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詹姆士道达沃斯是否有隐瞒事实,咖啡山的废物焚化炉所释放的二恶英毒气含量每个月是否有被检测?

    <吉隆坡4月5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詹姆士道达沃斯是否有隐瞒事实,咖啡山的废物焚化炉所释放的二恶英毒气含量每个月是否有被检测?

    在辩论感谢最高元首施御词时,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詹姆士道达沃斯在回复由后座议员所提出的课题时,说位于森美兰咖啡山的废物焚化炉所释放的二恶英毒气含量每一个月都会被进行检测工作。这是当我问起副部长,有关针对位于上述地址的焚化炉的二恶英毒气含量所作出的检测工作到底进行多少次时所得到的回复。而在之前,拉沙区(Rasah)国会议员陆兆福则曾质询该部门,位于森美兰咖啡山的废物焚化炉在合约于2015年2月28日到期后,将会被重新安置在哪里。

    过后,根据环境影响评估报告(EIA)和环境部指南(DOE),当我告知副部长有关焚化炉的二恶英毒气含量的检测工作只会在每年进行一次,而并非每个月一次。而针对此事,副部长则辩称他是根据在古晋的焚化炉经验才这样回复的。

    当翻阅经营森美兰州咖啡山焚化炉的UEM-Enviro(也是Kuali Alam有限公司的母公司)的2012年及2011年的年度可持续发展报告时,我感到非常震惊。根据这份报告的内容指出,监视焚烧炉排放物的数个监测站所提供的2012年报告中的第75页有提到 “记录了一些包括二恶英和呋喃等的有毒空气污染物。这些空气污染物可能是由废物焚化炉所造成的。”[1]

    可是,在报告里的第82页,当我正继续往下翻看里面所发布的一堆监测结果时,竟然发现没有公布二恶英和呋喃含量的测量水平。(请参考以下附录1)

    同时,在2011年的报告里,我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根据2011年报告里的第50页,有提到二恶英和呋喃含量水平的检测工作记录,但却最后没有被公布出来。(请参考以下附录2)[2]

    换言之,不仅是在西马半岛的大型废物焚化炉里的二恶英和呋喃毒气含量的检测工作并没有每月被定期进行,而且这些检测结果也不曾在经营废物焚化炉公司的2011年和2012年环境可持续发展报告里被刊登过。因此,这是否意味着隶属国家天然资源和环境部底下的环境部(DOE),并没有尽到应有的责任作好执法工作呢?若真是如此,那我们又要如何相信环境部(DOE)能确保拟定在甲洞柏林京花圆建设的垃圾焚烧厂遵守良好的空气质量标准呢?

    在此,我呼吁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要公开从2011年至2013年,位于森美兰咖啡山废物焚化炉的二恶英和呋喃毒气含量的检测信息和有多频繁作出这些检测工作。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Lampiran 1: Keputusan Pemantauan Lepasan Cerobong dari Laporan Kemampanan Alam Sekitar 2012 UEM Enviro – Tiada sebarang pengukuran dioksin dan furan yang diterbitkan

    Lampiran 2: Keputusan Pemantauan Lepasan Cerobong dari Laporan Kemampanan Alam Sekitar 2011 UEM Enviro – Tiada sebarang pengukuran dioksin dan furan yang diterbitkan


    [1] http://www.kualitialam.com/wp-content/files_flutter/1372134827UEMEnvironmentSustainabilityReport2012_forwebsite1.pdf (Scheduled waste is another term for hazardous was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