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anuary 2016

我感到很失望,因为国际贸易和工业部部长慕斯达法没有勇气接受我的挑战来成立特选委员会,以便专门监督TPPA的落实

(2016年1月27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文告 我感到很失望,因为国际贸易和工业部部长慕斯达法没有勇气接受我的挑战来成立特选委员会,以便专门监督TPPA的落实。 今早在我针对TPPA的课题发表讲话时,基于TPPA会在2016年2月4日签署后的2年内很大可能性被顺利批准,因此我挑战贸工部部长成立一个特选委员会,以便在日后监督TPPA被落实的过程。 不像其他的自由贸易协定,TPPA在获得参与国家批准前,将一共要涉及17项法案中的27种修正。所以,我提议的特选委员会将对进行法案修正的过程给予监督和意见,以确保它们都符合国际的最佳做法。再来,这委员会还会对政府各部门可以在不需要通过国会批准下所进行的规则和程序修改和变化进行监督。此外,委员会还将发挥其角色来确保美国在某种程度上是公平地进行认证的工作,不会有特殊利益份子在途中试图影响整个进程。最后,如果委员会发现这过程中出现不符合我们国家利益时,它们也有权力来建议部长退出批准的程序。 令人遗憾的是,部长在他的总结致词中并无接纳这项建议。因此,这意味着批准TPP的工作将在一个不完全透明和负责任的方式来完成。同时,这也将抵消部长和贸工部之前通过公众参与活动来解释TPPA所建立的可靠信誉。 无论如何,部长要接纳这建议还为时未晚。在此,我促请在2016年2月4日前往纽西兰的奥克兰签署TPPA前,部长能宣布设立上述所建议的特选委员会。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Kecewa terhadap Mustapha Muhamed, Menteri Perdagangan Antarabangsa dan Industri (MITI) atas kegagalan beliau untuk menyahut cabaran mewujudkan Jawatankuasa Khas Parlimen bagi memantau perlaksanaan TPPA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7 Januari 2016 Kecewa terhadap Mustapha Muhamed, Menteri Perdagangan Antarabangsa dan Industri (MITI) atas kegagalan beliau untuk menyahut cabaran mewujudkan Jawatankuasa Khas Parlimen bagi memantau perlaksanaan TPPA Dalam ucapan

Tagged with:

Disappointed that the Minister of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Industry (MITI), Mustapha Muhamed, failed to take up my challenge to set up a special parliamentary committee to monit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TPPA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27th of January, 2016 Disappointed that the Minister of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Industry (MITI), Mustapha Muhamed, failed to take up my challenge to set up a special parliamentary

Tagged with:

新委任的选举委员会主席应在外州生活和工作的砂拉越人民以邮寄选民的身份在来届州选举投票

 (2016年1月23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文告 新委任的选举委员会主席应在外州生活和工作的砂拉越人民以邮寄选民的身份在来届州选举投票 拿督斯里莫哈末哈辛已被证实取代丹斯里阿都阿兹成为大马选举委员会新主席,生效日期是2016年1月24日。根据报道,在两天前举行的交接仪式中,选举委员会将在来届的砂拉越州选举要求1.81亿令吉的预算,大约为2011年州选举的7.8亿令吉预算的两倍半。[1] 即将卸任的选委会主席进一步地解释该预算的增加,主要原因为租用交通工具和食物成本上涨。 即将上任的选委会主席应该意识到尤其是在外州生活和工作的砂拉越人民也面临投票成本上涨的问题。由于消费税的落实,交通成本无论是飞机票,巴士票或船票都一样增加。住宿成本无论是酒店或旅舍价格也将有所提高。饮食价格也是一样的问题。这样的成本上涨对来自吉隆坡,柔佛,新加坡和亚庇的选民欲回去自己较偏僻的内陆家乡,如Kapit, Hulu Rejang或Bakelalan都是难以消化的。 为了舒缓这些选民的经济负担,选委会与其强迫他们长途跋涉回乡投票,不如允许在外州如沙巴,西马半岛和新加坡生活和工作的砂拉越人民进行邮寄投票。在第十三届大选,在国外如新加坡居住的砂拉越人(实际上是所有马来西亚人)都被允许登记成为邮寄选民。因此,砂拉越人应享有同样的权利,以便能够在大选前几天前往西马半岛的任何州属,沙巴及马来西亚驻新加坡大使馆进行投票。如第十三届大选般,他们的选票将被视为邮寄选票,计算结果将归回当天各自投票选区内。 这其实是一点也不新鲜的建议。成立于2011年的选举改革国会特选委员会,就在其2012年的最终报告中提出以下建议(请参阅下文) Source: Laporan Jawatankuasa Pilihan Khas Berhubung dengan Penambahbaikan Proses Pilihan Raya, mukasurat 39. 这应该成为新选委会主席的首要任务之一,以便舒缓砂拉越选民的经济负担,否则在即将举行的砂拉越州选举,他们将不得不为回乡之旅付出昂贵的代价。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thesundaily.my/news/1674119

Pengerusi SPR yang baru dilantik patut membenarkan rakyat Sarawak yang tinggal dan bekerja di luar negeri untuk mengundi melalui undi pos untuk pilihan raya negeri Sarawak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3 Januari 2016 Pengerusi SPR yang baru dilantik patut membenarkan rakyat Sarawak yang tinggal dan bekerja di luar negeri untuk mengundi melalui undi pos untuk pilihan raya negeri Sarawak

Tagged with: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