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与新扶贫运动基金会(NAAM)主席拿督沙拉瓦南会面后的成果报告

    (2016年3月31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文告

    新扶贫运动基金会(NAAM)主席拿督沙拉瓦南会面后的成果报告

    在这里,我要感谢新扶贫运动基金会(NAAM)主席拿督沙拉瓦南的邀请,让我今早前往该办公室以听取有关NAAM之前所进行的活动和项目的详细汇报。根据这次会面的结果,我作出了以下的记录:

    1) 在财政预算所安排的发展开销下,首相署是通过经济规划单位(EPU)来给予NAAM高达1亿9千万令吉的拨款。2014年及2015年分别所获得的拨款为1亿5千万及4千万令吉。与早期最初所宣布的3千7百万令吉,NAAM于2015年实际上再也没有获得任何额外的拨款。

    2) 没有任何来自各州的NAAM的董事局成员或协调员拿到任何薪资或津贴。再来,NAAM的办公室租金和员工的薪水也并非来自不来EPU的拨款。

    3) 实际上,NAAM是一间不包括提供受训者贷款的培训服务中心。在过去的时间,NAAM通过3家服务供应公司大约花了9千6百万令吉(包括材料费)来培训1,330人开始自己的辣椒种植生意。

    4) EPU一直都会提供NAAM指南规范,包括可行的活动建议和各别的预算费用。

    5) 青年和体育部已经对NAAM进行了内部稽查。

    虽然新扶贫运动基金会(NAAM)主席愿意解释它们的活动详情的举动令人赞赏,不过仍存有一些课题是值得大家关注的:

    1) 开始自己的辣椒种植园的培训者的成功率仍然偏低

    举个例子,共有1,330位学员参与了培训活动,但当中只有129(大约10巴仙)位受训者是真正开始自己的辣椒种植园,其中原因包括了资金的缺乏及缺乏种植辣椒的园地。有鉴于政府所花在这些学员身上的培训费用(共9千600万或平均每位学员7千300令吉),偏低的成功率不禁令人质疑NAAM的这项首要计划的有效性。

    2) 令人担忧的是,许多受训者无法获得足够的资金来开始自己的辣椒种植园

    在1,330位受训者,只有区区的11人成功地从TEKUN申请贷款来开始经营自己的辣椒种植园,贷款数额为1万9千令吉,然而要实际经验一个辣椒种植园的成本估计为4万令吉。这也意味着对于大多数参与NAAM,尤其是那些被边缘化并缺乏资本的印裔青年来说,要找到足够的资金来开始经营自己的辣椒种植园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3) 要求披露更多资料,例如培训公司的名单

    虽然主席曾经让我阅览NAAM在2014年和2015年的开销细则,但实际上我还是没有获得它的复印本。我感兴趣的是那些获颁进行辣椒种植园培训的公司名单和它们的背景。实际上,我曾问求主席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这些资料。对此,我会拭目以待。我检查这些公司的实际背景主要是为了确认这些获颁合约的公司是否与国大党或主席本人有任何联系。

    4) 与NAAM Trading私人有限公司所存在的潜在利益冲突

    NAAM成立了一家名为NAAM Trading私人有限公司,以作为辣椒种植园农民和市场之间的中介。 NAAM则在NAAM Trading私人有限公司控制了49巴仙的股份。这就反映了利益冲突的可能性,因为NAAM Trading私人有限公司可能会从农民与市场之间的交易过程中抽取佣金并从中受益。

    该主席解释说NAAM Trading私人有限公司已不再运作,因为农民直接在市场上出售其辣椒或马来西亚联邦农业机构(FAMA)。然而,我们不知道的事包括NAAM Trading私人有限公司已从中赚取多少利润,因为该2014年的账目并未提供任何有关收入和利润的资料。

    5) 由副部长来掌管获得政府拨款的非政府组织是否合适仍是值得商榷的作法

    最后,尽管主席配合且愿意公布有关NAAM活动的资料,但我仍坚持一贯的立场,觉得一个非政府组织内的董事会成员超过一半都是来自(国大党)政党成员,及获得政府的拨款来进行活动和计划是不妥当的作法。

    尽管如此,我会继续与主席跟进他所作出的承诺,包括提供129位已经开始经营自己的辣椒种植园的受训者完整名单。掌握了这个名单后,我将与同事和其他有兴趣的单位共同展开抽样性的调查,以便评估这些辣椒种植园的成效。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