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ly 2016

推介国家医疗健保计划前务必要与利益相关者磋商,以避免重犯1Care的教训

(2016年7月28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推介国家医疗健保计划前务必要与利益相关者磋商,以避免重犯1Care的教训 在过去的几天,卫生部长拿督斯里苏巴马廉[1]和财政部秘书长依尔万[2]共同宣布政府正计划在不久的未来会推行全国医疗健保计划。依尔万更进一步地透露该计划将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被提呈,即意味这项计划的细节必须最迟在今年10月前敲定完成。 我们应该不难忘记公众对在2011年推行的1Care医疗计划的强烈反弹,并最终导致政府撤回/延迟该计划的落实。基于医疗健保和融资是一项非常复杂的课题,加上目前市场上拥有许多可供选择的方案,因此我们不禁对政府在不进行任何公众咨询便采取由上而下的方式来落实这项计划而感到很震惊。 来自哈佛大学的著名卫生经济学家-萧庆伦教授拥有与政府合作经验,共同设计他所建议的医疗保险计划。[3] 近期,来自马来西亚卫生部,世界银行和其他非政府组织的联合学习网络组织在布城举行了一场国际会议,主要探讨医疗健保的课题和分享其他国家的例子。[4] 我相信各位利益相关者,包括具有医药健康背景的国会议员会能向萧教授请教,并从出席布城的有关会议获益良多。然而,至少据我所知,他们并没有这样做。 在推行医疗健保计划时,这种由上而下的决策过程,不免会出现很多错误的诠释和猜测。到时,我们很难在这个课题上根据事实来进行理性的分析和辩论。 因此,我呼吁卫生部和财政部能与其他的利益相关者,包括国会议员进行磋商,以便进一步地讨论细节,然后在收集反馈后再向公众推介此医疗保险计划。我们要避免重犯1Care的教训,仍不算太迟。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freemalaysiatoday.com/category/nation/2016/07/23/govt-may-run-national-health-insurance-scheme/ [2]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malaysia/article/treasury-sec-gen-says-looking-to-improve-br1m-programme [3] https://www.hsph.harvard.edu/william-hsiao/ [4] http://www.worldbank.org/en/events/2016/07/20/joint-learning-network-for-universal-health-coverage-jln-global-meeting-2016#1

Adakan rundingan dengan pihak berkepentingan sebelum memperkenalkan skim insurans kesihatan nasional bagi mengelakkan satu lagi kemelut 1Care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8 Julai 2016 Adakan rundingan dengan pihak berkepentingan sebelum memperkenalkan skim insurans kesihatan nasional bagi mengelakkan satu lagi kemelut 1Care Dalam beberapa hari yang lepas, Menteri Kesihatan Dr. S.

Tagged with:

Consult with stakeholders before introducing a national healthcare insurance scheme to avoid another 1Care fiasco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28th of July, 2016 Consult with stakeholders before introducing a national healthcare insurance scheme to avoid another 1Care fiasco Over the past few days, the Minister of Health,

Tagged with:

我国大学的学术造假现象到底有多严重?

(2016年7月25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我国大学的学术造假现象到底有多严重? 约一个月前,马来亚大学的医学院于2016年6月11日被揭露了涉嫌学术研究造假的行为,包括许多成员以作者或联合撰写的身份参与多份的科学论文出版。令人值得称道的是,马大迅速对此展开调查,并进一步地发现“由一组研究员通过其他三分刊物所发表的科学论文的几乎所有数据(照片和图表)都出现重复和操纵的弊端。[1] 随后,这些论文也被相关的科学刊物撤回。[2] 马大迅速和果断的行动向外界释放出了一个强烈信号,也就是我国研究型大学对学术研究造假的现象是绝不妥协和不欢迎。然而,针对学术诚信和造假所衍生出的更大的课题仍有待被解决。 举个例子,这次的学术造假的个案是被来自国外的研究员和学者所揭弊,而非大学的内部审查。实际上,这次的揭弊首先是出现在推特(Twitter),随后便被来自Microbiome Digest, For Better Science 和 Science的部落格注意和跟进。其中一名近期联合撰写题为“生物医药研究论文出现图片不当复制的盛行现象”的斯坦福大学研究员-Elisabeth Bik,便在 Microbiome Digest评论每篇论文不仅出现图片重复,而且彼此的数据看来都非常相似(尽管各论文探讨的癌细胞和化合物都不一样!)。若少了上述的监督,我们是否还能揭露类似的学术造假呢? 此外,除了第一作者Nina Samie之外,这四篇署名的作者是否都知道,同样的研究被复制三次,并透过不同的标题在四份不同的刊物上发表呢?这样的学术造假是否不仅涉及发表的内容,而且还包括其他的署名作者全被欺骗?更糟糕的可能性是,难道他们全都是这起造假事件的同谋? 令人感到不安的是,这起个案可能只是我国缺乏诚信和廉正的学术界之冰山一角。虽然我仍坚信绝大多数马大学生和研究人员在期刊上发表过高达3,823份论文都是具有学术诚信和廉正[3],但我们更不能不提防同一筐的少数坏苹果。 同时,我也曾听说其他例子,包括初级教职员和研究员被迫在自己的论文中替他们的上司署名分享成果,哪怕他们过去对该论文没有作出任何明显的学术贡献。有些甚至要求第一作者的署名,以显示他或她在该论文是执笔者,扮演了主导和主要贡献的角色。在一些更糟糕的情况下,一些资深学者甚至拒绝让初级教职员或年轻研究员署名,仿佛将一切学术贡献和信用占为己有。 马大对这起学术造假事件发表媒体声明是并不足够的。作为马来西亚最具有历史性和最负盛名的高等学府,马大在涉及到维护学术诚信和廉正标准的课题上应该进一步地发挥主导角色。因此,我呼吁马来亚大学公布其内部调查的完整报告和所提出的建议名单,以免未来同样的事件会重蹈覆辙。此外,马大也应公开对涉嫌造假的研究员所开出的处罚细节,以便向其他学院释放出一个有关学术造假的严重后果的强烈信号。 此外,我呼吁高等教育部长伊德里斯全面检讨教育部和马来亚大学所推介的高成效研究(HIR)的合作计划。其中上述三篇论文的作者获得来自此计划的两笔巨额的研究经费,以出版Tier-1級科学期刊文献检索工具。[4] 根据马大2014年的年度报告,教育部已经在这项计划里注入了高达59亿令吉的资金,加上马大的额外拨款,持续地资助这个研究项目直到2016年。由于大量资金的投入加上其两个研究项目涉及学术造假,因此为了公共利益着想,我们有必要进一步地公布和审查此计划的进展。如果伊德里斯部长真心地想确保高教部[表现突飞猛进](Soaring Upwards)计划的成功,那他就应该认真对待这个课题,不要试图掩盖真相。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um.edu.my/about-um/media-centre/news/2016/06/16/allegations-of-scientific-misconduct-at-university-of-malaya [2] Samie N., Haerian B.S., Muniandy S., Marlina A., Kanthimathi M.S., Abdullah N.B.,

Betapa seriuskah penipuan akademik di universiti kita?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5 Julai 2016 Betapa seriuskah penipuan akademik di universiti kita? Lebih daripada sebulan yang lepas, pada 11 Jun 2016, Fakulti Perubatan Universiti Malaya telah dimaklumkan tentang dakwaan penipuan akademik

Tagged with: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