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年圣诞,布城政府忘了帮助在秋杰路被边缘化的孩子和流浪者

    (2014年12月23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今年圣诞,布城政府忘了帮助在秋杰路被边缘化的孩子和流浪者

    在传统习俗的意义上,圣诞节就是欢庆互赠礼物的节日和让我们提倡多帮助一些弱势对象。可令人遗憾的是,在今年的圣诞节,在秋杰路地区被边缘化的弱势群体就获得了让人心碎的消息,因为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已决定停止拨款给两个过去一直都在照顾他们需求的非政府社区组织。

    根据报道,在12月19日,过去由政府通过马来西亚艾滋病委员会(MAC)提供给社会服务援助中心(PBKS)高达70万令吉的拨款将会从2015年开始起被终止。[1]自从2007年成立以来,PBKS就在非政府组织和政府之间维持一种合作伙伴关系,成为提供秋杰地区被边缘化援助的一站式中心。[2]根据新闻报道和志愿者的供词,[3]与之前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曾表示过,PBKS似乎正提供着与隆市议会一样重叠的服务。[4]但随着政府的拨款被终止,PBKS或许就面临了经济压力而影响到能否继续其服务的能力。

    不久后,根据2014年12月23日的报道,另一个由Yayasan Chow Kit所经营的项目-少年及青年中心(KL Krash Pad)也即将于2015年开始停止获得由政府部门所提供的30万令吉的拨款。[5]

    令人讽刺的是,实际上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整体运营拨款预算是已经翻了一倍,从2010年的10.4亿令吉增至2015年的20.4亿令吉!再来,提供社区福利(kebajikan masyarakat)的预算拨款也已经从2010年的1.956亿令吉增至2015年的3.146亿令吉,增幅足足高达61巴仙。作为运营PBKS和KL Krash Pad活动一年所需的100万令吉也只占了社会福利总预算的0.3巴仙而已。

    同一时期,部门整体和社会福利的预算拨款都在短短的5年内分别增加了100和60巴仙的情况下,有关政府部门是否还面临资金短缺的问题,导致不能继续拨款给每年约耗资100万令吉的项目呢?拿督罗哈妮部长又是否这样忍心地终止致力于服务在秋杰路被边缘化的孩子,穷人和流浪者的两社区组织的拨款呢?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group-undeterred-by-funding-cut-vows-to-keep-serving-chow-kits-needy

    [2]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opinion/lyana-khairuddin/article/being-a-part-of-the-solution

    [3] http://www.gua.com.my/seroja/kamu_dia/Amal_Firdausi_Lambang_Cinta_Abadi.html

    [4] 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4/07/05/Tengku-Adnan-I-know-the-plight-of-the-homeless/

    [5]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centre-for-chow-kit-street-kids-left-in-the-lurch-after-ministry-cuts-fundi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