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对TPPA剩余的疑虑

    (2016115)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针对TPPA第二部分的新闻媒体声明

    我对TPPA剩余的疑虑

    在昨天的声明,我赞扬了贸工部长慕斯达法和其团队在推动公众参与的努力和允许公众获得相关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文件。尽管如此,这里还有一些没有得到充分解释有关TPPA的重要课题。在此,我将提出5项值得关注的领域。

    (i)                  豁免公私合作伙伴关系(PPP)合同的规范和让BERNAS对进口大米的持续垄断

    马来西亚在谈判TPPA时争取多项豁免尤其是开放政府和国有企业的采购方面被看来是取得十分成功的结果。虽然有些赦免是为了提供政府和马来西亚公司在全面落实TPP前所争取的准备时间和调整空间,但有些赦免的做法则对大马产生负面影响。比如,公私合作伙伴关系(PPP)在TPPA下则不属于政府采购的规范。这意味着通过直接谈判来颁发如特许经营大道的合约方式将继续被进行。实际上,政府拥有更强大的民意支持来支持TPPA,好让PPP必须以更加开放和竞争透明来落实,但令人遗憾的是这结果并非如此。

    同样的,政府努力谈判以便让国家稻米局被赦免以继续成为稻米的独家进口商将减少TPPA对马来西亚消费者所产生的潜在利益。国际与战略研究所(ISIS)所发表的国家影响评估(NIA)已强调了粮食安全和获得进口稻米的额外供应来源如TPPA成员国越南的好处。TPPA将限制一些国家如越南在2008年使用稻米出口限制,其做法便导致稻米价格经历了突如其来的明显上涨。 该报告还进一步地指出政府将有望节省数十亿令吉,因为取得进口稻米更稳定的供应。可惜的是,若BERNAS维持稻米进口的垄断权,这一笔的节省将无法被实现。“若一切形式的政府干预政策都被消除和允许自由市场的运作”,那“有望显著减少政府开销和取得大笔的净福利收益”这些结果看来不太会发生。[1]

    在最近的TPPA对话论坛中,我向部长反映了这两项赦免的课题,而获得对方的解释是,因为马来西亚希望在这些领域保持一定的灵活性。我认为这是十分糟糕的借口,以用来维护只有利于少数和特定朋党,而对平民百姓有害的政策。事实上,我们本来就能更轻易地支持TPPA,以便迫使BERNAS放弃其进口垄断地位。

    (ii)               由外国劳工组织的工会在某些领域如种植业所造成的潜在冲击

    TPPA-劳工章节将产生积极的影响,鼓励工人成立工会,组织罢工和与国际组织串联。事实上,马来西亚是其中被一群资深的民主党参议员点名的四个国家之一(其余还包括汶莱,越南和墨西哥),以便在TPPA里加强维护劳工权利的内容。另外,ISIS和PwC都在报告里都提醒工人罢工频率会有增加的可能性。TPPA也会进一步地要求马来西亚修改有关法律,以便能够符合国际劳工组织(ILO)的最佳作业程序。

    根据ISIS的NIA报告显示,为了符合国际劳工组织的最佳作业程序,我们必须修改以下法律:

    1. Employment Act 1955;
    2. Trade Union Act 1959;
    3. Child and Young Persons (Employment) Act 1966;
    4. Passport Act 1966 (implementing regulations);
    5. Industrial Relations Act 1967;
    6. Sabah Labour Ordinance (Cap. 67);
    7. Sarawak Labour Ordinance (Cap. 76);
    8. Private Employment Agencies Act 1981; and
    9. Workers‘ Minimum Standards of Housing and Amenities Act 1990.

    倾向劳工权益的非政府组织和政党应该大力支持TPPA里的劳工规范的内容。尤其如果民主党在2016年入主白宫,劳工权益势必将会成为美国“审批”过程中重点关注的课题之一,因为立场倾向民主党的亲劳工组织将继续对总统和民主党参议员施压,以确保各方都遵守维护劳工权利的有关规范。

    新工会成立的过程和成员结构都是值得被关注的。举个例子,目前代表了数量日益减少在种植园工作的马来西亚劳工的种植园劳工全国联盟(NUPW)。倘若那些目前主导本地种植园的外国劳工决定自己组织一个新的种植园劳工工会,并垄断的工会里的领导权力呢?这是否会出现一种情况,比较起双方的相对工人数量,非本地工人更能够通过谈判而争取到一个更好的薪酬配套呢?这样的工会划分会否也出现在目前由外国人主导的其他行业呢?针对此事,贸工部的官员表示他们会向个别行业和相关部门来拟出成立工会的蓝图。不过,对于我们是否拥有​​一个清晰的计划来确保本地及外国劳工获得公平的劳工保护权益。我倒不抱有太大的信心

