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对第十一大马计划的愿望清单

    (2015年5月20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我对第十一大马计划的愿望清单

    首相纳吉明天将在国会提呈第十一马来西亚计划 (2016至2020年)。这项大马计划将引领我们达成2020年先进国家的宏愿。因此,大家都对此计划抱着非常高的期望,因为它不仅将为如何达成先进国家宏愿勾勒蓝图,而且也为未来前进的方向铺路。

    以下是我所列出的愿望清单,希望都会包含在这次的第十一大马计划。可令人遗憾的是,尽管此计划是如此关键和重要,但政府在准备此计划的过程中竟没有咨询代表了我国52巴仙选民的反对党和国会议员。

    愿望一:重新采纳新的贫穷定义

    引述Pemandu的首席执行长拿督依德利斯贾拉所指出,马来西亚的贫困率已降至只有1巴仙的家庭生活在贫穷线下,平均月收入少过830令吉(西马),1090令吉(沙巴)和920令吉(砂拉越)。

    暂且先不论有关数据的准确性和代表性,反而我希望马来西亚政府能采纳贫困的新定义。由于依德利斯喜欢采用国际组织如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作为参考,因此我想在此指出OECD对贫困的定义如下: “贫穷线是指中等家庭收入的一半” 发展中国家应多关注绝对的穷困线(赤贫),而先进国家则应注重相对穷困线(穷困)。既然马来西亚正在向先进国家的宏愿前进,因此采纳相对穷困线的测量方式会来的更为恰当。[1]

    根据2012年家庭收入调查结果显示,平均中等家庭收入为每月3626令吉。若根据OECD相对穷困线的衡量标准,这意味着马来西亚的相对穷困线为每月1813令吉以下。实际上,来自中等家庭收入最低的40巴仙为每月1852令吉。若采用这新的相对穷困线,那马来西亚的贫穷率将升至约20巴仙,即中等收入最低40仙的一半。

    同时,我也呼吁经济策划单位设立由OECD倡议的多元贫穷指数(MPI),因为这种计算会考虑到收入以外的衡量条件比如不理想的房房环境,缺乏有持续性的资产及无法满足日常的基本需求。事实上,2013年马来西亚人类发展报告还倡议EPU定制和使用衡量贫穷的其他方式。

    愿望二:具有透明化和说服力的津贴合理化政策

    政府已经在津贴合理化计划中采取了重要的举措,包括近期的取消汽油补贴和削减电费补贴。尽管如此,政府还有许多欠缺透明化和昂贵的国家补贴是值得检讨和改革的。

    例如,农业部将在2015年估计花费22亿令吉来津贴各类型的水稻产业。其中,近半数的拨款是用来津贴专为低收入群体的ST15稻米生产。但是,许多批发商竟”骑劫“和重新包装这些经过津贴的稻米,然后以更高的价格出售稻米。这些获得 ST15配额的“幸运儿”足以从政府的津贴和在市场上高价售卖中双重获利。尽管公共帐目委员会(PAC)已建议政府取消这项ST15的补贴计划,奈何农业部拒绝这项请求,甚至拒绝审查总稽查司报告里所提出的各种弱点。

    如果政府是认真地要执行津贴合理化的政策,那就应展现其政治决心来处理不透明化和昂贵的津贴计划,例如各种稻谷和大米相关的津贴。政府要求消费者现实地面对汽油价格主导的市场所带来的波动,另一方面却是不断地提供由拥有特殊关系网络的中间人所’获益’的各种津贴。

    愿望三:透明化和不“隐瞒”的政府支出

    任何大马计划中其中最重要的部分是,它将概述如何在未来的5年内分配预算拨款给国家重大基础设施和发展项目。所以,第十一大马计划也会包含新医院,学校,政府机构,道路,桥梁和其他基础设施的提升所获得的预算拨款。为了配合政府所倡议的更透明化支出,所有基础设施和发展项目的名单应该被公开。

    此外,政府的当务之急是诚实和透明化地交代政府的账目,如各计划的预算成本和谁替这些项目交付。例如,有一些正进行中的大型和昂贵的工程项目,却没有出现在任何的官方财政报告。这包括成本分别耗费110至120亿令吉的轻快铁延长线工程和360亿令吉的捷运系统1号路线,都不列入财政预算支出,并由特殊机构或官联公司提供资金。

    其他大型工程项目还包括轻快铁3号延长线,捷运系统2号和未来3号路线,来往新加坡的高速铁路和可能会建的两座大型核电站。

    此外,政府已通过由财政部100巴仙控股的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花费了近300亿令吉以用作发展开销。这笔开销也不会出现在任何官方的财政预算报告,甚至也没有被列进帐目的债务报表。这样的开销方式,无非就是为了躲开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冲破55巴仙,进而吓坏了市场。

    为了加强透明度,政府应该公布谁会替这些计划支付,这些计划如何进行融资和由政府担保的计划未来所会出现的风险。

    愿望四:具有透明度和不偏帮私人企业的公共与私人伙伴关系(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计划

    为了建立透明化,公平和利益惠及各方的公共与私人伙伴关系计划(PPP),马来西亚政府的记录可谓是非常糟糕的。许多PPP的交易都是十分倾向偏帮私人企业,尤其是独立发电厂(第一代)和众多高速大道过路费的合约。

    相信要求这些PPP合约内容在签署之前对外公布,以让有兴趣的各单位进行足够的公共监督。若能源机构都可以对外公布新发电厂的竞标价格,那为何由首相暑旗下掌管所有PPP细则的UKAS办不到呢?

    这样的例子,包括西海岸高速公路(WCE),许多在PPP底下批准的巴生谷高速公路,在甲洞兴建和经营的大型焚化炉合约及计划中可能兴建和经营的两座核电厂。

    愿望五:下放更多权力给州政府和地方政府

    政府在分配发展开销往往会遇到的其中一个问题,就是拨款很大程度上没有被使用。虽然有些理由的解释是合理的,例如无法找到合适的承包商;其他难以接受的理由则包括不必要的延误和联邦政府低下的效率。

    同时,州政府和地方政府都面对诸多限制,包括不允许通过提高税收来推动地方发展。

    如果政府借机将第十一大马计划纳入其更远大的计划,即下放更多的权力和更多的预算拨款,包括让州和地方政府来通过税收来增加收入,这对国家而言将会产生革命性的影响。这将让面对资金短缺的地方政府有管道去筹集和花费在当地发展和基础设施项目。

    在理想的情况下,这种去中央化的作法也应包括允许地方政府选举,以便提升纳税人对地方政府的问责制。

    愿望六:我们必须清楚和做出艰难的抉择

    我最后第六个愿望,从政府的角度来看亦是最苛刻的要求。当我们跻身先进国家的行列时,我们必须在许多公共政策上作出艰难的选择。我们一方面要求更清洁和健康的环境,但同时也得愿意付出更高的电费来补贴可再生能源。我们一方面要享受更优质,方便和实惠的医疗服务,但同时也得愿意为更好的器材设备付费和提供专业医生更高的薪酬。我们一方面想拥有世界级的本地大学,但同时也得愿意想尽办法找到更多研究经费和提供更好的薪酬来吸引优秀的学者。

    如果政府可以诚实地告诉我们,必须作出哪些艰难的抉择,政府将来会作出的决定和其背后支持的理据,那该有多好啊?

    最后,我要呼吁政府提呈一个诚实和透明化的第十一大马计划,以便为国家未来5年前进的方向勾勒出清晰的愿景,希望一点也不为过吧?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unece.org/fileadmin/DAM/stats/documents/ece/ces/ge.15/2013/WP_17_OECD_D_En.pdf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