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恢复地方选举可以加强问责制度,更好地反映朝野政党的代表和提升行政的透明度

    (2015年1月25日)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恢复地方选举可以加强问责制度,更好地反映朝野政党的代表和提升行政的透明度

    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在1月23日发布文告表示,以会出现城乡发展鸿沟会导致社会不稳定和513种族冲突恐会重演为由,坚决反对恢复地方选举。[1]

    与其回应这种没有根据的声明,我要阐明的是,为何我们比以往更需要地方选举。恢复地方选举可强化地方问责、更好折射地方政治的代表性,以及强化市议会行政和拨款决策的透明度。

    提升地方政府的问责制度

    在担任了国会议员约一年半时间及分别与梳邦再也和加影地方市议会共事后,我也对地方县市议员有更深层的了解和敬意。当居民面对地方民生问题如非法垃圾,沟渠阻塞或路面坑洞时,县市议员其实应该是第一个回应的单位。在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中选的国会或州议员其实应该注重立法的工作事项,而县市议员则应负责处理地方的大小事宜。

    在马来西亚,惟因县市议员乃由州政府遴选,人民并不认识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负责的范围。大家不熟悉县市议员的主因之一,便是他们并非民选的。作为民选议员,我们时常也会接到来电帮忙处理他们的垃圾问题,理由是“我们(人民)有投票给你”,然而同样的口吻却不能用在县市议员。

    在现有制度下,地方县市议员负责的对象是他们所属的政党,而不是他们服务的人民。如果这些表现差劲的县市议员会因没有接获到民选国会或州议员的推荐的情况下无法连任,那问责文化依然是存在的。但是,现实中只要获得政党的保护,这些表现不佳的县市议员仍有可能继续留任。在许多情况下,来自不同政党的民选议员委任各自的县市议员,也导致了报告和问责制度更显得模糊不清。

    因而,地方选举是最有效恢复县市议员与居民之间的联系的方式,县市议员候选人必须竞选,并提出竞选承诺。这也能进一步地提升他们在人民心中的地位。同时,他们更有责任地照顾投票给自己的人民。这些无疑都是恢复地方选举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更好地反映朝野政党的代表

    延续目前的委任制度,州执政党仍会继续委任本身阵营的县市议员,并将另一个阵营的人选拒于门外。

    例如,伊斯兰党虽赢得了瓜拉登嘉楼所有四个国州议席,却在市议会没有任何代表。同样地,巫统在威省的21个州议席赢得其中的7席,但他们在威省市议会也是零代表。再来,民联在吉隆坡11个议席中赢得了其中9席,也在吉隆坡市议会没有一个代表。因此,地方选举能克服这个问题,让市议会都能反映朝野政党的代表。

    有了地方选举,基于两个原因,行动党不一定受益于城市选区的竞选。第一,其他政党与政治力量在本地崛起,因此城市地区的县市议员,不一定会由行动党完全包揽,绿色组织代表也可能中选。相比起难以依靠特定课题动员的非城市选区,在八打灵再也的城市地区,特定课题的代表,如反金白大道与保护动物组织人士,中选的机会反而会很高。

    第二,相较于513种族暴动发生之前,大马现在的种族组成结构已有所不同,在马来人大量从乡区迁徙至吉隆坡等城市的情况下,大部分城市的马来人甚至比华人还要多。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吉隆坡的马来人占45.9%,已超越了占总人口43.2%的华裔。大马的12个市政厅与37个市议会里,华裔人口占大多数的地区,只有6个而已这6个地方政府,分别是怡保、古晋南市、新山中区、诗巫、槟城与梳邦再也。[2] 换句话说,88%的城市地区含概多元族群。在大部分(城市)地区,马来居民占了大多数。即便是在八打灵再也,马来人占46.2%,而华裔只有39.6%。(请参考附录一)

    由于在上述的城市选区,马来社会多数人口是属于年轻人,才会使到该族群在上述部分城市地区的选民人数稍低.因此,有些人以多数城市地区是由华人控制,而指摘行动党牢控地方选举,这种说法明显是错误的。

    提升分配拨款预算过程的透明度

    最后,地方选举必须恢复是为了监督和提升预算的透明度。目前,我们都鲜少会参与地方议会的预算分配的讨论和审查。这可是一件影响很大的举措,例如,预算拨款分配的多寡,将会决定有多少游乐场被提升,有多少天桥被兴建,有多少拨款被花费在垃圾清理和公共清洁及有多少庭园会被绿化。

    有了更负责任,更好反映朝野政党的代表的民选地方议员,方能更好地对地方预算拨款作出制衡和监督。就如在野政党分别在中央和州政府所扮演监督预算分配的角色,一个更有民意代表的议员也能对地方政府的预算作出相等的监督工作。

    结论

    无论在恢复地方选举的课题上存在许多合理的探讨,例如要使用何种的选举制度,县市议员具体拥有的权利,选民的资格等等,可像是重演513种族冲突的忧虑绝对可以被排除在外。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Lampiran 1: Komposisi etnik 3 Dewan Bandaraya, 9 Majlis Perbandaran dan 37 Majlis Daerah di Malaysia menurut data bancian 2010.

    [1] http://m.harakahdaily.net/index.php/presiden/33425-pembangunan-bandar-bermasyarakat-madani

    [2] Some of these places have since been upgraded to city councils e.g. Petaling Jaya.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