinggi Ali) 。

    中国近年来也曾侵犯马来西亚上述的海域,令人印象最深刻莫过于2013年和2014年中国海军前往曾母暗沙(James Shoal)海域巡逻,和最近2016年3月,中国海舰船停泊在南康暗沙(South Luconia Shoals)处。[2]

    虽然海洋法法庭的判决对所有签署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的国家有约束力,但中国已表明不承认判决结果。[3] 鉴于中国作为经济和贸易伙伴的重要性,因此,为了避免与中国产生任何的摩擦,马来西亚应针对有争议的海域与中国继续进行双边谈判,并商量与东盟国家之间共同制定有约束力的行为守则。

    当再也没有其他的选项时,我们应该有策略地通过提出国际仲裁案来解决中马两国的南海争议。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andrewerickson.com/wp-content/uploads/2016/07/PH-CN-20160712-Press-Release-No-11-English.pdf

    [2]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us-southchinasea-malaysia-idUSKCN0YM2SV

    [3] http://www.fmprc.gov.cn/mfa_eng/zxxx_662805/t121714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