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什么国会议员需要素质良好的国会研究助理呢?

    为什么国会议员需要素质良好的国会研究助理呢?

    根据很多人一般的观察,马来西亚议会很多时间看起来像是在浪费时间。率先脑海里出现最清晰的画面莫过于就是在国会上看到两侧的国会议员相互叫嚣 ,有者则以行为不检为由而被逐出议会或议员们群起撕纸抗议的场景。

    然而,在现场辩论和直播的媒体镁光灯之外,实际上一名国会议员可以扮演更多和重要的角色。为了让我们能成为更高效的立法议员,我们其实需要富有能力,经验和勤奋的国会研究助理。

    基本上,我们需要研究助理来帮助我们准备国会书面问答和演讲稿。一个好的研究助理将能够协助通过国会问答(包括口头和书面质询)和辩论期间梳理日内的重要民生问题并提出相关要点。例如一名国会议员需要善用十项口头和五项书面议会的机会找到恰当的平衡点,除了针对国家课题进行质询和获得有效的资讯外,同时也要处理与自己选区相关的民生问题。为了协助取得这种平衡,一个好的研究助理不仅要深入了解国家课题,而且也是要时刻注意选区的民生问题。除此之外,在国会辩论环节开始之前,研究助理也必须有能力了解法律文件和快速地整理出相关重点。一名国会议员在经验丰富的研究助理的配合下,是有能力将国会的所见所闻及时地整理出新闻稿和在国会外进行媒体发布会。就如我的行动党同志潘俭伟所说,在最理想的情况下,一名国会议员的新闻发布稿和国会演讲稿应是随手可得。

    除了一般的国会程序,一名国会议员在开会过程中是会收到很多重要文件的。例如,最近的年度财政预算总结会议期间,我就收到100份年度报告,7份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的报告,21份国会法案文件,5份(联邦政府)审计查司报告,26份(州政府)审计查司报告,国会口头提问的官方回复,国会会议长达28天的记录报告和5份与财政预算案的相关报告(请参阅下图)。不仅如此,我们陆续还有针对国会书面提问的1000份的官方答复。

    图片:(2014年10月至11月)在2014年预算案会议期间所获得的相关文件档案

    实际上,一名国会议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处理如此繁重的文件。因此,国会研究助理就是扮演如此不可或缺的角色。他必需能在这众多的资料中进行筛选和过滤,协助该国会议员选择重点提问或呈现。由于许多提供给国会议员的文件档案都并非公开予大众,因此该研究助理所扮演的角色就显得更重要了。再来,许多记者其实都没有时间和兴趣去查阅这些文件。所以,国会议员的使命就是在这些众多的报告和国会问答回复中发现蛛丝马迹和提出重要的课题。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国会议员正是依靠自己的研究助理来处理这些翻阅和过滤文件的初步工作。

    举个例子,我已经和即将翻阅的3份年度报告分别是为了要找出因PKFZ丑闻而造成的实际亏损状况而查看的巴生港务局的2013年度报告,为了分析整体学生贷款数量的增长和评估其可持续性而阅读的PTPTN贷款2013年度报告和为了查看国内的再生能源的近况的能源而翻看的可持续发展管理局(SEDA)2013年年度报告。其中,我之前也特别关注一份公帐会报告,主要是有关政府颁发工程合约,好让分别在邦咯岛,浮罗交怡岛,金马仑高原和刁曼岛可以兴建小型焚烧炉。这是因为我正在帮助居民抗议即将在甲洞柏林京花园所兴建每日可处理千吨垃圾的焚烧炉。

    有了富有能力和经验的国会研究助理,我相信能更有效地整理和揭露更多的重要课题。否则,这些课题往往很容易就消失在新闻媒体的镁光灯下。当国会没有议程时,一名国会议员的工作也没有因而停止。我们时刻要研究如何回应新的时事课题和国家政策,准备与公众互动的演讲活动,回应国家和地方议题的新闻媒体稿,研读和消化一份又一份新的分析报告等等。

    一个富有经验的和高效的国会研究助理是能提供非常显著的价值。研究助理不但可作为首席战略家,甚至可并延伸成为国会议员的左右臂膀。他或她可以优先关注国会议员所注重的领域,并时刻提供议员所必要的资料。因此,研究助理的工作不只是独立的国会议员重要的资产,同时也给该议员的办公室,选区,甚至是整的党带来宝贵的价值。

    因此,当你下次还想要问国会议员要求加薪是否合理之前,或许更贴切的问题应该是国会议员是否值得拥有素质良好的国会研究助理。一个真正好的国会研究助理是值得重金犒赏的待遇。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