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会包容委员会可以扮演如同人权委员会的角色来密切监督政府在各人权领域的扶弱政策。

    (吉隆坡4月10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社会包容委员会可以扮演如同人权委员会的角色来密切监督政府在各人权领域的扶弱政策

    在3月27日,掌管经济策划组的首相署部长阿都瓦希(Abdul Wahid Omar )在针对我的社会包容案的提呈时,回答议会表示,“国家不需要社会包容法案,因此政府不会将之列为考虑事项。”[1] 眼见国内日益严重的赤贫问题,这无疑是令人失望的回复。

    虽然国家的赤贫水平已经在过去的50年已显著地减少,但事实上,在520万个家庭中有80巴仙,是符合参与第一轮的一马援助金(BR1M)的资格。相对的,这就清楚地表示了这个国家的赤贫困问题仍需要被关注的。最近, 财政部副部长拿督阿末马斯兰指出,相比BR1M 1.0的26亿令吉和BR1M 2.0的45亿令吉,政府将会在未来发放45亿令吉的一个大马人民援助金BR1M 3.0,预料造惠790万人。[2]

    日前,和丰国会议员再也古玛 (Dr Jeyakumar)是在我的支持下向国会提呈题为2014年社会包容法的私人法案,主要建议是成立一个社会包容委员会,来密切监督政府的扶弱政策和在有必要的时候为当局提供适当建议。社会包容委员会的角色是如同监督政府在各职责领域的人权记录的人权委员会(SUHAKAM)。举个例子,两个委员会都有权利针对任何必要的投诉来展开调查[3]和在一些被关注的社会领域里进行民意调查和作出进一步的研究。[4]

    在过去的记录,人权委员会在广泛的社会领域都致力推动保护人权的工作,包括监督针对警察虐待和暴力,土著族群的土地权利,儿童权利,妇女权利的投诉,和不断加强高等院校学生对人权保护的意识。在最近2013年人权委员会的年度报告中,他们也针对2013年防范罪案 (修正与扩充) 法案中许多有不足的地方提出相对的建议。同时,人权委员会的努力也进一步向政府施加压力,以便对其行为负责,包括回应人权委员会2012年的年度报告。

    社会包容委员会可以扮演如同人权委员会的角色,来监督和确保政府完善的扶弱政策。有鉴于此,国会应该接受这项2014年社会包容法的提呈,让国会议员辩论。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