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November 2015

第21屆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1)-马来西亚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

(2015年11月29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第21屆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1)-马来西亚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 今年11月30日在巴黎将召开联合国2015气候变化大会(COP21)。这次会议是要让各国代表都达成雄心勃勃的协定,同意来减少温室气体(GHG)排放量,以便实现全球平均温在2100年前控制在摄氏两度以内。为了实现此宏大目标,各国主要讨论将会是富裕国家愿意为贫穷国家在清洁能源科技领域上提供多少援助,而另一方面贫穷国家在经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的过程时愿意承担多少的发展代价。马来西亚将自己视为发展中国家来掌握话语权,可是预料将在我们迈向发达国家的路上面对进退两难的局面。 多国为了COP21已率先投入大量的政治资本。这包括美国和中国都将气候暖化视为双方合作的优先领域。[1] 此举将对其他主要污染大国,如印度,俄罗斯,巴西,日本,加拿大和印尼带来相当大程度的压力,以便提出限制温室气体排放增长的实质性计划。实际上,几乎将出席COP21的各国代表都已提呈了自己的「国家预期決定做出的贡献」(INDCs),以分别概述各国将如何减排的计划。[2] 马来西亚则在2015年11月27日周五才较迟提呈自己的INDC。[3] 首先,马来西亚把自己锁定在发展中国家的行列,成为同组“相互接近的发展中国家”(LMDC)的发言代表之一,该组其实还包括如中国和印度的大国代表,及如阿根廷,伊朗,沙特阿拉伯和委内瑞拉等的较小型国家组别。事实上,在8月31日所率先召开的筹备会议中,马来西亚也荣幸地有机会代表LMDCs的组别致开幕词。[4] 发展中国家在COP21所采取的谈判手段是合理的。简单而言,发达国家在其初期发展阶段曾享有不公平比例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因此,要求发展中国家在自己的发展过程中限制其温室气体排放量是相对的不公平。前期所主要讨论的“减缓”(碳排放)措施,将为发展中国家带来太多的负担。这也会导致发达国家被视为“欺负”发展中国家。因此,LDMCs要扩大对气候变化的讨论范畴,并涵盖“适应”(如何帮助弱势群体应对目前气候变化的措施),金融,建设能力,技术研发和转移,行动和支援方案的透明度,损失和伤害。[5] 换言之,如果发达国家要求发展中国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或限制其增长,那它们也必须尽自己的义务来提供融资和技术转移方面的援助。 目前这一切都还不错,然而我们应该留意马来西亚若以LMDCs的身份来谈判,过后可能将面临的后果。首先,若马来西亚在2020年晋身为高收入国家,将会导致我们被中止任何来自发达国家所提供与气候变化相关的拨款。例如,若我们在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家,便很有肯能无法获得绿色气候基金高达每年一千亿美金的拨款。再来,透过种种的迹象显示马来西亚在不久的将来有兴趣成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集团成员之一。若此属实,那马来西亚近乎肯定将被中止资格获得只有属于发展中国家的气候变化拨款。 其次,发达国家或许不能适当地满足由LMDCs所要求各项措施的拨款,而这又能成为马来西亚减少对国内议程如要推动正当环境管理关注的借口。例如,马来西亚可以使用借口,来临的COP21谈判过程中提出发展国家针对“适应”成本也有不足的考虑,尤其是一些曾面临基于全球变暖和气候变化所导致更严重洪灾的国家。然而,我们也不乏拥有确凿证据来表明在2014年底所发生在吉兰丹,登嘉楼和彭亨的水灾至少部分是由糟糕的森林和土地管理及非法伐木所导致的。从“适应”的角度来放大COP21里的潜在弱点,我们反而提供自己一个借口,不注重那些造成环境严重破坏的非气候变化因素。 我们已经可以从被马来西亚政府提呈的INDC看到一些“端倪”,其中内容强调一直和将来要采取的“适应”措施,如防洪,食水安全,粮食安全,保卫沿海岸线地区和健康所带来的昂贵成本。(针对马来西亚版本的INDC,我稍后将公布更详细的评论) 一言蔽之,即将举行的COP21的谈判重点会是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隔阂,马来西亚政府不能忽视自己国家目前介于发展中和发达国家间的过渡期趋势,更不能从分歧中逃避实施对国家有益的政策和确保更好地执行它们来保护马来西亚的环境。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s://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2015/09/25/us-china-joint-presidential-statement-climate-change [2] http://www4.unfccc.int/submissions/indc/Submission%20Pages/submissions.aspx [3] http://www4.unfccc.int/submissions/INDC/Published%20Documents/Malaysia/1/INDC%20Malaysia%20Final%2027%20November%202015.pdf [4] http://www4.unfccc.int/submissions/Lists/OSPSubmissionUpload/213_149_130855029280220574-LMDC_Opening_Statement_31Aug2015.pdf [5] http://pib.nic.in/newsite/PrintRelease.aspx?relid=126913

