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February 2015

请问有多少外国学生为了前来马来西亚就读,而放弃英国和澳洲顶尖大学的录取资格?

(2015年2月22日)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稿 请问有多少外国学生为了前来马来西亚就读,而放弃英国和澳洲顶尖大学的录取资格? 昨天,据《马新社》报道,第二教育部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指出,“马来西亚高等教育与发达国家,包括英国,德国和澳洲等并肩。。。”和“我国拥有13万5000名外国学生,占了高等教育机构10巴仙学生,证明了上述观点。”[1] 当听到部长这番言论时,我感到十分震惊。实际上,第二教育部长利用上述的逻辑来蒙蔽自己,并认为我国的高等教育水平达到发达国家教育水平实属可笑,更使教育部长一职沦为笑料。 首先,学生决定留学,其考量因素包括,包括生活成本,课程费用,录取条件,课程供应,授课媒介语,获得留学签证的难度,奖学金,大学声誉,外国学生名额和教育质量等等。若仅因我国拥有大量外国学生,即以为我国教育水平达到如英国和澳洲大学的世界水平,这种想法实在危险,尤其是出自教育部长口中。按此逻辑,这是否意味着,我国大学若有更多外国学生,则教育水平就超过英国和澳洲![2] 其次,即使比较2014年QS世界大学排行榜,马来西亚大学的表现仍远不及英国和澳洲大学。举个例子,英国共有19所大学进入百大最佳大学的榜内,其中有4所更挤进前十名,包括剑桥大学(2),伦敦帝国理工学院(2),牛津(5)和伦敦大学学院(5)。另外,澳洲也有8所大学进入百大,包括澳洲国立大学(25),墨尔本大学(33)和悉尼大学(37)。即使在国际上鲜为人知的德国大学,都在百大榜内囊获3项排名,分别是海德堡大学(49),慕尼黑大学(52)和慕尼黑工业大学(54)。相比之下,我国并没有一所大学进入百大最佳大学,而我国进入200最佳大学榜则唯有排名第151的马来亚大学。 除非,部长可事先获知2015年QS世界排名,显示马来西亚大学排名剧变,否则单从教育部长所提及那几所大学的排名来比较,而竟说我国高等教育水平已经与英国,德国和澳洲大学并肩,是极其荒谬的。 其三,如果部长真的认为,基于外国学生人数,我国高等教育水平与英国,德国,澳洲处于用一水平,那他是否能提供一组外国学生名单,以显示他们在获得剑桥,牛津,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伦敦大学学院,澳洲国立大学,悉尼大学,墨尔本大学等录取后,却为了前来马来西亚大学就读,而选择放弃其录取资格? 我并无意奚落我国的本地大学。或许相比外国大学,要被录取进入本地大学就读某些如医科和法律的课程还是比较有难度的。可我国大学事实上无法不承认,无论在教育素质,基础设施或研究经费方面,我们的表现离英国和澳洲大学的水平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第二教育部长将本地大学与拥有悠久历史,在每名学生身上有更高拨款投入和拥有更高水平研究基础设施的发达国家大学作出不相称和不公平的比较,反而是百害而无一利的。因为我们的大学终究还是未达到如此的水平,反之应以此为努力的前进目标。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thesundaily.my/news/1334897 [2] The % of foreign students in the UK was 18% in 2013-2014 (http://www.ukcisa.org.uk/Info-for-universities-colleges–schools/Policy-research–statistics/Research–statistics/International-students-in-UK-HE/#) In Australia, the % of foreign students was 25% (http://www.australianuniversities.com.au/directory/student-numbers/)

Berapa ramai pelajar asing yang melepaskan tempat mereka di universiti-universiti bertaraf dunia di United Kingdom dan Australia semata-mata untuk datang ke Malaysia?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2hb Februari 2015 Berapa ramai pelajar asing yang melepaskan tempat mereka di universiti-universiti bertaraf dunia di United Kingdom dan Australia semata-mata untuk datang ke Malaysia? Semalam saya dikejutkan dengan

Tagged with:

How many foreign students gave up their places in world class universities in the UK and Australia to come to Malaysia?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22nd of February, 2015 How many foreign students gave up their places in world class universities in the UK and Australia to come to Malaysia? I was shocked

Tagged with:

强烈谴责发生在美国南部北卡罗莱纳州教堂山三名年轻有为的穆斯林学生被谋杀的枪击事件

(2015年2月12日)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稿 强烈谴责发生在美国南部北卡罗莱纳州教堂山三名年轻有为的穆斯林学生被谋杀的枪击事件 我强烈谴责于2015年2月12日在北卡罗莱纳州教堂山所发生的枪杀案。惨遭46岁凶手希克斯杀害的三名年轻有为的大学生分别是23岁的巴拉卡特,其21岁妻子优素尔及小姨拉赞。 虽然警方还未官方证实这宗枪杀案的真正动机,但我们不能排除,这是一名对所有宗教抱有极端意见的无神论者对三名穆斯林学生所展开的仇恨犯罪。因此,我们不许对任何性质的仇恨犯罪有所容忍,并应以最强烈的措辞予以谴责。 更可悲的是,我们在这起枪杀案牺牲了前途被看好的三个年轻生命。 巴拉卡特是一名在北卡罗莱纳州的教堂山大学就读牙科的大学生,并曾协助替北卡罗来纳州的德罕里的流浪者派发免费的牙科用具和食物。 不仅如此,巴拉卡特与其在2014年12月完婚的妻子优素尔也参与了在土耳其和中东地区的牙科医疗救援工作。优素尔将在2015年8月开始了她的牙科课程。而拉赞是在北卡罗来纳州罗利市的州立大学就读建筑和环境设计课程的,同时也是一个为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提供救济照顾的非政府组织-“美国伊斯兰救济组织”的支持者。 我曾就读杜克大学的政治学博士课程时,在北卡罗莱纳州的城市德罕(教堂山的20公里范围之内)住了6年。我一直都觉得教堂山的社区都是很安全,附近的居民都来自就读北卡罗莱纳大学的教授,职员和大学生。因此,我猜想教堂山附近的社区居民听了这起冷血的枪杀案悲剧而都一定会感到十分震惊。 与此同时,在发生了该悲剧后,令人鼓舞的是许多来自不同宗教,民族和背景的民众都涌现和齐聚一堂地谴责这起枪杀惨案。成千上万的人也在昨晚出席了由UNC所主办的烛光悼念活动(请参阅以下照片)。总而言之,通过从逆境之中团结起来的精神来激励大家才是这起事件的启发和意义所在。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Candlelight vigil organized at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Chapel Hill, on the 11th of February 2015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ourthreewinners/photos/a.503590726445565.1073741829.503485383122766/503831146421523/?type=1&theater

Mengecam sekerasnya pembunuhan tiga pelajar muda Islam di Chapel Hill, North Carolina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12hb Februari 2015 Mengecam sekerasnya pembunuhan tiga pelajar muda Islam di Chapel Hill, North Carolina Saya mengecam sekerasnya pembunuhan kejam tiga pelajar muda yang berpotensi di Chapel Hill, North

Tagged with: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