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举委员会必须恢复政党的助理注册官(ARO)的工作以便遏止逐渐减少的选民登记人数

    (2015年8月25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选举委员会必须恢复政党的助理注册(ARO)的工作以便遏止逐渐减少的选民登记人数

    第十三届大选迄今已超过2年,同样地选举委员会2年前也决定不再更新政党助理注册官(ARO)的准证,导致2015年第2季度的新选民登记人数再次显示了整体的下降。根据选举委员会所提供的数据,只有三个州属的选民有出现净增加长的迹象(新登记选民人数+更改地址的选民人数-被删除的选民人数,如已过世或迁移的名字),那就是马六甲(496名选民),砂拉越(4588名选民)和登嘉楼(10,311名选民)。[1] (请参阅以下图表一)

    图表一:2015年第2季度,各州属选民人数的净变化

    然而,其他的州属的选民人数都面临净下降的迹象,包括霹雳(-5303名选民),吉隆坡(-3487名选民),雪兰莪(-3425名选民)和吉打(-2911名选民)。但令人可笑的是,人口不断增长和拥有最庞大数量未登记选民的雪兰莪州,选民人数不增反减。

    在新选民的登记工作上,选举委员会的努力显然地还远远不够。我们不禁会怀疑选举委员会之所以不积极推动新选民,尤其是年轻一族的注册工作,是因为这些族群不大可能会把票投给执政党。同一时间,与全国趋势不相符的登嘉楼选民人数竟然出现显著的净增长,这一点也不禁令人感到非常可疑。这也让我回想起,1999年在国阵失去了州政权后,登嘉楼州的新选民人数也曾出现急速增长的现象。我们不禁止怀疑其中有政府机构,如新闻部特别事务局(JASA)参与登嘉楼州的新选民登记工作。

    我再一次地呼吁选举委员会可以归还政党通过助理注册官(ARO)来协助新选民登记工作的权利。从过去的历史来看,民主行动党是有能力透过我们的服务中心,公开活动和全马各地的公开场合来吸引年轻新选民来进行登记。再来,行动党过去所注册的选民名单是很少被选举委员会否定,也进一步地证明行动党是有足够的能力和负责任的态度来展开新选民的登记工作。

    如果选举委员会无法归还我们权利,便会成为这所谓的独立机构的一项不良记录,同时突显选委会对让更多的人民有机会参与选举活动的努力豪无兴趣。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Putrajaya showed an increase of 196 voter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