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ugust 2015

选举委员会必须恢复政党的助理注册官(ARO)的工作以便遏止逐渐减少的选民登记人数

(2015年8月25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选举委员会必须恢复政党的助理注册官(ARO)的工作以便遏止逐渐减少的选民登记人数 第十三届大选迄今已超过2年,同样地选举委员会2年前也决定不再更新政党助理注册官(ARO)的准证,导致2015年第2季度的新选民登记人数再次显示了整体的下降。根据选举委员会所提供的数据,只有三个州属的选民有出现净增加长的迹象(新登记选民人数+更改地址的选民人数-被删除的选民人数,如已过世或迁移的名字),那就是马六甲(496名选民),砂拉越(4588名选民)和登嘉楼(10,311名选民)。[1] (请参阅以下图表一) 图表一:2015年第2季度,各州属选民人数的净变化 然而,其他的州属的选民人数都面临净下降的迹象,包括霹雳(-5303名选民),吉隆坡(-3487名选民),雪兰莪(-3425名选民)和吉打(-2911名选民)。但令人可笑的是,人口不断增长和拥有最庞大数量未登记选民的雪兰莪州,选民人数不增反减。 在新选民的登记工作上,选举委员会的努力显然地还远远不够。我们不禁会怀疑选举委员会之所以不积极推动新选民,尤其是年轻一族的注册工作,是因为这些族群不大可能会把票投给执政党。同一时间,与全国趋势不相符的登嘉楼选民人数竟然出现显著的净增长,这一点也不禁令人感到非常可疑。这也让我回想起,1999年在国阵失去了州政权后,登嘉楼州的新选民人数也曾出现急速增长的现象。我们不禁止怀疑其中有政府机构,如新闻部特别事务局(JASA)参与登嘉楼州的新选民登记工作。 我再一次地呼吁选举委员会可以归还政党通过助理注册官(ARO)来协助新选民登记工作的权利。从过去的历史来看,民主行动党是有能力透过我们的服务中心,公开活动和全马各地的公开场合来吸引年轻新选民来进行登记。再来,行动党过去所注册的选民名单是很少被选举委员会否定,也进一步地证明行动党是有足够的能力和负责任的态度来展开新选民的登记工作。 如果选举委员会无法归还我们权利,便会成为这所谓的独立机构的一项不良记录,同时突显选委会对让更多的人民有机会参与选举活动的努力豪无兴趣。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Putrajaya showed an increase of 196 voters.

Suruhanjaya Pilihan Raya perlu melantik semula Penolong Pegawai Pendaftar (ARO) daripada parti-parti politik untuk menghentikan penurunan bilangan pengundi berdaftar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5 Ogos 2015 Suruhanjaya Pilihan Raya perlu melantik semula Penolong Pegawai Pendaftar (ARO) daripada parti-parti politik untuk menghentikan penurunan bilangan pengundi berdaftar Selepas lebih daripada 2 tahun berlakunya PRU

Tagged with:

The Election Commission must restore Assistant Registrar Officers (AROs) of political parties to stop the decrease in the number of registered voters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25th of August, 2015 The Election Commission must restore Assistant Registrar Officers (AROs) of political parties to stop the decrease in the number of registered voters More than

Tagged with:

首相纳吉应探讨自动售检票系统(AFC)失败的原因,而非仅要求增设新的KTM售票柜台

(2015年8月22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首相纳吉应探讨自动售检票系统(AFC)失败的原因,而非仅要求增设新的KTM售票柜台 据8月7日的报道,首相纳吉要求吉隆坡中环火车站的KTM增加人力售票柜台,以便减少民众排队买票的流量。[1] 与其要求KTM增加人力售票柜台,首相应质询交通部为何于2011年所颁发总值8千5百万令吉的自动售检票系统(AFC)合约是完全失败,并造成他自己所观察到吉隆坡中环火车站的排队长龙。同样的现象也发生在巴生谷地区的KTM站。 回顾2011年,针对颁发给Hopetech有限公司总值达8千5百万令吉的自动售检票系统合约,潘检伟曾质询Hopetech和该公司两名董事的历史纪录,包括为Hopetech的标价远比其他两位竞标者高出18巴仙。[2] 在2013年,潘检伟接着也发表另一个文告要求解释为何没有采用自动售检票系统和呼吁终止Hopetech的合约。[3] 在我的行动党同志张聒翔最近所收到的国会答复如此表示,Hopetech的合约在2013年4月被取消了,因为该公司未能履行合约内容。此外,Hopectech高达2150万的付款已被扣留。(请参阅以下附录一)。接着,我进一步地检查了马来西亚公司委员会(CCM)的最新资料,发现Hopetech目前是处于被清盘的阶段。(请参阅以下附录二) 同一时间,巴生谷一带的KTM火车站还有很多未安置和包装已被打开的AFC售票机器。(请参阅以下附录三) 与其要求增设更多的人力售票柜台,首相纳吉不如指示交通部: i) 针对为何Hopetech起初获颁此合约一事展开调查和解释为何该公司无法履行合约里的工作内容 ii) 要求反贪污局公开为何颁发合约给Hopetech的调查结果(若此属实的话) iii) 解释总值达8千5百万令吉的合约里共有多少已付给Hopetech和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索取回全部或部分的钱 iv) 公开身为Hopetech的小股东,马来西亚创投管理有限公司(MavCap)和武装部队基金局(LTAT)的投资损失(附录四) v) 向公众解释新合约将被颁发的过程和什么样的措施来进行严格监督以避免重蹈覆辙。 除非,首相宁愿选择较便宜的作法,也就是在全马的KTM火车站增设人力售票柜台。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Appendix 1: Parliamentary Reply to Teo Kok Seong, MP for Rasah Appendix 2: Hopetech in the process of

Perdana Menteri Najib harus mengkaji kegagalan sistem Kutipan Tambang Automatik (AFC) dan bukan meminta penambahan bilangan kaunter tiket KTM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2 Ogos 2015 Perdana Menteri Najib harus mengkaji kegagalan sistem Kutipan Tambang Automatik (AFC) dan bukan meminta penambahan bilangan kaunter tiket KTM Pada 7 Ogos yang lepas, Perdana Menteri

Tagged with: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