    (iii)               美国公司向马来西亚政府采取投资者-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ISDS)的可能性较大

    针对TPPA里的投资章程,即允许外国公司在国际仲裁法庭控告东道国,我的疑虑是十分明确的。或许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目前许多马来西亚的自由贸易协议(FTA)和双边投资协议(BIT)已经拥有类似的投资者-主权国家争端解决机制。例如,即使从澳洲进口的稀土基于环境问题或不符合法律规定,而牌照被我国政府取消,那这一间澳洲公司-莱纳斯是有权力将马来西亚政府带入法律程序。这是因为马来西亚已经签署了澳洲-纽西兰-东盟的自由贸易协定,同时还与澳洲政府签署了投资保护和促进协议(IPPAS)。[2]

    不过,真正使用ISDS的案件并非想象中如此普遍。在过去的30年里,只出现过涉及澳洲政府的一次,就是常被引用的菲利普·莫里斯公司普通香烟包装的案件。最近,新加坡国际仲裁法庭才作出了澳洲政府胜诉的决定。[3] 此外,烟草也已明确从TPPA的ISDS条款名单中分割出来。[4]

    不过,我们也必须意识到ISDS的条款,也适用于保障有在海外国家作出大量投资的马来西亚公司。一名曾在国际组织里处理过ISDS案件的前律师也在《马来西亚内幕者》的专栏上发表了这一点看法。[5]

    无论如何,我对于TPPA里的ISDS条款所主要关注的包括,马来西亚政府将很大可能性将被美国公司被带入国际仲裁程序。根据涉及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共有35起ISDS诉讼是针对加拿大政府,22起是墨西哥政府,20起是美国政府。加拿大政府已输或和解了6项诉讼并赔偿了1.7亿美金,而墨西哥则输了5项诉讼并赔偿了2.04亿美金。反之,美国从未在任何NAFTA ISDS或ISDS的诉讼败北。

    另一方面,美国公司自1987年就使用ISDS高达132次或占了全球ISDS的22巴仙。当中,美国公司已经赢得或和解48项诉讼,输了35项和37项仍待判决。[6]

    种种迹象显示,在与非美国公司相比之下,美国公司在使用ISDS拥有明显的优势和更有效。这种不一致性不禁令我们关注马来西亚的情况,因为本地公司在与代表美国大型跨国公司的律师事务的实战经验是非常少。

    (iv)              在“生物制剂”类型下的药品的未来价格所带来的未知因素

    再来,针对TPPA里的药品价格所带来的潜在冲击,我的疑虑是十分明确的。若有人认为在本地药剂店的panadol或其他现有药物的价钱将会因TPPA而迎接突如其来的显著上涨,我只能表示这假设是错误的。这是​​不正确的,因为这些“原始”药物的专利保护早已经过期。此外,马来西亚也并非真正没有这些药剂品的专利保护。

    根据ISIS的NIA报告的图表一,显示针对药剂产品(参阅下文)的知识产权保护之间的主要区别。在TPP下,主要区别为大分子或生物制药将被赋予高达5至8年的专利保护权,而这目前并不适用于马来西亚法律。ISIS的NIA报告表示马来西亚在药品价格上会受到负面的影响,不过会受到TPPA额外保护所影响的药物类型和数量仍有待厘清。 NIA报告引用来自马来西亚医药协会的统计数字,药品的总销售额有百分之五到十是来自生物制药。目前,我们还不清楚属于生物制药类别的药物所占的百分比会否有增加的趋势。若此属实,TPPA对药物价格的影响只会有增无减。因此,一直在TPPA课题上保持缄默的卫生部长和官员们有必要针对这一课题作出进一步的厘清。


    Source: ISIS NIA Report

    (v)                TPPA下的版权将从50年被延长至高达70年

    我关注的最后一点是在T​​PPA下版权将从目前的50年被延长至70年。ISIS的NIA报告显示,这情况将会对国家造成负面影响。由于版权延长的结果 (试想象米奇老鼠,迪斯尼和好莱坞的周边产品!),马来西亚的消费者将估计长期每年不得不掏出1.15亿美金。这不难猜测届时少数有游说影响力的美国公司将从版权延长的结果将囊获最大的利益。

    目前,有关TPPA潜在负面影响,市场上流传许多具有误导性和不正确的信息。因此,在这里我根据由马来西亚政府委托的ISIS的分析和证据和一部分来自PWC的内容来提出我以上五项疑虑。如果这些问题都无法获得贸工部妥当和诚实的解决,这都将充分地构成我们不支持TPPA的理由。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