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y 2015

Senarai harapan saya untuk RMK-11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0 Mei 2015 Senarai harapan saya untuk RMK-11 Perdana Menteri Najib Tun Razak akan membentangkan RMK-11 (bagi tahun 2016 – 2020) dalam sesi Parlimen esok. Rancangan Malaysia ini akan

Tagged with:

Wish list for the 11th Malaysia Plan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20th of May, 2015 Wish list for the 11th Malaysia Plan Prime Minister Najib Tun Razak will unveil the 11th Malaysia Plan (2016 to 2020) tomorrow in parliament.

Tagged with:

If Malaysia does not tolerate any form of human trafficking, why does it occupy the lowest tier (Tier 3) in the US State Department’s Trafficking in Persons 2014 Report?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16th of May, 2015 If Malaysia does not tolerate any form of human trafficking, why does it occupy the lowest tier (Tier 3) in the US State Department’s

Tagged with:

马来西亚青年国会有多大代表性?

(2015年5月15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马来西亚青年国会有多大代表性? 首届青年国会甫在上周落幕。青年国会的成立对国家是个积极正面的发展,特别是为了鼓励青年一代勇于针对全国重要课题和国家所面对的挑战进行辩论。举一个例子,在最近的一场会议中,青年国会代表就拥有一个场合来辩论马来西亚或会签署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的利与弊。 但青年国会的结构比例突显了其缺点,即无法反映国家的代表性。在我予2015年3月10日收到的国会答复,显示了以下的统计数据: 巫裔 华裔 印裔 砂州土著 沙巴土著 原住民 其他 总共 101 6 7 5 12 1 1 133 75.9% 4.5% 5.3% 3.8% 9.0% 0.8% 0.8% 100.0% 显而易见,某些族群在青年国会的比例人口代表是偏低的。根据原本各州青年人口数量,即10万名青年可获得一名议员,因此砂州应该有10位青年议员,但在真正的青年国会里,砂拉越土著只获得5席。[1] 同样地,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华裔占了人口15至40年龄层的23.5巴仙,在青年国会里只占了4.5巴仙。另外,占了同样年龄层7.6巴仙的印裔,却在青年国会区区占了5.3巴仙而已。 事实上,如果一些议员没受到委任,少数群体在青年国会可能会有更少代表。根据原本的估计,青年国会应该只有119个代表。然而,负责此计划的青年与体育部却另外委任额外14个代表。 再来,青年国会网站并没有显示青年国会的网上选举成绩及这些议员们的基本资料和背景。[2]如今,在强调透明化的时代,(青年国会)应该代表年轻和善用科技的一代,难道要把青年议员身份,甚至是推特、面子书和简介放上网,有那么困难吗? 看来我们都离这小圈子的距离都很远,因为青年国会的资讯,似乎并没有传达到广大的青年。甚至是青年国会官方推特 @MYparlimenbelia也只有可怜地少过6000名追随者。[3] 无论如何,青年国会多过实际国会代表比例的就是女性。女性在青年国会比下议院拥有更多代表,前者在133个议员议席中占了23席,即17巴仙,而后者只有区区10巴仙。 尽管青年国会是一个良好和能让青年参与民主议政的好开始,但不应该让它沦为无法代表广大的马来西亚青年的小圈子。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It

Sejauh mana keperwakilan dalam Parlimen Belia Malaysia?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15 Mei 2015 Sejauh mana keperwakilan dalam Parlimen Belia Malaysia? Baru-baru ini, tirai telah dilabuhkan bagi Persidangan Parlimen Belia yang pertama kali diadakan pada tahun 2015. Penubuhan Parlimen Belia

Tagged with: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