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KLIA2延伸路线计划估计将带来8千900万令吉的年收入,那KLIA Express车票涨价20令吉是否合理?

    (2015年12月7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既然KLIA2延伸路线计划估计将带来8900万令吉的年收入,那KLIA Express车票涨价20令吉是否合理

    当听闻交通副部长阿都阿茲尝试替吉隆坡机场快铁票价从2016年1月1日将从35令吉提高至55令吉辩解,称这次的涨价实属有必要来偿还该公司自2002年运营以来所面临的亏损。同时,我也震惊地获悉KLIA Express表示根据特许经营权合约,被允许提高票价至64令吉。

    根据交通部于2013年至2014年间的统计数据,KLIA Express 的载客量从2,062,223提高至2,928,302人次,涨幅达42巴仙。同时,KLIA Transit的载客量从4,373,220人次提高至6,310,323人次,涨幅为44巴仙。总载客量则从6,436,443人次提高至9,238,625人次,涨幅高达44巴仙。载客量的成长可以说受益于2014年5月6日从KLIA前往至KLIA2铁道路线的落实和启动。(参阅以下图表一)在2013年至2014年间的44巴仙成长的载客量,估计可为KLIA Express带来额外6千400万令吉的收入。[1]

    相较2015年和2014年同期第一季度至第三季度,KLIA Express和 KLIA Transit的载客量分别成长了26.3和9巴仙。如果这成长趋势在2015年第四季度持续下去,即意味着从2014年至2015年的额外收入估计可高达2千500万令吉。

    以2013年为基准,这意味着KLIA2延伸路线将在2015年为Express Rail Link私人有限公司估计带来8千900万令吉的额外收入。

    Source: Ministry of Transportation (KLIA2 extension started operations on the 6th of May, 2014)

    由于ERL私人有限公司并无需为KLIA2延伸路线的建设成本付任何一分钱和承担非常少的额外运营费用,那为什么它仍被允许作出如此不合理的涨价呢?

    难道载客量增加所带来的额外收入并不足以提供ERL较合理的利润和填补其资本开销吗?

    根据惯例,当每逢遇到影响原来协议的重大改变时,特许经营业者通常会与政府另外签署附加协议。例如,由于要落实通往安邦的Besraya Eastern Extension (BEE) 大道计划,BESRAYA与政府在2011年签署附加协议。同理,作为KLIA Express和KLIA Transit的特许经营者,ERL私人有限公司必定也会针对KLIA2延伸路线计划与政府签署附加协议。一般上,该协议会包括随着未来所允许涨价的详细信息。政府是否刻意地忽视延伸路线计划会带来数目庞大载客量的前提下,仍允许ERL私人有限公司在附加协议里提出涨价的要求呢?既然政府为此KLIA2计划全额买单,为什么不选择去限制特或阻止许经营者的涨价要求?

    在此,我呼吁政府公开ERL私人有限公司的特许经营合约,让便所有马来西亚人可以自行评估车票涨价的合理性,还是政府刻意忽视老百姓的权益,而允许特许经营者获得巨额利润。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Assuming a fare of RM35 for passengers on KLIA Express and an average fare of RM17.50 for passengers on KLIA Transit, some of whom use this service to go to Putrajaya and Cyberjaya.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