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为东盟其中两个无法如期,即2015年10月1日提呈国家自主贡献预案(INDCs)的马来西亚已展现了政府在应对气候变迁议题中所缺乏的领导力

    (10月5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作为东盟其中两个无法如期,即2015101日提呈国家自主贡献预案(INDCs)的马来西亚已展现了政府在应对气候变迁议题中所缺乏的领导力

    在2014年9月23日,首相纳吉于纽约举办的联合国气候峰会致词时,不仅重申了自己在2009年哥本所所承诺,将在2020年前减少马来西亚40巴仙的碳排放量,而且也已经成功降低至少33巴仙的排放强度。[1]

    令人遗憾的是,我们从来无法得知这些碳排放的来源。事实上,当考虑到我们长期对煤炭发电厂的依赖,人们还是会怀疑这些数字的真实性,包括政府对减少碳排放的决心。根据我从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所获得的国会书面答复,煤炭发电厂所产生的燃煤组合(相比于天然气发电厂,这组合的碳排放量将远来得比较高)预料将从2015年的50巴仙增加致2022年的65巴仙。反之,在202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所占的比例预计只占区区的3巴仙(请参阅以下回复)。

    相反的,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宣布了涵盖了严格法规和相应激励配套的清洁能源计划,以便减少美国对高碳型发电厂(尤其是煤炭发电厂)的依赖和成功地迈向可再生能源的发展。[2] 与美国相比,马来西亚的经济发展无可否认是处于非常不同的阶段。无论如何,马来西亚在应对气候变化课题上所缺乏的领导力的确还是令人无法接受的。

    最近的例子包括,马来西亚和汶莱是东盟仅有的两个无法如期在2015年10月1日截止之前,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提呈自己的国家自主贡献预案(INDCs)。[3] 法国巴黎在12月份所举行的缔约国大会(COP21),一个准备针对气候变迁议题辩论的会议,INDCs在这过程将是其中的重要部分之一。

    截至10月1日,119个国家(总数是167)包括较大的发展中国家,如中国,印度,巴西和印尼和其他较小的发展中国家,如利比亚,津巴布韦,哈萨克斯坦和蒙古都已呈交自己的INDCs。无法如期呈交的国家名单包括马来西亚,阿富汗,朝鲜,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委内瑞拉等。

    这不仅导致身为2015年东盟主席的马来西亚顿时黯然失色,同时也不禁让人质疑马来西亚在面对COP21的准备功夫。这也反映了另一个更大的国家问题,即政府在解决最重要的环境议题,尤其是目前的阴霾问题时并无法展示国家领导力。为了解决这些议题,马来西亚尤其是在与邻国印尼交涉及如何善用东盟框架时需要展现强大的领导力。在此,我呼吁新的自然资源和环境部长,拿督旺祖乃迪针对这种反映马来西亚缺乏领导力的尴尬局面向公众提供满意的解释。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Parliamentary Reply from KeTTHA on Generation Fuel-Mix from 2015 to 2030

    [1] http://www.pmo.gov.my/home.php?menu=speech&page=1676&news_id=736&speech_cat=2

    [2] https://www.whitehouse.gov/climate-change#section-clean-power-plan

    [3] http://newsroom.unfccc.i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