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命之河计划离成功还遥遥无期

    (2016120)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文告

     生命之河计划离成功还遥遥无期

    早在2015年11月11日,我组织了皮艇队伍前往鹅麦河进行考察,以便检视生命之河的成效。

    在2015年12月份,我也在面子书发表有关这次考察的贴文,《当今大马》随后转载它们。

    Part 1: https://www.facebook.com/ongkianming/posts/932720763449651

    Part 2: https://www.facebook.com/ongkianming/posts/933071966747864

    Part 3: https://www.facebook.com/ongkianming/posts/933514563370271

    Part 4: https://www.facebook.com/ongkianming/posts/934347279953666

    Part 5: https://www.facebook.com/ongkianming/posts/934775849910809

    现在,大家可以在这里观看长达7分钟的考察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cV-9vfnR9c&feature=youtu.be

    这段youtube影片也实时地提醒所谓的“生命之河”计划离目标,即要改造巴生河与鹅麦河成可作为休闲用途的第二级仍有多远的距离。

    就在上星期四(2016年1月14日),脚车爱好者林猷進与另一名考察队的成员在十五碑附近骑脚车时发现巴生河附近令人担忧地惊现大量死鱼。(请参阅下面附录一)

    林猷進过后进一步地调查,发现死鱼都来自河流的上游,即沿着鹅麦河的甘邦东埔一带(Kampung Pauh)。

    这些死鱼可能是因上游被污染而导致的,考虑到许多人在鹅麦河与巴生河捕鱼或贩卖,因此这情况不禁让人担心。沿着这两条河边,我们经常可看到渔夫撒网或用鱼竿钓鱼。(请参阅下面附录二)

    因此,我促请环境部调查鱼死的原因和彻查鹅麦河上游是否存有严重的河水污染,才会毒死河鱼。若当局没有妥善地监督巴生河与鹅麦河的污染程度,那耗资34亿令吉来净化河水的费用便白白地被浪费了。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Appendix 1: Photos of Dead Fish discovered on Thursday, 14th of January, 2016

    Appendix 2: People catching fish along the Gombak R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