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ly 2015

马来西亚在“金钱,政治和政治资金透明度指数”研究上的排名说明我们迫切需要改革和管制选举资金

(2015年7月21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马来西亚在“金钱,政治和政治资金透明度指数”研究上的排名说明我们迫切需要改革和管制选举资金 在7月16日,全球廉正和阳光基金会联合进行一项“金钱,政治和竞选资金透明度指数”(MPT)的研究计划,而其选举廉正计划也公布了最新系列,包括选举法律和资金方面的数据和结果。[1] 马来西亚在54个国家排名第50名,在100分满分之下只获得19分。相比之下,马来西亚还比印尼47分,孟加拉41分和尼日利亚29分来得更低。马来西亚在这项研究差劲的表现,实际上也和其他类似研究竞选过程的调查结果是一致的。此外,马来西亚也曾在选举廉正计划(MPT的领航计划之一)过去的调查报告里在127个国家排名第114名。[2] 在MPT的研究报告,针对竞选资金管制的叙述如下: “选举委员会是有其责任来管制政治资金。在法律上,委员会没有被授予调查权。提名和委任过程并无依据绩效制,因此在现实中,委员会的独立性并未获到充分的保障。缺乏授权的委员会无从展开调查,对违反法律的政党和候选人也从不严正看待和加以处罚。在马来西亚,除了监管机制相当薄弱,执法行动也过于松散。” [3] 华尔街日报最近所指控一马公司相关的交易资金涉嫌流入首相纳吉名下的私人账户 以作为第13届大选的竞选资金,[4] 也进一步地曝露了选举委员会长久以来政治上的不独立和无法有效地管制政治资金的弱点。[5] 选举开支及政治资金要透明化已不是一件新鲜的课题。第一,它是净选盟2.0的八大诉求之一。[6] 第二,马来西亚国际透明组织也一贯地提倡要改革政治资金的问题,并出版了一本非常全面性,具体探讨如何管制马来西亚政治资金的报告书。[7] 第三,首相署绩效管理和传递单位(PEMANDU)自2012年来也不停地呼吁要进行政治资金上的改革。[8] 第四,首相署部长拿督刘胜权自从成为内阁成员后也一直倡导要加强政治资金上的透明度。[9] 当然,我们也不会忘记首相纳吉在第13届大选之前曾签署选举廉正宣言。[10] 如今,这似乎都便成为了一场闹剧。 有鉴于华尔街日报指控的出现及马来西亚在各种有关选举的调查报告里差劲的表现,我在此呼吁首相要紧记在第13届大选之前所签署的宣言和展开对马来西亚选举制度,包括政治资金和选举开支的问题进行全面性的检阅。世界有许多其他国家可以成为马来西亚进行长期选举改革的借镜。如今,我们国家所严重缺乏的是政府想要启动和进行迫切改革的政治意愿和领导。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Attachments from the Money, Transparency and Politics Study: Rankings, Brief, Key Findings and Full Methodology [1] http://moneypoliticstransparency.org/ [2] https://sites.google.com/site/electoralintegrityproject4/home [3] http://data.moneypoliticstransparency.org/countries/MY/

Kedudukan Malaysia dalam kajian ‘Money, Politics and Transparency’ terhadap pembiayaan politik menunjukkan bahawa kita amat memerlukan reformasi kewangan kempen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1 Julai 2015 Kedudukan Malaysia dalam kajian ‘Money, Politics and Transparency’ terhadap pembiayaan politik menunjukkan bahawa kita amat memerlukan reformasi kewangan kempen Pada 16 Julai, projek Money, Politics and

Tagged with: ,

Malaysia’s ranking on the Money, Politics and Transparency study on political financing shows that we are in dire need of campaign finance reform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21st of July, 2015 Malaysia’s ranking on the Money, Politics and Transparency study on political financing shows that we are in dire need of campaign finance reform On

Tagged with: ,

Open Letter to Khairy Jamaluddin

Open Letter to Khairy Jamaluddin Dear YB Khairy, As you know, I am a regular runner. I was a regular runner before I was elected as a Member of Parliament and hopefully, I will still be a regular runner when

Tagged with:

为何渣打吉隆坡马拉松被延期是重要和值得关注的议题?

