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举委员会不应该允许有人对登记选民作出虚假的举报

    (2015年9月18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选举委员会不应该允许有人对登记选民作出虚假的举报

    在上一个月,许多行动党代表陆续都收到有关列入选民册的新登记选民被被身份不明人士反对的投诉。这些选民都被要求出席在莎阿南雪州发展局(PKNS)的雪兰莪州选举委员会所举行的公众听证会。我参加了在9月10日的听证会,并对所发现的事情完全不能接受。

    在同一天,所有被反对登记的选民都是来自巴也加拉斯和龙溪州选区,这两个选区都是巫统在2013年大选时代表竞选。我在听证会上与20名选民交谈(新登记或要求更换地址的已登记选民),他们都在所登记的地址居住了至少3年,有些甚至超过10年。被举报的理由却是“查无此人”(Pemilih Tidak Dapat DiKesan)(请参阅样本附录一)。反对者没有提供额外的证据,由此可见他们确实并无下足功课,以便追查相关遭举报的选民。事实上,这些举报显然地是拥有虚假成分,因为当天在9月10日,所有与我交谈的被举报的选民最终都不成功,因此当场所有选民都被批准列入选民册。

    根据2002年选举(选民登记)条例,虽然个人有权利反对他人登记列入全国大选的新增选民册,但是明文规定,允许登记官有权要求举报者提供更确实的信息和反对的理由。

    第15条例(5)指出:“在获取了举报的要求后,选举官可以凭自己的看法和一旦认为举报者所提供的资料是不足够,可以要求举报者在反对日期开始的七天内回复更多确实的证据。”

    单凭微薄的举报理由,选举委员会不应允许召开听证会。与其浪费新登记选民的宝贵时间,选委会应在听证会之前要求举报者提供更多确实的证据。

    我对选委会没有根据选举第18条例来谕令反对者赔偿被举报的选民最高可达 200令吉,以赔偿后者在时间方面的损失及所造成的不便。许多选民抛下工作时间来前往沙亚南出席听证会。有些选民是来自路途遥远的沙白安南(Sabak Bernam)和乌鲁雪兰莪(Hulu Selangor),就算得到200令吉的赔偿,很可能也无法弥补回所有的费用和时间的损失。反观选委会要求反对者在不成功后仅支付被举报的选民100令吉(请参阅附录二如下)。

    此外,选委会并没有要求反对者现场支付被举报者赔偿。相反,被举报的选民还得在反对者的代表要求下填写他们的详细资料。当我询问选委会为什么不要求反对者现场支付赔偿时,他回答说,选委会没有权力来强迫反对者这样做。这对被举报者来说是极度不公平因为他们连100令吉也无法保证获得,以弥补所带来的不便和离开工作的时间损失。

    因此,如果反对者无法提供任何具体理由来举报选民登记,那选委会应该修改和提高赔偿的最高罚款,以遏止有个人或团体作出虚假的举报,并且谕令反对者必须现场支付赔偿金额,

    这不禁让人猜测,这一切都是绝望的巫统为了力争回州内的一些议席,企图举报被视为倾向投票给非国阵政党的选民。当我出席雪兰莪选委会的听证会期间,便遇到了两位分别来自巴也加拉斯和龙溪州选区的巫统代表。

    选委会必须履行自己的职责和坚定自己的立场,让便在未来能遏止这些虚假的举报数量。选委会可以通过要求反对者承担更多的举证基本责任和一旦举报理由被发现是豪无根据可言,他们也可以提高需现场支付的赔偿最高金额。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Appendix 1: Objection to Leong Yung Hong using the reason “Pemilih Tidak Boleh DiKesan”

    Appendix 2: Decision by the EC to ask the objector to pay the objectee RM100 on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