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ne 2016

如何再创依约奇迹?

如何再创依约奇迹? 王建民 2016年6月27日 2016年6月18日大港和江沙的双补选尘埃落定后,迄今也已经过了一星期的时间。坊间众人也针对这次补选成绩结果发表不同的评论和分析。而我则希望从更大的历史格局来看待这次自从1999年全国大选以来的最新补选成绩。借此,我希望我们能进一步地探讨对欲向前进步的希望联盟而言非常重要的因素,同时透析在宏观层面下反而是其次的议题。 自1999年大选我国共举办了42场补选-1999年至2004年之间有8场,2004年至2008年之间有6场,2008年至2013年之间有16场和2013年后有12场补选。(请参阅以下图表一)执政党在42场补选中共赢了34场(占了81巴仙)。而在这34场补选中,国阵占了22席,反对党则占了12席。换言之,除非出现突发情况,代表执政党的国阵通常终会赢得该补选。 反之,执政党被击败的剩余8场补选,国阵就占了5席(2002年伊斯兰党前任主席Fadzil Noor去世后的本同(Pendang)国会议席,2005年吉兰丹的彭加兰巴西(Pengkalan Pasir)州议席,2010年的乌鲁冷岳国会议席,2010年吉兰丹州的加腊士(Galas)州议席和近期2014年的安顺(Teluk Intan)国会议席。 另一边厢,反对党只在其他3席成功力挽狂澜,包括在2000年的吉打鲁乃(Lunas)州议席,2009年的瓜拉登嘉楼国会议席和2010年的诗巫国会议席。 换言之,若参考自1999年来的补选历史,我们便知道反对党要在大港或江沙补选中翻盘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当然,三角战的出现导致投反对党的票被伊斯兰党和诚信党瓜分了,进一步地将反对党的胜算降至近乎不可能的概率。 国阵在这两场补选中的三角战多数票的提高并不能掩盖另一个事实,即国阵的投票数在大港和江沙分别只增加了3.5和3.6巴仙。无论是答应要建设一个新的社区中心(在瓜拉江沙的Jerlun)或让大港的渔民雇用更多外劳,国阵通过在补选中给予各种承诺来提高投票胜算并不是一件不寻常的事情。事实上,由国阵赢的22场补选中,国阵的选票平均提高了5.5巴仙。 与全国大选成绩来比较,这18场补选中总票数都有提高,其余3场补选则有票数下降的现象(其中包括一场大选期间不战而胜的议席)。 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反对党已经没有机会在下一届大选中赢得这些议席或重夺目前属于国阵的其他席位。我们可以从2007年4月28日的依约补选得到一些参考或启示。国大党候选人曾赢得这个补选的议席并增加其多数票(从55.8提高至58.6巴仙,增长幅度高达2.8巴仙)。仅仅一年的时间,在2008年的全国大选,公正党的候选人(前任大臣-卡立依布拉欣)成功翻盘并赢得这个席位,获得56.8巴仙的选票。如今,希望联盟所面临的挑战和问题是我们要如何在下届全国大选中全面地复制依约奇迹的成绩? 我不能不承认,相比于第十二届大选中出乎意料之外的成绩,希望联盟在来临的第十四届大选将面临民更为严峻的挑战。在第十二届大选时,我们的目标仅是为了否决国阵在国会的三分之二,然而在第十四届大选的目标却是为了拿下布城。再来,反对党如今都面临内忧外患(希望联盟与伊斯兰党的分裂)。但依我的看法,如果能解决眼前的三个挑战,我们会有望实现夺下布城的可能性,而并非如大家所认为不可能的事情。 首先,希望联盟必须加强其反对党联盟的合作关系。这意味着希望联盟成员党不能重蹈覆辙,发生类似砂拉越州选举的三角战。许多支持者都非常在意公正党和行动党在砂拉越州选举中的5个议席中各派出自己的候选人竞选。无论是两党如何在其他77个议席成功协商避免多角战或为何最后一分钟却决定三角战背后所发生的政治角力,大部分选民或许对此都并不太感兴趣。反而,他们真正希望看到的是一个希望联盟团结起来共同对抗国阵。虽然亲希盟的选民比较能接受在大港和江沙所出现的三角战(因为这次是涉及非希望联盟成员的伊斯兰党),但许多人仍批评希盟并没有给选民这次补选是大家共同竞选的印象。因此,我们必须极力地翻转这种选民的印象,在来届的第十四届大选中要建立起一股新的精神或”希盟气势”,以期望借此来击败国阵。 其次,希望联盟需要向想要改变的选民提出替代的新论述。一些评论家则认为这次的大港和江沙补选的竞选方向太集中于国家课题如一马公司或消费税议题,而忽视当地议题。紧接下来,他们认为希望联盟应提供具体的替代政策,而不仅仅是批评国阵的腐败和滥权课题。经过亲赴大港助选约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也相当肯定诚信党实际上已透过各种讲座,记者会,电话讯息等管道带出地方课题如稻米产量和津贴及渔民课题。身为前民联,目前希盟的政策团队成员之一,我也可以很大胆地认为当我们不断地在讲座会或通过新闻稿来谈论政策课题,大多数选民都会感到厌烦。其实,选民真正需要的是对希望联盟是否能有效执政产生信心。在未来的时间,希望联盟应该持续性地制定和宣布共同的政策立场,以便建立起公众信心来证明希盟能够克服内部分歧和共同执政。时间久了,这些政策立场塑造各种的论述,最终能让人民信服希盟是可以成为国阵的替代。当我说需要各种的论述,是因为我们需要替来自东马和西马的农村及城市选民量身定制针对性的讯息和立场。 这也配合到我第三,即是最后的观点。希望联盟需要善用槟城和雪兰莪为范例,来展示我们如何共同及有效地管理一个政府。我们应该唾弃槟州是行动党政府,雪州是公正党政府的刻板印象。我们要进一步地全国性推动和展示人民向往的政策,以便反映希望联盟能在中央方面比国阵更有效地执政。 克服这三大挑战对希望联盟是有必要的,但也不足以拿下布城执政。我们还必须应付眼前无法忽视,最棘手的难题,也就是处理与伊斯兰党的关系。终究,这是题外话,而且更是希盟控制范围以外的课题。无论如何,我们还得优先管好自己的家事。唯有如此,我们才有望能在第十四届大选再创依约奇迹。 王建明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图表一:自1999年全国大选以来的42场补选名单

Analisis Pilihan Raya Kecil: Bagaimana pembangkang Malaysia dapat mewujudkan satu lagi Ijok?

Bagaimana untuk mewujudkan satu lagi Ijok? Artikel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27 Jun 2016 Seminggu telah berlalu sejak Pilihan Raya Kecil (PRK) Sungai Besar dan Kuala Kangsar yang telah diadakan pada 18 Jun 2016. Pelbagai komen

Tagged with:

By-election analysis: How can Malaysia’s Opposition create another Ijok?

How to create another Ijok?  Article by Dr. Ong Kian Ming, Member of Parliament for Serdang, 27 June 2016 A week has now passed since the Sungai Besar and Kuala Kangsar twin by-elections on the 18th of June, 2016. Much

Tagged with: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