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October 2014

首相纳吉保证上诉庭“阿拉”字眼案的裁决不会影响沙砂两州的基督徒的说法完全并不可靠和不可信

(2014年10月31日)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首相纳吉保证上诉庭“阿拉”字眼案的裁决不会影响沙砂两州的基督徒的说法完全并不可靠和不可信 在2013年10月,自从上诉庭判决禁天主教刊物[先驱报]使用“阿拉”字眼后,首相纳吉曾向沙砂两州的基督徒保证联邦内阁拟出的10点方案,以允许沙砂两州的基督徒使用“阿拉”字眼的决定,保持不变。[1] 可是,根据昨天10月30日的报道,一批含有“阿拉”字眼的基督教刊物和光碟于上星期六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被执法当局没收。过后,经过进一步的查明,这批物品其实是由一名正在回去他所居住的沙巴州的基督徒从印尼棉兰岛所购买的。[2] 若此属实,那这就证明了首相纳吉对沙砂两州的基督团体所作出的承诺是完全不可靠和不可信的。同时,这也印证了砂拉越牧師团契早前所认为我国首相纳吉在此“阿拉”课題上所发表的保证,根本沒有任何依据的原則。[3]此时,再次发生含有“阿拉”字眼的基督教物品被没收的事件已清楚地显示了沙砂两州的基督徒并无获得任何保障,以确保从印尼进口并途径吉隆坡国际机场或其他机场的圣经是不会被执法当局没收或扣押的。早前,上诉庭基于使用“阿拉”字眼“并不构成”基督教信仰的重要部分而维持原判(禁止先驱报使用“阿拉”字眼)的裁定。 这次的没收行动也凸显了中央政府彻底违反了联邦宪法第11条款所保障的宗教自由的基本权利。另外,当我们正捍卫着宪法所赋予最根本的权利来保障人民的宗教自由时,凸显了政府也无法再掩盖其失败,继续打着“一国两制”的幌子,来承诺实施分别沿用在马来西亚半岛和沙巴州的两套法律。 在此,我呼吁首相命令内政部立即归还属于该名沙巴基督徒的物品。除此之外,我也呼吁首相命令内政部不要针对高等法庭早前所谕令内政部归还含有“阿拉”字眼的基督教教材光碟,予砂拉越美拉瑙族女子吉尔艾琳(Jill Ireland)而进行上诉。[4]若非这样做,只会进一步显示首相是名没有能力确保他自己部长履行对人民的承诺的“无牙老虎”。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1]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4475 [2]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malaysia/article/in-latest-allah-incident-christian-cds-and-books-seized-at-klia2 [3] http://www.barubian.net/2014/06/no-basis-for-najib-to-give-assurance-on.html [4]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malaysia/article/no-release-of-christian-cds-while-ministry-appeals-jill-ireland-ruling

Jaminan Najib bahawa penganut Kristian Sabah dan Sarawak tidak akan terjejas oleh keputusan Mahkamah Rayuan terhadap keputusan “Allah” terbukti langsung tidak boleh dipercayai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31 Oktober 2014 Jaminan Najib bahawa penganut Kristian Sabah dan Sarawak tidak akan terjejas oleh keputusan Mahkamah Rayuan terhadap keputusan “Allah” terbukti langsung tidak boleh dipercayai Pada Oktober 2013,

Tagged with:

Najib’s assurance that Sabah and Sarawakian Christians will not be affected by the Court of Appeal ruling on the ‘Allah’ verdict has proven to be completely undependable and unreliable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31st of October 2014 Najib’s assurance that Sabah and Sarawakian Christians will not be affected by the Court of Appeal ruling on the ‘Allah’ verdict has proven to

Tagged with:

关于为什么政府官联企业和国有企业没有偿还政府贷款的解释

(2014年10月29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媒体新闻声明 关于为什么政府官联企业和国有企业没有偿还政府贷款的解释 昨天,我质询政府为什么未能对付拖欠政府数百万令吉贷款的私人企业。今天,我则想特别强调,即使是政府官联企业和国有企业也不会偿还拖欠中央政府的贷款。 上述图表一显示在2012年因无法偿还中央政府贷款的政府官联企业名单。在2012年,所有官联企业的拖欠款项总数累积高达13亿令吉。这些企业原本需要在2012年偿还高达6.404亿令吉,后来却只成功偿还2.222亿令吉(即是35巴仙)。到了2012年底前,这些企业未偿还中央政府贷款的总数已高达45亿令吉。 无法完全偿政府贷款的企业包括了Indah Water Konsortium (IWK),在2012年没有办法偿还1.65亿令吉的贷款,未偿还的贷款也从2012年底的19.4亿令吉增加至超过20亿令吉。另外,这也包括了根据最新报表,很多拥有净盈利纪录的企业,例如赛城的主要开发商,Cyberview,在2013年的税后盈利高达470万令吉。Malaysian Debt Ventures在2013年的税后盈利为2370万令吉。Composites Technology Research Malaysia(CTRM)在2012年的税后盈利为1200万令吉。 因此,这些国有企业偿还贷款的失败凸显了以下两个问题。 首先,为什么政府缺乏足够的内部流程来确保这些尤其是具有盈利的企业适当地偿还它们的政府贷款?为何当这些企业似乎正享受着特定的“赦免通行证”,其余的高教贷款者则要接受更严厉的对付,甚至包括被警告有可能列入银行的信用黑名单呢?为什么中央政府在对待拖欠贷款的个人和企业持有双重标准呢? 其次,若企业是基于现金流短缺,差劲的盈利能力和负储备而出现偿还政府贷款的难度,政府还会继续投入多少金钱来“拯救”这些企业呢?其中的例子就有IWK,其总资产为1亿令吉,却面临2.13亿令吉的亏损和12亿令吉的负储备金。因此,为什么政府持有不一致的态度,一方面对拖欠高教基金的贷款者采取严厉的财政纪律处分,但却又在同一时间继续出手“拯救”这些国有企业呢?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Jelaskan mengapa Syarikat GLC dan Syarikat Milik Kerajaan tidak membayar balik pinjaman kerajaan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9 Oktober 2014 Jelaskan mengapa Syarikat GLC dan Syarikat Milik Kerajaan tidak membayar balik pinjaman kerajaan Semalam, saya bertanya mengapa kerajaan tidak memburu syarikat-syarikat swasta yang gagal membayar balik

Tagged with: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