(2015年7月15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为何渣打吉隆坡马拉松被延期是重要和值得关注的议题? 随着一马公司丑闻的延烧和刘蝶广场事件的调查工作正在进行,为什么我们还要关注吉隆坡马拉松被延期一星期的议题呢? 配合青年体育部长凯里的要求,渣打吉隆坡马拉松为了配合国家运动日,将从原定的10月4日改在10月10日举行。但此事件的意义和影响并非仅如你所想像而已,其中原因如下。 原因一:凯里应成为其中一名较进步和思想开放的巫统领袖 凯里一直以来都被塑造为一名善用科技媒体,以民为本,思想开放,聪敏和进步的巫统领袖。同时,他也是名跑步爱好者,曾经参与去年的渣打吉隆坡10公里马拉松。若一名被视为思想进步和开放如凯里般的领导人为了满足国家运动日毫无意义的KPI,都可以如此缺乏同理心,完全没考虑到参赛者的福利和方便,, 就随意地更改国内的国际运动赛事的举办日期,那便更甭提巫统目前的其他领导层了。 原因二:这现象凸显了马来西亚部长手拥太大的权力 试想象若奥巴马和卡梅伦政府分别要求芝加哥和伦敦马拉松的主办单位和赞助商配合政府活动而更改赛事的日期。我敢肯定主办单位会毫不客气地用更礼貌和正式的言辞叫政府滚蛋。不管是奥巴马或卡梅伦政府都不会妄想提出这样的要求,因为他们都了解它所带来的政治代价。 可在马来西亚,虽然青体部即不是主办单位也非赞助商,但渣打吉隆坡马拉松的主办单位和赞助商看来对政府提出更改日期的要求显得无能为力。 此现象反映了马来西亚更大的问题,即部长似乎拥有过大的权力。他们不仅通过自己的部门或公权力来向当局施加压力,而且也有望获得其他部门或政府单位在背后的支持。例如,若主办单位不同意更改日期的要求,青体部大可以要求吉隆坡市政局停止对马拉松赛事的支持和拨款。我并不清楚背后所涉及的来龙去脉,不过若出现调动各级政府单位和资源来“鼓励”渣打吉隆坡马拉松的主办单位更改日期的现象,想必也一点都不出奇。 原因三:此事件说明了当局完全漠视宣布这项决定后民众的反应 若凯里是真正地贴近跑友的社群,那他应对从原定的10月4日改在10月10日举行马拉松的决定后所激起的公众反弹有所预期。早已被订购的机票,提前已规划好的马拉松行程,甚至已决定好在吉隆坡假日的旅游计划,这些都是引起反弹的理由之一 渣打吉隆坡马拉松的面子书专页也招致超过千余的留言,绝大部分都是对此决定负面的批评。[1] 同样地,凯里的面子书专页也收到留言轰炸,一面倒地批评当局作出此单方面的决定。[2] 在7月13日,即延期的决定被宣布后,一个名为“Bring SCKLM Back to October 4”的面子书专页也被设立,并于短时间内获得超过3000个赞。[3] 另外,在7月14日,有者建议准备的请愿书也取得1500的签名。[4] 尽管招致民众反弹,一向活跃于社交媒体的凯里竟然在过去的两天里“不知所踪”,无法向跑友们交代为何他为了达成国家运动日所设定的KPI而选择骑劫这3万5千名跑友的决定。 他或许认为他能全身而退。他的想法有可能是对的,至少会有部分的人选择要求弃赛退款。不过,我们也别忘了还有其他愿意报名参加5公里和10公里距离马拉松的跑友(这项赛事的名额在短短4天内便爆满,亦再次证明了它拥有强劲的需求量。)尽管凯里或许能全身而退,但这不代表多数跑友不满意的声音能就这样地被忽视。 原因四:这将有损马来西亚的国际声誉 作为国际赛事的渣打吉隆坡马拉松,意味着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赛者计划远道而来马参加这场盛事。同样地,许多国际赛事如柏林,伦敦,波士顿,芝加哥,纽约和东京马拉松都吸引了成千上万专页和非专业的国际跑友来报名参加。虽然渣打吉隆坡马拉松目前仍未达到世界首要马拉松(World Major Marathon)的水平,[5] 但它仍是国内两大国际马拉松赛事的其中之一(另外一个是槟城大桥国际马拉松)。因此,当局如此单反面宣布更改日期的做法不仅有损渣打吉隆坡马拉松声誉,而且也会影响其他在马来西亚举行的国际马拉松赛事在国际跑友心目中的形象。与其担心因政治介入而导致延期的事件再次发生,许多跑友可能因此而放弃这些国际马拉松赛事。主办单位为了致力将赛事打造成国际水平所付出的辛劳和努力已前功尽弃,马来西亚未来也会被质疑能否有能力继续举行具有国际水准的马拉松赛事。 有鉴于此,将马拉松赛事延期的小决定其事已经反映出国家所面临更宏大的问题,而这也是为何我们更应该关注这次部长单方面所作出的延期决定。 王建民博士是名沙登区的国会议员,同时也透过Ecoknights的公益项目报名参加42公里的马拉松赛事。他也为这公益项目筹募了一千令吉,因此若延期一事将影响到所有跑友报名参与Run for a Cause (RFAC)的筹款计划,这将会是一件令人失望的事情。 [1] https://www.facebook.com/SCKLmarathon?fref=ts [2]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305116 [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