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州宗教局以后是否会禁止穆斯林出席其他宗教的节日庆典和仪式呢?

    (2014年6月5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雪州宗教局以后是否会禁止穆斯林出席其他宗教的节日庆典和仪式呢?

    我非常震惊地得知雪州宗教局副总监阿末查基针对雪州宗教局于6月1日前往搜查或干扰这场在八打灵再也兴都庙举办的婚礼所作出的回应。根据报道,他作出以下辩解:

    “例如,如果拉斐尔纳达尔(Rafael Nadal,西班牙网球好手)来到马来西亚,并前往教堂,我们必须调查,因为他拥有穆斯林名字。因此,请别下定论。”[1]

    首先,辩称拉斐尔纳达尔是拥有穆斯林名字是一个非常滑稽的说法。据我所知,无论是拉斐尔或纳达尔,这些名字都已被世界任何地方的穆斯林社群广泛使用。因此,使用纳达尔为穆斯林名字的例子来辩解已清楚地突显了雪州宗教局副总监阿末查基的无知。

    其次,特别是来自沙巴和砂拉越,已有许多马来西亚的非穆斯林拥有像是穆斯林的名字。例如,表现管理及传递单位(PEMANDU)的首席执行员,依德利斯贾拉上议员尽管是一名来自砂拉越巴里奥(Bario)的卡拉毕(Kelabit)基督徒,但却拥有像是穆斯林的名字。那这是否意味着若雪州宗教局接获公众投报拥有依德利斯贾拉名字的人前往雪兰莪的任何教堂,便会依法对这个人进行调查呢?

    其三,雪州宗教局副总监是否在暗示会对任何出现在非穆斯林宗教场合的穆斯林进行调查呢?然而,关键的是,作为一名穆斯林,是否就不应该在任何节日庆典中参观教堂,华人或印度寺庙呢?举个例子,(行动党党报)火箭报的其中一名党员,最近在梳邦再也的教堂里进行结婚仪式,过程中大家高唱基督教歌曲和诵读圣经的章节。同时,行动党里的许多包括来自马来出版社Roketkini的马来同事 ,都有出席这一场教堂婚礼。所以,若雪州宗教局接到有马来人出席这场婚礼的投报的话,那他们也是否会对这场婚礼进行搜捕或检举行动呢?再来,在雪兰莪州的所有非穆斯林同胞是否以后应该停止邀请马来朋友来出席任何在非穆斯林的宗教场合所举行的婚礼或节日庆典呢?同理,马来西亚的穆斯林政治人物是否也应停止出席任何在非穆斯林的宗教场合所举行的任何活动呢,因为这样邀请的举动可以被视为非穆斯林正在进行传教活动。

    雪州宗教局毫不敏感所采取的这次搜捕活动和该局副总监所发表的无知言论,已清楚显示了宗教局缺乏敏感度,在没有考虑到雪兰莪州非穆斯林社群的心情,便过度热心地对这次的投报进行调查。雪州宗教局不应继续采取“先行动,后思考”的作业程序,而是尊重非穆斯林宗教场合的神圣性,并在进行类似涉及非穆斯林的行动前,理应先咨询和寻求雪州政府的批准。[2]

    最后,雪州宗教局所采取的一系列行动,包括扣查属于马来西亚圣经公会(BSM)的马来文版本的圣经和在2011年突击八打灵百乐镇卫理会(DUMC)事件,只会加强非穆斯林在雪州被“围攻“的公众印象,甚至进一步恶化雪州和国内其他地方的种族关系。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

    [1]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jais-denies-raiding-hindu-temple-says-wanted-to-speak-to-bride-about-her-re

    [2]https://my.news.yahoo.com/mb-jais-action-embarrassment-072636971.html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