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府应保障就读首要大学医药系的学生们的利益应,并应暂缓耗资23亿令吉给首要大学校园的兴建工程。

    (2014年8月18日)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媒体声明

    政府应保障就读首要大学医药系的学生们的利益应,并应暂缓耗资23亿令吉给首要大学校园的兴建工程。

    根据2014年7月31日的报道,享誉国际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已经决定终止与首要大学医药研究院(PUGSOM)的合作关系[1],因为后者经常延迟付款给坐落于首要大学校园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甚至现已长达12个月未付款。

    在2011年9月12日, 首相纳吉隆重地推介了首要大学(Perdana University)。[2] 在其演讲中,首相当场宣布为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合作的医学课程招收30名首批学生。其中,有近50位的学生将会获得公共服务局奖学金的赞助。[3] 这项课程在每名学生身上预计花费高达100万令吉。[4]

    在PUGSOM课程下,第一批学生预计将在2015年毕业。随着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宣布结束合作关系,那首要大学和大马政府的首要责任便是要找到一个公平和透明的方式来确保在PUGSOM计划下的学生能如期毕业。[5] 再来,我们也不能忘记PUGSOM课程实际上是一个研究生课程,这意味着目前就读的学生都已拥有一个学士学位。然而美国的医学院,就像法学院一般,是一个博士课程,而这意味着惟独拥有本科硕士学位的学生才能申请这些课程。因此,我们并不能为了寻求解决方案而轻率地建议将这些PUGSOM学生转移到首要 大学 -爱尔兰皇家医学院去就读为期5年的医学课程。最终,校方都应向被影响的相关学生和家长们提供适当的咨询和辅导。

    此外,政府也应立即停止提供公共服务局奖学金给进入首要大学就读PUGSOM课程及PU-RSCI课程的学生们,因为该大学的业主-学术医疗中心公司能否有继续经营下去的能力仍是备受质疑的。根据该公司所提呈给公司委员会的财务账目,截至2013年底,学术医疗中心公司拥有高达1.89亿令吉的负储备资金和6360万令吉的亏损。有鉴于此,我们更不能掉于轻心,以免牺牲掉医学生现在和未来的权益。

    最后,政府应立即停止对耗资23亿令吉的公共私营合作制所进行的任何拨款,包括该项目预料在首要大学校园计划建设拥有600个床位的教学医院。[6] 而实际上,这个项目被分配给学术医疗中心公司的母公司-Chase Perdana,也引起众多争议。为何一家建筑公司会被允许颁发土地和执照来经营医药大学呢?为何该学术医疗中心公司的母公司可以被获颁该大学校园的建筑工程项目呢?

    我自己也有机会曾与一些首要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学院里的教授进行过非正式的互动和交流,并发觉他们都是非常热爱教学,同时也极力珍惜能在马来西亚作研究的机会。从这个部落格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如何鼓励报名PUGSOM课程的学生要勇于发问和具有更批判性的思考能力。[7] 可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学院教授已不再有这样的机会,而PUGSOM学生也即将会和教授们结束师生关系了。

    我衷心希望这一次的公共私营合作制不会变相成为“公共大盗合作制”,即涉及相关的私营部门罔顾大众利益而从中大捞一笔。

    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

    [1]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top-us-medical-school-cuts-ties-with-perdana-u-over-money

    [2] http://www.pmo.gov.my/?menu=speech&page=1676&speech_cat=2&news_id=521

    [3] http://malaysia-scholarship.net/2011/06/28/perdana-university-graduate-school-of-medicine-scholarships/

    [4] http://thepugsomites.wordpress.com/2012/06/17/letter-from-malaysia/

    [5] http://perdanauniversity.edu.my/pugsom/programmes/

    [6] http://www.chaseperdana.com.my/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160

    [7] http://thepugsomites.wordpress.com/2012/06/17/letter-from-malaysia/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