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应将马来西亚政局发展诠释为顺应霸权政党轮替的全球趋势

    (2015年10月8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应将马来西亚政局发展诠释为顺应霸权政党轮替的全球趋势

    在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学者和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Bilahari Kausikan)题为“新加坡不是一个孤岛”的专栏文章,[1] 他将马来西亚现今的政治困境解析为穆斯林与非穆斯林,马来人与非马来人,尤其是华裔之间的博弈。

    我对他狭隘地诠释马来西亚政治格局感到惊讶,尤其是考虑到他所拥有的外交经验,与其观察更宏观的全球性趋势,其中一度被视为坚不可摧的政权正随着和平选举进程而逐渐被绊倒。马来西亚反对党正选择为这一斗争路线而努力奋斗。

    国阵是当今现代民主选举的历史上执政时间最长的政府。其实不然,自1929至2000年执政70多年的革命制度党在所有总统,州,立法和直辖市选举都无法被挑战成功。该党政权一度屹立不摇,主导所有政府机构,立法机构和州议会。但在2000年的总统选举中,革命制度党候选人Franciso Labastida Ochoa在三角竞选中败给了“变革联盟”的前可口可乐总裁及瓜纳华托州长Vicente Fox Quesada。

    在2000年的总统大选,台湾国民党的执政王朝也随着民进党陈水扁在三角战的胜利而被结束。近期,统治战后政局近半个世纪的日本自民党也在2009年全国大选败给了日本民主党。

    针对霸权政党通过选举制度垮台,其他较鲜为人知的例子包括,包括塞内加尔的社会党(1960至2000年)和乌拉圭的科罗拉多党(1947至2008年)。

    然而,这些政权的共同点到底是什么?多年的政治主导地位成了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执政集团内部的精英派系彼此的分裂,更进一步地削弱自己的政权。反之,在野党固已变得更团结和强大,凝聚彼此的力量来击溃长期执政的霸权。

    这是反映了马来西亚当今的政治现况。由于马来西亚的选举制度是偏向议会选举,而不是总统制,因此在野党无法通过总统选举般的精英派系间的分裂来获胜。此外,在选区划分非常不公平的制度下,其中在野党除了在广泛被接受的城市选区外,得至少赢得更多半城市和乡村议席,方能赢得多数议席。另外,考虑到半城市和乡村的选区大部分都是马来人或土著(沙巴和砂拉越),这就意味着在野党必须赢得更多的马来人和土著选票。在野联盟里没有人会谎称我们只要赢得压倒性多数的非马来人,尤其是华裔选票便能赢得了国会的多数议席。我们也没有向支持者谎称这一点。

    实际上,我也想提醒Kausikan大使,在2013年全国大选,来自在野党共有40名土著国会议员(39名马来人和1名卡达山人)中选。相比之下,1999年大选只有32名马来国会议员,当时伊斯兰党更进一步地崛起为最大的反对党。

    如今,我们当务之急的是成立拥有广泛基础的政党联盟,以便至少赢得60巴仙的多数选票(这意味着获得更多的马来和土著选票)。我们不仅应只关注执政当局滥权行为和贪污腐败,而且还要关心因消费税所造成生活成本高涨的问题,执政当局可悲地企图挑起族群间的紧张气氛,甚至进一步地提出一系列清晰的替代政策,让大家看清楚在野党联盟的施政如何可以比起执政当局更好。

    虽然Kausikan大使有权利地表示新加坡政府“别无选择,只能与任何出现在马来西亚的领导层和政府合作。”但同时令人不禁地怀疑,他对马来西亚政权会可能出现和平及有秩序的轮替所产生的恐惧,并非只是单纯地关心马来西亚政局,而是终究这种可能性在新加坡是如此地遥不可及?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straitstimes.com/opinion/singapore-is-not-an-islan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