Malaysia Menghadapi Pilihan Sukar Di COP21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9 November 2015 Malaysia Menghadapi Pilihan Sukar Di COP21 Persidangan Perubahan Iklim Persatuan Bangsa-bangsa Bersatu (COP21) yang diadakan di Paris akan bermula pada Isnin, 30 November 2015. Matlamat persidangan

Tagged with:

Malaysia – Caught between a rock and a hard place at COP21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29th of November 2015 Malaysia – Caught between a rock and a hard place at COP21 The 2015 United Nations Climate Change Conference, otherwise known as COP21, will

Tagged with:

ST15稻米的拨款何去何从及为何要下调农民的稻米补贴?

(2015年11月4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ST15稻米的拨款何去何从及为何要下调农民的稻米补贴? 农业部最近作出取消Super Tempatan15%(ST15)稻米补贴的宣布一点也不令人意外。在2016年的财政预算案中,稻米补贴从2015年的5.28亿令吉被减少至2016年的零拨款。 据报道,农业及农基产业部负责稻米产业的秘书长Samsuddin Ismail曾表示该补贴计划会被取消的原因是,落实的过程中有出现许多弊端例如发现有很多非马来西亚公民和餐饮业会滥用购买。[1] 自2008年到2015年,该补贴计划估计共花费34亿令吉(请参阅以下图表一)。若该补贴计划存有弊端的话,那所造成浪费又有多少?其中,又有多少位受惠的餐厅业主利用被补贴的稻米来换取额外的利润?共有多少的补贴流入中间人的口袋,透过偷龙转凤的方式将ST15稻米重新包装成更高级别和价钱的稻米?针对以上课题,我认为农业部都有必要向所有的马来西亚纳税人作出详细的交代。 实际上,随着2008年稻米的价格处于历史新高,该津贴方案才被落实。根据联合国粮食和农业稻米市场监督,泰国出口的100%B2级白米的价格在2008年5月曾写下高达每吨963美金。自此,该稻米的价格已经下降到2015年9月的367美金(参阅以下图表二)。 当初ST15的补贴是分配给国家稻米局Bernas,因其主要职责是确保在国际稻米市场创新高的时候,ST15稻米能在市场取得稳定的供应。自2008年,既然稻米的价格都已下降了超过50%,那想请问当中有多少补贴已转换成Bernas的利润呢?令人震惊的是,当泰国100%B级稻米的国际市场价格已经下降到2014年和2015年的410令吉时,然而ST15的补贴仍维持在2014年和2015年的5.28亿令吉。有鉴于此,请问这样的补贴计划的目的到底是为了帮助穷人有能力买较便宜的稻米还是仅让Bernas直接受益呢?针对这件事情,农业部必须要给出清晰的解释。 最后,首相在预算案中有宣布,政府将进一步地补贴农民,从每公吨稻米248.10令吉增加至每公吨的300令吉。此举将有助于提高农民的收入,估算约从1190增加至1440令吉。可是,经过审查这次预算案中的稻米补贴报告,我们发现该款项已经从2015年的4.8亿令吉被大砍至2016年的4亿令吉。难道这不就是与纳吉提高稻农收入的宣布背道而驰吗?既然我国估计共有172,330位农民,而纳吉的宣布仅能惠及其中的155,000位农民,那请问农业部会因此实行配给制度,只让少数符合资格的农民能从这项计划受惠? 由于ST15补贴计划的弊端和农民的稻米补贴自1991年都多年不变,因此希望联盟在2016年替代财政预算案中,倡议将ST15的补贴转移到农民的身上。我们都同意这样的分配会显得比较妥当。由于ST15补贴计划无法真正有利于贫困群体,相比之下,唯有通过废除消费税,贫困人民的收入似乎才可望进一步地被提高。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5/11/01/Rice-ST15-subsidy-abolished/

Apakah yang telah berlaku kepada perbelanjaan ke atas beras ST15 dan mengapa subsidi padi untuk petani dipotong?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4 November 2015 Apakah yang telah berlaku kepada perbelanjaan ke atas beras ST15 dan mengapa subsidi padi untuk petani dipotong? Pengumuman Kementerian Pertanian dan Industri Asas Tani bahawa subsidi

Tagged with: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