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来西亚所拟定的[国家预期決定做出的贡献](INDC)在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上欠缺决心和协调

    (2015年12月1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马来西亚所拟定的[国家预期決定做出的贡献](INDC)在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上欠缺决心和协调

    在巴黎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1)的不久前,马来西亚最后一分钟所提呈的[国家预期決定做出的贡献](INDC),提出了宏大的目标,即相对于2005年排放浓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议决要在2030年前减少温室气体(GHG)排放浓度占GDP多达45%。[1] 虽然这些目标都似乎令人感到满意,但是马来西亚在对待COP21的处理方式表现出政府的最高领导层欠缺减排的决心和该INDC也体现了涉及解决气候变化挑战的各重要部门之间都缺乏良好的协调。因此,这不禁让人们怀疑马来西亚政府对减排承诺的可信度。

    出席这次巴黎的COP21大会共有142名重要的各国首脑,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中国主席习近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印度总理莫迪,印尼总统佐科威,巴西总统罗塞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等。[2] 首相纳吉不出席COP21的决定等同于向国际社会发出明确的信号,马来西亚不将自己视为应对全球暖化挑战的重要角色。

    纳吉在巴黎的缺席,也未完全反映他在气候变化议程上的不作为。实际上,他在2015年(迄今为止)都没有在国内外发表任何有关气候变化议题的重要讲话。他最近一次的国内讲话也要追溯回他于2014年11月19日在吉隆坡由纽约时报所举办的“未来的能源”会议上。[3] 至于有关气候变化议题的讲话则是回到2014年9月23日于纽约所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峰会。[4] 在2015年,首相纳吉都还没有推介任何显著的国内政策,来展现马来西亚在应对气候变化议程的决心。

    反之,首相纳吉的高尔夫球友,奥巴马总统在2015年九月为了更大的议程,即展示全球暖化的严重挑战而前往阿拉斯加州访问。[5] 在当地,奥巴马总统推介了干净发电厂计划,以减少发电厂的温室气体排放。再来,他也进一步地在将气候变化的议程纳入与中国和印度的外交政策上的谈判与合作课题之一。

    纳吉在气候变化议程上缺乏领导力再次被曝露,尤其是前自然资源和环境部长巴拉尼威在解决环境关键议题上如温室气体排放的表示是完全疏忽。在我两年的国会生涯中,我并没有听闻过他参与或回答任何涉及他部门的财政预算案辩论。而我也不相信新任的自然资源和环境部长旺朱乃迪有能力掌握涉及气候变化和温室气体排放的关键议题。在2015年11月16日,我曾质询部长为何马来西亚是东南亚两个还未呈交INDC的国家之一(另外是汶莱)时,他回答表示马来西亚仍等待来自迪拜的联络单位前几周的回复。(请参阅以下附录一)。或许他没有​​了解到马来西亚的INDC的目标应根据国内的条件和因素来制定的,而非被不知名国家的“联络小组”主宰。我不知道该单位有哪些条件被反映在马来西亚在11月27日最终所揭示的INDC。不过,自从上次的交涉后,我几乎可以肯定我们在内阁并没有讨论到任何有关INDC的内容。

    自然资源和环境部应在制定温室气体排放和气候变化政策上发挥协调中心的重要角色。其他部门如包括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贸易和工业部,首相署,种植与原产业部,交通部与农业与农基工业部等在减排的策略上都扮演极其关键的角色。第11大马计划里的有关气候适应型发展的策略文件已指出各部门和机构存在缺乏协调和计划的弱点。[6] 从马来西亚的INDC来看,我们尤其欠缺的更是减排策略和政策上的整体协调。我们没有看到任何相关部门的特定目标,政策以及各自对减排的努力。如果没有这些目标和政策,马来西亚很大可能性地将无法成功达到整体INDC减排45%的目标。如果没有各部门之间的策略协调,我们很大可能性将看到反复无常的气候变化政策。

    再举一个在能源发电领域上的重要例子。如今,主要为煤炭,其次为天然气的发电厂在国内二氧化碳的总排放共占了50%以上。[7] 若要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其中一种方法便是大力推动可再生能源的产业,如太阳能,生物质能和沼气发电来取代高污染如煤炭发电厂。然而,根据负责计划国家整体供电需求的能源委员会,煤电发电预计在2020年共占总能源的64%(从2016年的56%开始增加),而可再生能源直至2024年仅占整体的3%。(请参阅以下附录二)

    相比之下,能源可持续发展局预计可再生能源将分别在2020年和2030年占整体能源结构的11%和17%( 请参阅以下附录三)。如果连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也不能好好地对涉及最大温室气体排放量的政府部门在发布相互矛盾的目标数字之间来进行协调,我们怎么能相信马来西亚有能力可以达到所宣布的减排45%的目标呢?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Appendix 1: Question to and reply from Wan Junaidi in parliament as to why Malaysia still had not submitted its INDC as of the 16th of November 2015.

    Source: Parliament Hansard, 16th of November 2015

    Appendix 2: Projected Generation Fuel mix by the Energy Commission (2014 to 2024)

    Source: Peninsular Malaysia Electricity Supply Outlook 2014, published by the Energy Commission

    Appendix 3: Power Mix of Renewable Energy (2011 to 2030)

    Source: Sustainable Energy Development Authority (SEDA)

    [1] http://www4.unfccc.int/submissions/INDC/Published%20Documents/Malaysia/1/INDC%20Malaysia%20Final%2027%20November%202015.pdf

    [2] http://unfccc.int/meetings/paris_nov_2015/items/9331.php

    [3] http://www.pmo.gov.my/home.php?menu=speech&page=1676&news_id=744&speech_cat=2

    [4] http://www.pmo.gov.my/home.php?menu=speech&page=1676&news_id=736&speech_cat=2

    [5] https://www.whitehouse.gov/2015-alaska-trip

    [6] http://rmk11.epu.gov.my/pdf/strategy-paper/Strategy%20Paper%2011.pdf

    [7] http://www.universitypublications.net/ijbms/0302/pdf/P4RS188.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