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February 2016

政府必须披露哪些财团获颁兴建规模高达150兆瓦太阳能的发电厂

(2016年2月27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文稿 政府必须披露哪些财团获颁兴建规模高达150兆瓦太阳能的发电厂 基于一马公司(1MDB)在兴建和运作太阳能电厂上毫无任何经验,因此1MDB太阳能有限公司在无需经过公开招标的情况下获颁兴建50兆瓦太阳能发电量不禁让人感到非常质疑。[1] 迄今为止,这将会成为国内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厂。根据报道,一马公司是被允许进一步地将太阳能发电厂提升至500兆瓦容量。[2] 之前,小型太阳能发电用户通过公开招标来参与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所推行的太阳能电力回购的固打计划(少过每小时4千250瓦电量),相较之下,颁发兴建大规模的太阳能发电厂的作业程序却前后不一致。 显然易见的,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KeTTHA)并无从中汲取的经验和过去的教训。 在2016年1月底,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秘书长拿督吕淑玉以不具名的方式来宣布150兆瓦的太阳能发电厂将被颁授给一间“拥有强劲的财务和技术背景的财团”。[3] 从该计划的规模是一马公司的3倍之大来看,这样的不透明或不公开的作法都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 同时,公众也不禁会联想到获颁150兆瓦容量太阳能发电厂的财团与在去年底被一马公司脱售旗下Edra全球能源有限公司(Edra Global Energy Bhd)有无任何关系。 令人同样地失望是,可持续能源发展局似乎对此无动于衷,尽管根据根据2011年《可持续能源发展机构法》,它有权力与部长磋商及落实可再生能源相关的政策。[4] 为了透明化的公众利益,我敦促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长麦西慕公步被获颁兴建150兆瓦容量的太阳能发电厂的财团真正身份及确保未来所有各规模的太阳能发电厂都会采取公开招标的作业程序。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4/05/05/1mdb-plans-giant-solar-farm-it-is-believed-to-have-formed-a-joint-venture-with-tnb-and-a-us-firm-fo/ [2]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what-you-think/article/factual-clarification-on-50mw-solar-power-plant-in-kedah-1mdb-dusable-capit [3] http://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6/01/27/call-for-more-solar-power-plants/ [4] See Sections 16 & 17 of the SEDA Act 2011

Dedahkan konsortium yang dianugerahkan hak membina ladang solar skala utiliti 150MW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7 Februari 2016 Dedahkan konsortium yang dianugerahkan hak membina ladang solar skala utiliti 150MW Keputusan untuk menganugerahkan kontrak pembinaan loji janakuasa solar skala utiliti 50MW kepada 1MDB Solar Sdn

Tagged with: ,

Reveal the consortium which was awarded the right to build 150MW solar scale utility farm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27th of February, 2016 Reveal the consortium which was awarded the right to build 150MW solar scale utility farm The decision to award the contract to build a

Tagged with:

在大家共度农历新年之际,共有7,828个人在这两年已放弃马来西亚公民权

(2016年2月5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评论观点 在大家共度农历新年之际,共有7,828个人在这两年已放弃马来西亚公民权 返乡过年的人流已渐开始。然而,我则会待在雪州,好好地享受交通流量骤减的宁静。这一年,我的心情莫名地沉重。其中,我每三个月的例常工作便是检查季度选民册,主要是看看有多少新增选民,有多少更改了自己的投票地址和又有多少是被剔除在外的。最近,我从一名同事口中得知有一定数量的马来西亚人已经被撤除名单外,因为他们不再拥有马来西亚的公民权。顿时,我不禁起了好奇心。这些人是否因落入了涉嫌恐怖分子的观察名单而被剥夺公民权呢?还是他们犯了一些令人无可原谅如叛国的罪行?从此,我不得不进一步剥茧抽丝。 我的调查结果是令人惊讶和痛心。首先,我发现共有7,828个人因不再拥有公民权而被褫夺投票的权利。这组名单是从2014至2015年的选民册被剔除。相较之下,人才机构所推行的人才回流计划(REP)成功在这四年的时间内吸引了3,600名马来西亚人才回国发展。不过,这组数字也低估了在过去两年内放弃自己国籍的马来西亚人的真正数量。这还未包含那些已经放弃了国籍后,却从来没有在选民册上更新登记的数字。再来,这也几乎肯定不包含那些那些放弃国籍后前往如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纽西兰,加拿大和其他一般较热门的移民国家的马来西亚公民。所以,这名单几乎肯定是那些前往获得新加坡国籍的公民,因为有关当局严格规定欲申请新加坡国籍的公民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正式放弃马来西亚国籍。 从目的地国家来看,丝毫不让人意外在7828个人的名单占大多数的是华裔(96.7%)。其余为印裔(2.7%),巫裔(0.4%)与其他(0.2%)。在这份名单中,他们最多来自柔佛州(36.6%),其次则包括霹雳(19.5%),雪兰莪(9.4%),吉隆坡(6.7%),马六甲(5.6%),槟城(5.4%)和森美兰(5.3%)。(请参阅以下图表一) 让人感到最痛心的是,由于各种原因,这些都曾经关心自己国家并登记为选民的前马来西亚公民,最终都憧憬外国的月亮比较圆而决定放弃大马公民权。他们大多数是落入30至50岁(占了80.5%)的青壮之年,也是一般职场生涯最有生产力的黄金时期(请参阅以下图表二)。 这些前大马公民有百分之五十六为女性,其余的四十四为男性。在缺乏足够的额外资料如工作背景或资历,我们也很难从这性别上的差别去判断其背后的原因,是否因婚姻因素而放弃自己的国籍等。 除了这些统计数据,让我最难过的莫过于在名单中看到这一个熟悉的名字。其中一名与我同期的东盟奖学金得主,便是一个名巴生男青年,目前在新加坡政府医院服务的传染病医疗专家。千万优秀的马来西亚人才前往他国发展,反映他的个案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在名单上看到我熟悉的名字,只让这个现实显得更加“写实”和悲伤。 如果有任何前大马公民正在阅读这篇文章,我希望你还未完全放弃这一个国家。将来或许当我们发生改朝换代之际,你会更有动力回国贡献。若你正在回国庆新年的途中,记得返乡路上小心,吃喝愉快!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7828 individu yang tidak akan meraikan Tahun Baru Cina sebagai warganegara Malaysia

Rencan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5 Februari 2016 7828 individu yang tidak akan meraikan Tahun Baru Cina sebagai warganegara Malaysia Ramai warga kota telah mula berpusu-pusu balik ke kampung halaman bagi menyambut perayaan Tahun Baru

Tagged with: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