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来西亚国家银行进军教育界是不务正业

    (2015年6月1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马来西亚国家银行进军教育界是不务正业

    在2015年4月份,马来西亚国家银行宣布将与麻省理工大学斯隆管理学院(MIT Sloan)维持10年 的合作关系,并在吉隆坡设立亚洲商学院(ASB)。[1]

    虽然国家银行以在这个发展迅速的区域塑造未来领袖为宗旨致力将亚洲商学院打造成一流学府的宏愿是值得令人称赞,[2] 可是进军教育产业办校不应是国行的本分。实际上,2009年马来西亚国家银行法案第5条文(1)有表示“银行的主要宗旨是为了促进货币和金融的稳定,以确保国家经济可取得持续性的成长。”此外,第5条文(2)则列出国家银行的首要职责包括(一)制定和执行马来西亚的货币政策(二)发行货币(三)监管金融机构(四)负责监督支付系统的运作(五)管理国家的外汇储备(六)担任政府的银行财政顾问和代理。纵观以上几点,我们会发现该法案并没有阐述中央银行应该涉足教育产业,尤其此举对金融和银行领域并没有产生任何直接的正面影响!

    虽然2009年马来西亚国家银行法案第48条文(1)允许国家银行(一)设立以在银行和金融服务领域进行人力资源培训,研究和发展为宗旨的机构(二)设立以为在财务管理方面提供咨询,债务管理和教育为宗旨的机构。然而, 不得不提的是国家银行为了已经设立一所国际伊斯兰金融教育中心(INCEIF),[3]目的就是发展伊斯兰金融领域的学术专业和为了提升公众意识而设的信用咨询和债务管理(CCDM)机构。[4] 即使是在领袖和领导力培训的方面,国家银行也已经设立了ICLIF领导和管理中心。[5] 有了这些机构和培训中心,为什么我们还有必要去设立另一个似乎与银行和金融服务业没有什么直接关系的亚洲商学院呢?

    同样的历史故事曾经上演过。马来西亚科技大学(MUST)曾在2001年与麻省理工学院合作并提供硕士研究生课程。过后,随着政府决定停止全额奖学金的拨款,该入学率马上反映出显著的下降。[6] 在我国政府投入了近1亿令吉作为大学的成立基金,最终双方的合作伙伴关系还是被取消。

    另外,首要大学也曾在2010年与世界著名的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合办医药课程。相比起私立大学每学位少于50万令吉的学费,首批获得全额公共服务局奖学金的学生每学位就耗资了100万令吉的学费。最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于2014年结束与我们的合作关系,理由是首要大学经常逾期付款。

    因此,国家银行必定也会面临相似的挑战,一开始不得不掏腰包慷慨地提供奖学金来吸引首批学生,可是这将造成不可持续的恶性循环。

    设立一所商学院不会是一个廉宜的计划,尤其是有人得高薪聘请高素质和称职的外国学者来进驻坐落于吉隆坡的亚洲商学院。更令人担忧的是,国行拥有雄厚的资金,而这意味着有更多的钱会流入未来将维持10年双方合作关系的课程当中。

    因此,我呼吁国家银行终止这项合作关系,不要投资上百万令吉的外汇储备在毫无业务联系的领域上。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5/04/10/Bank-Negara-MIT-Sloan-to-set-up-business-school/?style=biz

    [2] http://www.asb.edu.my/

    [3] http://www.inceif.org/

    [4] Agensi Kaunseling dan Pengurusan Kredit (AKPK) http://www.akpk.org.my/my/

    [5] http://www.iclif.org/

    [6] http://www.universityworldnews.com/article.php?story=2011060318332957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