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anuary 2016

The newly appointed Election Commission (EC) chairman should allow Sarawakians living and working outside the state to cast votes as postal voters in the upcoming Sarawak state elections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23rd of January, 2016 The newly appointed Election Commission (EC) chairman should allow Sarawakians living and working outside the state to cast votes as postal voters in the

Tagged with:

生命之河计划离成功还遥遥无期

(2016年1月20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文告  生命之河计划离成功还遥遥无期 早在2015年11月11日,我组织了皮艇队伍前往鹅麦河进行考察,以便检视生命之河的成效。 在2015年12月份,我也在面子书发表有关这次考察的贴文,《当今大马》随后转载它们。 Part 1: https://www.facebook.com/ongkianming/posts/932720763449651 Part 2: https://www.facebook.com/ongkianming/posts/933071966747864 Part 3: https://www.facebook.com/ongkianming/posts/933514563370271 Part 4: https://www.facebook.com/ongkianming/posts/934347279953666 Part 5: https://www.facebook.com/ongkianming/posts/934775849910809 现在,大家可以在这里观看长达7分钟的考察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cV-9vfnR9c&feature=youtu.be 这段youtube影片也实时地提醒所谓的“生命之河”计划离目标,即要改造巴生河与鹅麦河成可作为休闲用途的第二级仍有多远的距离。 就在上星期四(2016年1月14日),脚车爱好者林猷進与另一名考察队的成员在十五碑附近骑脚车时发现巴生河附近令人担忧地惊现大量死鱼。(请参阅下面附录一) 林猷進过后进一步地调查,发现死鱼都来自河流的上游,即沿着鹅麦河的甘邦东埔一带(Kampung Pauh)。 这些死鱼可能是因上游被污染而导致的,考虑到许多人在鹅麦河与巴生河捕鱼或贩卖,因此这情况不禁让人担心。沿着这两条河边,我们经常可看到渔夫撒网或用鱼竿钓鱼。(请参阅下面附录二) 因此,我促请环境部调查鱼死的原因和彻查鹅麦河上游是否存有严重的河水污染,才会毒死河鱼。若当局没有妥善地监督巴生河与鹅麦河的污染程度,那耗资34亿令吉来净化河水的费用便白白地被浪费了。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Appendix 1: Photos of Dead Fish discovered on Thursday, 14th of

Projek Sungai Nadi Kehidupan masih jauh dari sempurna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0 Januari 2016 Projek Sungai Nadi Kehidupan masih jauh dari sempurna Pada 11hb November 2015, saya telah menjalankan sebuah ekspedisi kayak untuk menelusuri Sungai Gombak yang merupakan sebahagian daripada

Tagged with:

The River of Life (RoL) project has a long way to go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20th of January, 2016 The River of Life (RoL) project has a long way to go On the 11th of November, 2015, I organized a kayak expedition down

Tagged with:

我对TPPA剩余的疑虑

(2016年1月15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针对TPPA第二部分的新闻媒体声明 我对TPPA剩余的疑虑 在昨天的声明,我赞扬了贸工部长慕斯达法和其团队在推动公众参与的努力和允许公众获得相关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文件。尽管如此,这里还有一些没有得到充分解释有关TPPA的重要课题。在此,我将提出5项值得关注的领域。 (i)                  豁免公私合作伙伴关系(PPP)合同的规范和让BERNAS对进口大米的持续垄断 马来西亚在谈判TPPA时争取多项豁免尤其是开放政府和国有企业的采购方面被看来是取得十分成功的结果。虽然有些赦免是为了提供政府和马来西亚公司在全面落实TPP前所争取的准备时间和调整空间,但有些赦免的做法则对大马产生负面影响。比如,公私合作伙伴关系(PPP)在TPPA下则不属于政府采购的规范。这意味着通过直接谈判来颁发如特许经营大道的合约方式将继续被进行。实际上,政府拥有更强大的民意支持来支持TPPA,好让PPP必须以更加开放和竞争透明来落实,但令人遗憾的是这结果并非如此。 同样的,政府努力谈判以便让国家稻米局被赦免以继续成为稻米的独家进口商将减少TPPA对马来西亚消费者所产生的潜在利益。国际与战略研究所(ISIS)所发表的国家影响评估(NIA)已强调了粮食安全和获得进口稻米的额外供应来源如TPPA成员国越南的好处。TPPA将限制一些国家如越南在2008年使用稻米出口限制,其做法便导致稻米价格经历了突如其来的明显上涨。 该报告还进一步地指出政府将有望节省数十亿令吉,因为取得进口稻米更稳定的供应。可惜的是,若BERNAS维持稻米进口的垄断权,这一笔的节省将无法被实现。“若一切形式的政府干预政策都被消除和允许自由市场的运作”,那“有望显著减少政府开销和取得大笔的净福利收益”这些结果看来不太会发生。[1] 在最近的TPPA对话论坛中,我向部长反映了这两项赦免的课题,而获得对方的解释是,因为马来西亚希望在这些领域保持一定的灵活性。我认为这是十分糟糕的借口,以用来维护只有利于少数和特定朋党,而对平民百姓有害的政策。事实上,我们本来就能更轻易地支持TPPA,以便迫使BERNAS放弃其进口垄断地位。 (ii)               由外国劳工组织的工会在某些领域如种植业所造成的潜在冲击 TPPA-劳工章节将产生积极的影响,鼓励工人成立工会,组织罢工和与国际组织串联。事实上,马来西亚是其中被一群资深的民主党参议员点名的四个国家之一(其余还包括汶莱,越南和墨西哥),以便在TPPA里加强维护劳工权利的内容。另外,ISIS和PwC都在报告里都提醒工人罢工频率会有增加的可能性。TPPA也会进一步地要求马来西亚修改有关法律,以便能够符合国际劳工组织(ILO)的最佳作业程序。 根据ISIS的NIA报告显示,为了符合国际劳工组织的最佳作业程序,我们必须修改以下法律: Employment Act 1955; Trade Union Act 1959; Child and Young Persons (Employment) Act 1966; Passport Act 1966 (implementing regulations); Industrial Relations Act 1967; Sabah Labour Ordinance (Cap. 6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