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政党国会议员梁德明应为自己替煽动法令修正案狡辩而感到羞愧

    (2015年4月19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稿

    民政党国会议员梁德明应为自己替煽动法令修正案狡辩而感到羞愧

    民政党新邦令金区国会议员梁德明,为了替煽动法令修正案辩护而表示:“如果国阵能清楚地向人民解释其修订案的善意,并让人民了解它背后的动机,那他们(行动党)在下一届大选中就能被赶下台了。”[1] 眼看着有“国阵良知”之称的民政党竟然会利用如此可悲和低级的理由来企图替煽动法令修正案辩护,顿时不禁令人心寒。

    若梁德明真心地认为政府提呈煽动法令修正案是源自于“善意”,那他必定是非盲即聋了。难道漫画家祖纳因批评安华肛交案的司法决定而面对多达9项煽动法令的控状,是体现了政府的“善意”?难道班底谷国会议员努鲁依莎因在国会发言谴责司法不公而被警方逮捕并隔夜扣留,也是体现政府的“善意”?难道《马来西亚局内人》和《The Edge》的4位编辑被援引煽动法令来隔夜扣留和提控,又是体现了政府的“善意”?

    另外,梁德明果真低估了大马选民的智商,因为接下来他进一步地表示:“反之,政府实际上是通过立法来保护人民和提供更大的自由权利…同时,民政党意识到尤其是在社交媒体上所引起的宗教紧张关系,因此相信政府有必要采取某些手段来进行控制和监视。” 难道他从来不知道这个政府一直以来都是采取的双重标准来进行任何执法吗?难道他没听闻过虽然依布拉欣阿里公开地威胁要焚烧圣经,政府迄今却从未采取任何行动来对付他吗?难道他又没看到关于农业部长依斯迈沙比利尽管在面子书上发表了要求马来消费者抵制华商的言论后,却享有特别待遇,只需在电话向警方录取口供吗?前首相署副部长玛希达也不是发表了无根据的言论,指控有个华人在吉打焚烧可兰经后,却一样拥有类似的VIP待遇吗?

    如果梁德明认为通过删除不允许保释和批评政府和司法机关的条款就能体现出政府的“善意”,那倒不如让我来介绍他参与由马来西亚律师公会,砂拉越律师协会和沙巴律师协会于4月17日所共同发表的联合声明。[2] 除了批评煽动法令修正案,这项联合声明还进一步地指出,“《1948年煽动法令》在本质上是有缺陷的,而这份修正案只会暴露并放大该缺陷。这也是会真正破坏团结和谐,无法建立持续性和平,鼓励彼此相互尊重的一个法案。因此,《1948年煽动法令》在我们这个欲成为先进,中庸和现代民主社会的国家是没有立足之地。”

    替这项恶法狡辩,再次证明了梁德明和民政党已经完全失去了他们的道德罗盘。民政党或许如此天真地认为,煽动法令修正案将不被滥用。鉴于政府过往的记录,选民们在来下届大选将永远不会忘记这番行为。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95687

    [2] http://www.malaysianbar.org.my/press_statements/joint_press_release_%7C_amendments_to_the_sedition_act_1948_are_draconian_militate_against_the_freedom_of_speech_and_expression_and_interfere_with_the_independence_of_the_judiciary_.html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