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为什么政府官联企业和国有企业没有偿还政府贷款的解释

    (2014年10月29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关于为什么政府官联企业和国有企业没有偿还政府贷款的解释

    昨天,我质询政府为什么未能对付拖欠政府数百万令吉贷款的私人企业。今天,我则想特别强调,即使是政府官联企业和国有企业也不会偿还拖欠中央政府的贷款。

    上述图表一显示在2012年因无法偿还中央政府贷款的政府官联企业名单。在2012年,所有官联企业的拖欠款项总数累积高达13亿令吉。这些企业原本需要在2012年偿还高达6.404亿令吉,后来却只成功偿还2.222亿令吉(即是35巴仙)。到了2012年底前,这些企业未偿还中央政府贷款的总数已高达45亿令吉。

    无法完全偿政府贷款的企业包括了Indah Water Konsortium (IWK),在2012年没有办法偿还1.65亿令吉的贷款,未偿还的贷款也从2012年底的19.4亿令吉增加至超过20亿令吉。另外,这也包括了根据最新报表,很多拥有净盈利纪录的企业,例如赛城的主要开发商,Cyberview,在2013年的税后盈利高达470万令吉。Malaysian Debt Ventures在2013年的税后盈利为2370万令吉。Composites Technology Research Malaysia(CTRM)在2012年的税后盈利为1200万令吉。

    因此,这些国有企业偿还贷款的失败凸显了以下两个问题。

    首先,为什么政府缺乏足够的内部流程来确保这些尤其是具有盈利的企业适当地偿还它们的政府贷款?为何当这些企业似乎正享受着特定的“赦免通行证”,其余的高教贷款者则要接受更严厉的对付,甚至包括被警告有可能列入银行的信用黑名单呢?为什么中央政府在对待拖欠贷款的个人和企业持有双重标准呢?

    其次,若企业是基于现金流短缺,差劲的盈利能力和负储备而出现偿还政府贷款的难度,政府还会继续投入多少金钱来“拯救”这些企业呢?其中的例子就有IWK,其总资产为1亿令吉,却面临2.13亿令吉的亏损和12亿令吉的负储备金。因此,为什么政府持有不一致的态度,一方面对拖欠高教基金的贷款者采取严厉的财政纪律处分,但却又在同一时间继续出手“拯救”这些国有企业呢?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