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ne 2015

国民大学应该向大学生敞开对话的大门,而非一味地惩罚勇于表达意见的他们

(2015年6月27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新闻媒体声明 国民大学应该向大学生敞开对话的大门,而非一味地惩罚勇于表达意见的他们 在2015年6月29日周一,国民大学的学生事务所将传召13名学生来问话,他们其中涉及了2015年3月27日的示威活动,抗议影响数个学院宿舍长达两星期水供中断的问题。 联邦宪法第10.1(b) 条文赋予了我们拥有和平集会的自由,而2015年3月27日的学生集会无可否认也是在和平的情况下进行的。 其中校方对学生们的指控包括,他们在3月27日的抗议活动期间向我提呈了一份备忘录(请参阅附件1)。身为沙登区(国民大学也是该区之一)国会议员的我,在获悉了此次的抗议活动后,我自觉有这个责任和义务去倾听受水供中断割问题所影响的学生们。 我也了解到学生们也要求校方举办一个涉及SYABAS,校方代表和学生代表的汇报会,让便提供学生更多的信息,包括制水背后的原因和未来的解决方案。 在2015年3月27日的抗议过后,我于4月16日写信给国民大学的副校长(请参阅附件2)以寻求一个会面来商讨共同努力解决国民大学在过去10年屡见不鲜的水供问题。可令人遗憾的是,我迄今还没有收到任何来自校方的回应。 实际上,这种态度正反映了我们所面对更大的问题,就是国民大学在面对严重影响学生利益的重大课题前从不愿与所有利益相关者,包括学生领袖展开公开和透明化的对话。与其惩罚这些学生,校方更应该共同与学生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如SYABAS,州议员和国会议员,地方当局和州政府合作来解决眼前的课题。 只要我们国立大学仍普遍存在这样的心态,那要追求世界一流大学的梦想将沦为空谈。试问一所持续束缚自己学生的公立大学要如何实现卓越的学术成就呢?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附件 1: UKM 13: Tatatertib Protes Air 附件 2: UKM 13: Surat 16 April 2015 Krisis Air UKM

UKM sepatutnya mula mengadakan dialog terbuka dengan pelajarnya dan bukannya menghukum mereka kerana menyatakan pandangan mereka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7 Jun 2015 UKM sepatutnya mula mengadakan dialog terbuka dengan pelajarnya dan bukannya menghukum mereka kerana menyatakan pandangan mereka Pada 29 Jun 2015 (Isnin), Bahagian Hal Ehwal Pelajar UKM

Tagged with: ,

UKM should start having open dialogues with its students instead of punishing them for expressing their views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27th of June, 2015 UKM should start having open dialogues with its students instead of punishing them for expressing their views On Monday, 29th of June, 2015, the

Tagged with: ,

4A项目的延迟是否会导致我们迈向2018年的能源危机?

(2015年6月22日)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4A项目的延迟是否会导致我们迈向2018年的能源危机? 据上星期The Edge Weekly的报道,SIPP能源在寻求新的合作伙伴,发展4A发电厂项目,因能源委员会已拒绝SIPP能源和国家能源所提呈的电费水平建议书。后者都是通过直接谈判的方式来获得此合约。 接下来,SIPP能源在缺乏有意愿的潜在合作伙伴和,加上一马公司在无法筹集足够的资金来兴建发电厂而造成3B项目可能性的延迟竣工,届时我们国家将在2018年面临严重的能源短缺问题。 回顾2014年5月31日,能源委员会以直接谈判的方式来颁发4A项目给SIPP能源(51%)与杨忠礼电力和国能来在柔佛兴建一个1000至1400兆瓦的新循环燃气涡轮电力厂(CCGT),原定于2018年6月投产运营。根据能源委员会和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的说法,这个项目希望省下竞争性的竞标以期速战速决的原因是,我国电力储备余量正逐步下降,并会在2018年面临电力挑战。[1] 实际上,该项目在初期阶段就引发各界争议,主要因为整个过程又是跳过公开招标的方式和SIPP能源并没有任何兴建发电厂的记录。最终,杨忠礼电力在2015年6月19日宣布退出,只留下SIPP能源和国能为剩下的两个合作伙伴。 据报道,国能-SIPP能源财团提呈每度(kWh)39仙电费,比槟城北赖1071兆瓦循环燃气涡轮电力厂(简称CCGT)的34.7仙平准化电费,每度39仙的水平,约相等于12%的溢价。值得一提的是,1071兆瓦的国能CCGT发电厂项目也是以公开招标方式来颁发,这也是其中导致国能报上比较低的电费的重要原因。 随着与国能最新被拒绝的报价,The Edge Weekly报道指出SIPP能源有意售出4A项目的51%股权(约3亿令吉)。而这成本大概也会被计算进到下一轮为4A项目提呈的电费率,并造成新建议的电费率会比公开招标的方式更昂贵。 能源委员会和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处理4A项目的手法是可耻的。我们看到的应该会是快速完成的项目,为了兴建预计2018年6月1日竣工的CCGT发电厂(落在一马公司3B项目1000兆瓦分别在2018年11月份和2019年11月份竣工之前),目前似乎将被延迟,因为SIPP需要耗费一定时间来寻找另一个合作伙伴或出售其股份给其他公司,而后者也将提呈新修订后的电费率给能源委员会。 随着我们在用电高峰时段的实际电力储备于2014年6月一度仅剩9%,因此我国在2018年出现电力短缺危机的可能性是存在的。[2] 一开始决定以直接谈判来颁授4A项目所产生的问题如今已成为能源委员会和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的梦魇。能源委员会应替4A项目进行公开招标以寻找有竞争力的竞标者,以便最有经验的厂商能用最低的价格最来取得这份合约。反之,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是另一个延迟竣工但急需的发电厂,同时或许导致我国在未来的3年时间内面对电力短缺危机。能源委员会和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在此事责无旁贷。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4/07/25/TNB-SIPP-Energy-sign-agreement-for-power-plant-project-in-Johor/?style=biz [2] http://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5/04/11/Its-the-rakyat-who-will-pay-for-power-plant-delays/?style=biz

Adakah kita menuju ke arah krisis tenaga pada 2018 hasil daripada kelewatan Projek 4A?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2 Jun 2015 Adakah kita menuju ke arah krisis tenaga pada 2018 hasil daripada kelewatan Projek 4A? Pada hujung minggu lepas, The Edge Weekly melaporkan bahawa SIPP Energy sedang

Tagged with: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