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对安顺补选成绩的看法

    安顺(6月1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我对安顺补选成绩的看法

    正如我们之前所预测,安顺补选将会是一场激烈的选战。最后,行动党无法凭着67巴仙的投票率来保住江山,而是以238票之差痛失安顺区的国会议席。直至最后一个投票站的成绩出炉前,行动党的候选人黛安娜,实际上仍然领先对手25票。可令人遗憾的是,最后一个双溪武吉士投票站正好是国阵巫统的强区。因此,最终我们在该区输了263张多数票。

    行动党提名黛安娜为年轻女性候选人上阵补选的决定,一定程度上是大胆和有风险的战略。早前,我在撰文探讨为什么黛安娜在安顺补选将会居于下风时,也对此选情进行分析并揭露其风险。[1]在该分析中,我针对行动党的选情提出了两种可能性的推测,其中一个是相对乐观,而另外则是比较悲观的。令人遗憾的是,最终出炉的结果是应验后者的推测。

    根据分析里比较悲观的推测,华裔支持率或许会从2013年大选的85巴仙下降到70巴仙(跌幅15巴仙)。鉴于我们在选前一直都获得华裔积极的回应,特别是在最后一晚的竞选大更会取得支持者踊跃的出席,因此华裔支持率的滑落的确令我们感到意外。

    同样比较悲观的分析也推测印裔支持率可能会从上届大选的62巴仙下跌到50巴仙(跌幅10巴仙)。

    无论如何,令人欣慰的是,从2013年大选取得的25巴仙马来选票在这次补选轻微地上升至28巴仙(增幅3巴仙)。在其余的6个主要得到投票站,由于我们早前没有预料到马来支持率的增加,因此行动党普遍上获得更多马来选票(增幅从0。7巴仙至3。4巴仙)的现象是一项令人鼓舞的事情。

    再来,这场补选成绩应从短期的地方因素以及长远的国家议题两方面来进行分析。

    从地方因素来分析的话,行动党败选的原因,包括两名候选人的种族和出生背景、首相纳吉承诺马袖强胜选将受委为部长、选民普遍上认为补选对国家政治版图没有影响、国阵一如既往所派发的补选糖果和发展承诺以及选民缺乏关心这次补选所导致低投票率。而这些地方因素往往都不会对全国大选造成同样的冲击和影响。

    在全国议题上,民联领导层也需要进一步反思和分析:尤其是华社关注伊刑法课题所可能带来的冲击;印裔社会对如瓦塔慕迪辞去首相署副部长职的兴权会议题缺乏共鸣,造成兴权会效应消退;以及民联在针对这种与安顺类似,即缺乏基本设施和网络相对不方便的半城市混合选区所提出的竞选诉求和战略。

    除此之外,我们民联在未来还必须面对和反思以下的课题:

    首先,鉴于民联在伊刑法课题出现分歧,党选产生的内部问题,雪州民联政府所面对的领导纠纷,和发生“阿拉”字眼和马来文圣经风波等不利因素情况下,下一届大选是否还能维持如同2013年大选的高投票率呢?谁也无法保证这些课题不会继续在来届大选前进一步发酵,若是如此,很多选民或许就选择不回来投票。届时,全国各议席便可能会重演安顺类似的困境,造成行动党由于选民的投票率低,而输掉该议席。

    其次,民联能否在类似安顺的半城市选区,提出更具说服力的论述?相比起打击贪污和杜绝种族政治等论述,这些选区的人民似乎对于发展承诺比较受落。接着,民联比较脆弱的议席还包括木歪、岜吉里、劳勿、武吉干当、居銮、瓜拉吉打,还有数个国阵较脆弱的议席如文冬、金马仑、拉美士,岜眼色海等等。为了捍卫和赢取这些议席,民联必须建立一套完全与全国层级不同而相反的策略。

    其三,作为一个政党联盟,民联能否善用其形象来争取更多年轻选民的支持?毫无疑问的,相比国阵成员,民联的年轻国会议员更具魅力和有公信力。无论如何,年轻选票始终是很浮动的,极容易倾向国阵。因此,民联面对的挑战是,如何提供尤其是年轻马来领袖所需的舞台,好让他们有能力去展现创意的想法和提呈可靠的政策,来进一步说服年轻选民,他们与国阵相比较之下,更适合能领导这个国家。

    再来,我们可以从黛安娜在安顺竞选运动所引起的回响略窥一二。根据我的观察,黛安娜顿时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和她在马来青年社会所掀起的激情可说是盛况空前。而且,黛安娜成为候选人的现象,也引起玛拉工艺大学(UiTM)学生的纷纷热议,甚至他们都不抱负面的态度来讨论行动党。不仅如此,一位就读牛津大学的马来西亚留学生也特别撰写了一篇文章,里头引用黛安娜的例子,来探讨马来青年选择摒弃巫统的原因。[2]另外,玛丽娜(马哈迪女儿)也在回应这个现象时称赞黛安娜的思考和表达能力。[3]

    回到安顺来看,黛安娜所到之地更是获得了青年和小孩们热烈的反应,虽然他们大多数暂时都不是选民,但有朝一日他们终究还是当地的选民。因此,像黛安娜般的青年领袖届时便会占有一定程度的优势。

    再来,我们可以从黛安娜在安顺竞选运动所引起的回响略窥一二。根据我的观察,黛安娜顿时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和她在马来青年社会所掀起的激情可说是盛况空前。而且,黛安娜成为候选人的现象,也引起玛拉工艺大学(UiTM)学生的纷纷热议,甚至他们都不抱负面的态度来讨论行动党。不仅如此,一位就读牛津大学的马来西亚留学生也特别撰写了一篇文章,里头引用黛安娜的例子,来探讨马来青年选择摒弃巫统的原因。另外,玛丽娜(马哈迪女儿)也在回应这个现象时称赞黛安娜的思考和表达能力 。回到安顺来看,黛安娜所到之地更是获得了青年和小孩们热烈的反应,虽然他们大多数暂时都不是选民,但有朝一日他们终究还是当地的选民。因此,像黛安娜般的青年领袖届时便会占有一定程度的优势。

    尽管行动党在这次的安顺补选败北,但我们尝试打破种族和性别藩篱的努力,已为未来开拓了新的版图。经过安顺补选后,我很确信更多马来青年将会开始视行动党为一个未来实现政治目标的平台。最后,我也有信心,更多年轻人将会继续支持民联去追求摒弃种族的政治理想。有鉴于此,民联非但不会后退,而且会向前迈进来面对接下来的挑战。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

    [1] http://ongkianming.com/2014/05/27/press-statement-why-dyana-sofya-is-the-underdog-in-teluk-intan/

    [2]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opinion/yasmin-disney/article/dyana-and-umno-why-are-young-malays-abandoning-the-party

    [3]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malaysia/article/she-can-think-she-can-write-she-can-articulate-marina-mahathir-says-of-smar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