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內政部副部長的国会回复清楚地显他并不了解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CRC)的内容

    (2014年11月26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声明

    內政部副部長的国会回复清楚地显他并不了解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CRC)的内容

    议长昨天针对半島电視台通过一部名为“大马被遗弃的一群”纪录片揭露在马的难民与寻求庇护者遭遇不人道对待的课题,而给于国会议员进行一个小时辩论。 这次辩论是通过援引议会常规第18条(1)而被允许的,因为议长裁定这项议案是符合(一)有特定性(二)公共利益和(三)紧急动议。这次的紧急动议由我的同志,泗岩沬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在国会提呈的。

    可令人遗憾的是,即使內政部副部長旺朱乃迪曾接受了该半岛电视新闻台节目的采访,但从他的回答已清楚地显示,他并不了解该指控的严重性。

    此外,副部长的回复也突显他对由政府签署的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UNCRC)是一无所知的。

    在昨天的辩论环节中,我也指出这部纪录片所曝露的两个例子,显示马来西亚是如何违反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一,一名缅甸难民在分娩过后,便在与自己的孩子分开的情况下被关起来。第二,来自阿富汗的难民也向半岛电视台记者透露,他只被允许每个月和同在一间扣留所的儿子见面,甚至在一年后,他的儿子竟然已认不出自己的父亲。

    我是依据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分别是第4,8,9,10,20和22的6项条例来为以上两个违反公约的例子提供注解。

    诚如部长在访问时所说,政府是基於人道的立场,出于小孩更适宜在父母身边生活的因素,因而才安置這些难民的小孩与在扣留营內的父母生活。

    这已完全忽略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所赋予保护儿童自由的条规,包括一名孩子只能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考虑被拘留,并以最短和恰当的时间为依据。

    显而易见的,该阿富汗父亲的孩子被关押在同一扣留所长达一年的现象也违反了上述公约。此外,副部长刚才所提到政府的人道立场也完全站不住脚,因为该名父亲只能每一个月才与孩子见面,甚至孩子无法辨认自己陌生的父亲!

    这也显示旺朱乃迪副部长并没有具体地回答到我有关阿富汗难民和他的孩子所面临的问题。或许副部长本身甚至也还没有观看该部纪录片!

    难民被揭露在扣留中心所面临种种的困境并不是新鲜的报道。前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委员詹行琼曾在2008年12月5日通过一份报告来揭露这些现象。令人遗憾的是,如果政府还是抱持着否认症候群的态度来继续处理这些课题的话,那未来这些难民的待遇和马来西亚的国际声誉仍会受到进一步的损坏。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附录: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相关条文

    第四条

    缔约国应采取一切适当的立法、行政和其他措施以实现本公约所确认的权利。关于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缔约国应根据其现有资源所允许的最大限度并视需要在国际合作范围内采取此类措施。

    第八条

    1.缔约国承担尊重儿童维护其身份包括法律所承认的国籍、姓名及家庭关系而不受非法干扰的权利。

    2.如有儿童被非法剥夺其身份方面的部分或全部要素,缔约国应提供适当协助和保护,以便迅速重新确立其身份。

    第九条

    1.缔约国应确保不违背儿童父母的意愿使儿童与父母分离,除非主管当局按照适用的法律和程序,经法院审查,判定这样的分离符合儿童的最大利益而确有必要。在诸如由于父母的虐待或忽视、或父母分居而必须确定儿童居住地点的特殊情况下,这种裁决可能有必要。

    第十条

    1.按照第9条第1款所规定的缔约国的义务,对于儿童或其父母要求进人或离开一缔约国以便与家人团聚的申请,缔约国应以积极的人道主义态度迅速予以办理。缔约国还应确保申请人及其家庭成员不致因提出这类请求而承受不利后果。

    第二十条

    1.暂时或永久脱离家庭环境的儿童,或为其最大利益不得在这种环境中继续生活的儿童,应有权得到国家的特别保护和协助。

    第二十二条

    1.缔约国应采取适当措施,确保申请难民身份的儿童或按照适用的国际法或国内法及程序可视为难民的儿童,不论有无父母或其他任何人的陪同,均可得到适当的保护和人道主义援助,以享有本公约和该有关国家为其缔约国的其他国际人权和(或)人道主义文书所规定的可适用权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