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何高达30兆瓦(MW)电量的电力回购制度(FIT)配额,是通过直接协商的方式,被颁给一家由巫统区部领袖所拥有的斗湖绿能(TGE)公司?

    (吉隆坡5月2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为何高达30兆瓦(MW)电量的电力回购制度(FIT)配额,是通过直接协商的方式,被颁给一家由巫统区部领袖所拥有的斗湖绿能(TGE)公司

    由于数量有限和可以从中获得再生能源潜在的财政补贴,马来西亚电力回购制度(FiT)的配额都有非常高的需求。由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耗费了几百万令吉所推行的电力回购固打的电子申请(E-FIT)系统,提供一个更透明的平台来分配涵盖各个类型,包括沼气,生物质能,水能和太阳能光伏的电力回购制度(FIT)配额.

    近期,能源、绿色工艺和水务部,决定放弃电力回购固打的电子申请系统而通过直接协商的方式,将30兆瓦(MW)的电力回购固打颁给一家沙巴的斗湖绿能(TGE)有限公司,以兴建大马第一座地热发电厂。

    斗湖绿能(TGE)有限公司宣布被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KETTHA)于2013年11月8日获颁电力回购制度配额(FIT),并正在斗湖的亚拔士基里(Apas Kiri)兴建全马第一间地热发电站。[1] 我的同事,来自沙巴斯里丹绒的州议员陈泓缣也通过去年11月18日所获得沙巴州议会的回复来证实上述消息(附录1)。可是,再生能源机构并没有在该网站公布此消息!

    根据2013年9月份对公司委员会的检查记录,我发现这家斗湖绿能公司里拥有52巴仙股份的大股东无非就是来自沙巴巫统实必丹区部青年团团长,Yamani Hafez bin Musa和沙巴州首席部长拿督慕沙阿曼(Musa Aman)的儿子。而根据2014年5月的最新记录,现在该公司的最大股东已改成为前任沙巴巫统青年团团长和现任巫统山打根区青年团副团长的亚旺卡丁(Awang Kading Tang)。(附录2)

    因此,我敦促麦西慕奥克利(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部长和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的首席执行员拿汀芭丽雅马力交待和回答以下问题:

    1. 高达30兆瓦(MW)电量的电力回购制度(FIT)配额是否已通过直接协商的方式被颁给斗湖绿能公司呢?
    2. (政府)在2013年12月24日宪报公布将地热能源列进再生能源法令列表里面,因此该公司由怎么可能在2013年11月8日就获得电力回购制度(FIT)配额?
    3. 部长是否已凌驾于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来决定颁发电力回购制度(FIT)配额给斗湖绿能(TGE)呢?
    4. 在电力回购制度(FIT)下的地热能源的回购价格是多少?
    5. 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KeTTHA)是否会通过直接协商的方式来被颁发更多的电力回购制度(FIT)配额,特别是超过425kWh的太阳能电力回购配额。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首席营运员阿里阿斯卡(Ali Ashkar)曾在一场汇报会表示,超过425kWh的太阳能电力回购固打申请,必须通过网下的方式提呈申请,并由部长决定。若这属实,即设立的电力回购固打的电子申请系统只对少过425kWh的申请者有效而超过425kWh的申请则由部长决定,那这对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将会是一大笑话。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附录1: Jawapan kepada YB Chan Foong Hin, ADUN Sri Tanjong, pada 18hb November 2013 di DUN

    附录2: Pemegang syer majoriti untuk Tawau Green Energy (TGE) dari carian syarikat pada September 2013 dan Mei 2014

    Carian Suruhanjaya Syarikat dari September 2013 yang menunjukkan Yamani Hafez bin Musa sebagai pemegang syer majoriti 52% untuk Tawau Green Energy


    Carian Suruhanjaya Syarikat dari Mei 2014 yang menunjukkan Awang Kadin Tang sebagai pemegang syer majoriti 52% untuk Tawau Green Energy


    [1] http://www.tgepower.com/announcement.html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