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A项目的延迟是否会导致我们迈向2018年的能源危机?

    (2015年6月22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4A项目的延迟是否会导致我们迈向2018年的能源危机?

    据上星期The Edge Weekly的报道,SIPP能源在寻求新的合作伙伴,发展4A发电厂项目,因能源委员会已拒绝SIPP能源和国家能源所提呈的电费水平建议书。后者都是通过直接谈判的方式来获得此合约。

    接下来,SIPP能源在缺乏有意愿的潜在合作伙伴和,加上一马公司在无法筹集足够的资金来兴建发电厂而造成3B项目可能性的延迟竣工,届时我们国家将在2018年面临严重的能源短缺问题。

    回顾2014年5月31日,能源委员会以直接谈判的方式来颁发4A项目给SIPP能源(51%)与杨忠礼电力和国能来在柔佛兴建一个1000至1400兆瓦的新循环燃气涡轮电力厂(CCGT),原定于2018年6月投产运营。根据能源委员会和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的说法,这个项目希望省下竞争性的竞标以期速战速决的原因是,我国电力储备余量正逐步下降,并会在2018年面临电力挑战。[1] 实际上,该项目在初期阶段就引发各界争议,主要因为整个过程又是跳过公开招标的方式和SIPP能源并没有任何兴建发电厂的记录。最终,杨忠礼电力在2015年6月19日宣布退出,只留下SIPP能源和国能为剩下的两个合作伙伴。

    据报道,国能-SIPP能源财团提呈每度(kWh)39仙电费,比槟城北赖1071兆瓦循环燃气涡轮电力厂(简称CCGT)的34.7仙平准化电费,每度39仙的水平,约相等于12%的溢价。值得一提的是,1071兆瓦的国能CCGT发电厂项目也是以公开招标方式来颁发,这也是其中导致国能报上比较低的电费的重要原因。

    随着与国能最新被拒绝的报价,The Edge Weekly报道指出SIPP能源有意售出4A项目的51%股权(约3亿令吉)。而这成本大概也会被计算进到下一轮为4A项目提呈的电费率,并造成新建议的电费率会比公开招标的方式更昂贵。

    能源委员会和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处理4A项目的手法是可耻的。我们看到的应该会是快速完成的项目,为了兴建预计2018年6月1日竣工的CCGT发电厂(落在一马公司3B项目1000兆瓦分别在2018年11月份和2019年11月份竣工之前),目前似乎将被延迟,因为SIPP需要耗费一定时间来寻找另一个合作伙伴或出售其股份给其他公司,而后者也将提呈新修订后的电费率给能源委员会。

    随着我们在用电高峰时段的实际电力储备于2014年6月一度仅剩9%,因此我国在2018年出现电力短缺危机的可能性是存在的。[2] 一开始决定以直接谈判来颁授4A项目所产生的问题如今已成为能源委员会和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的梦魇。能源委员会应替4A项目进行公开招标以寻找有竞争力的竞标者,以便最有经验的厂商能用最低的价格最来取得这份合约。反之,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是另一个延迟竣工但急需的发电厂,同时或许导致我国在未来的3年时间内面对电力短缺危机。能源委员会和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在此事责无旁贷。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4/07/25/TNB-SIPP-Energy-sign-agreement-for-power-plant-project-in-Johor/?style=biz

    [2] http://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5/04/11/Its-the-rakyat-who-will-pay-for-power-plant-delays/?style=biz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