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pril 2014

“大玩家”可以通过直接谈判来获颁再生能源配额,而“小玩家”只能通过互相竞争来获取较小的配额固打。

(吉隆坡4月25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大玩家”可以通过直接谈判来获颁再生能源配额,而“小玩家”只能通过互相竞争来获取较小的配额固打。 在2014年4月11日,大马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的首席营运员阿利亚士卡,在针对被改变的电力回购制度(FiT)申请过程的汇报会里,揭露产生425千瓦(kW)电量以上的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配额的网上申请已被人手申请取代。[1] 这是来自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KeTTHA)的指示,而有关该申请过程的详情还有待该部门的进一步审查。 虽然,用人工提交和审查有关申请的过程的确有其正当性,例如它们是否符合规定和检查有关技术方面的申请。无论如何,只要大马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和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KeTTHA)一天还没有敲定有关竞标和申请的过程,这仍会引起许多的关注. 举个例子,这是否会影响有关部门会使有权力来决定颁发大型太阳能发电系统的配额给哪些公司呢?这是否可能导致政府部门和承包商会采用直接谈判的方式来分颁工程呢? 图表一:2014至2017年的新电力回购制度 大马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的首席营运员曾在汇报会上指出,于2016年将会颁发高达30兆瓦的地热发电系统的配额(参考以上图表一)。刚好作为马来西亚第一座地热发电站的斗湖绿能(TGE) 有限公司于2016年第二季度将会为沙巴高压电缆系统增加额外30兆瓦的发电量,请问这是否只是纯属巧合呢?[2] 根据2014年3月份的报道:[3] “去年十一月,斗湖绿能(TGE)与沙巴电力私人有限公司(SESB)签署了一项可再生能源电力合约(REPPA),以每小时每千瓦21仙的协议,通过热能发电站供应沙巴高达30兆瓦(MW)的电量。只要获得大马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的批准,他们希望可以转移到使用电力回购制度(FiT)。” 这是否意味着大马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已经决定通过直接谈判而非公开招标的方式,来决定颁发30兆瓦(MW)的电力回购制度配额(FiT)给斗湖绿能(TGE)呢?这些合约里的条款是否又会比沙巴电力私人有限公司(SESB) 的合约里的每小时每千瓦 (kWh) 21仙来得更赚钱呢? 此外,该局也会打算于2017年分配15兆瓦(MW)的电力回购制度(FiT)配额给生物质(固体废物)。请问这是否纯属巧合,因为甲洞柏灵京垃圾转运站(WTE)所预期落实投入运作的日期也是刚好落在2017年呢?这是否意味着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KeTTHA)和大马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已经知道将会在甲洞柏灵京垃圾转运站所被使用的技术,包括这会涉及到直接焚烧垃圾呢? (举个例子,若是采用垃圾厌氧消化系统的技术,那它将会是采用了沼气的形式,而非生物质电力回购制度(FiT)的配额。) 为什么竞标相对较小的工程,例如太阳能(光伏)FiT配额的个别公司,则需要通过网上递交申请表格,获取排队号码,接着还得经过公开抽签的过程;反之,“大玩家”为何却可以不用经过类似公开和透明的竞标过程呢? 紧接下来,近期有关直接谈判的例子便有,一个大马发展公司(1MDB)被获颁吉打州的50兆瓦(MW)电量的最大太阳能发电厂。[4] 虽然这个工程并不是由电力回购制度(FiT) 所资助的,但无可否认,50兆瓦 (MW) 是远比所有2014年来自个人,非个人和社区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所产生的40兆瓦的配额总数还要更多。 因此,我敦促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部长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对所有参与者和相关利益者贯彻公开和透明的原则,而不是独尊和优待“大玩家”。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1] http://seda.gov.my/?omaneg=00010100000001010101000100001000000000000000000000&s=27 [2] 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4/04/07/Malaysias-first-geothermal-plant-set-to-boost-green-energy/ [3] http://www.greenprospectsasia.com/content/malaysia%E2%80%99s-first-geothermal-plant-takes [4] http://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4/04/23/1MDB-and-US-firm-in-solar-tieup-Both-parties-will-jointly-invest-in-countrys-largest-50MW-solar-farm/

“Pemain Besar” (‘big boys’) boleh menggunakan proses perundingan secara langsung untuk tenaga boleh baharu manakala peserta lain terpaksa bersaing sesama sendiri untuk kuota yang lebih kecil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25 April 2014 “Pemain Besar” (‘big boys’) boleh menggunakan proses perundingan secara langsung untuk tenaga boleh baharu manakala peserta lain terpaksa bersaing sesama sendiri untuk kuota yang lebih kecil

Tagged with: ,

“Big Boys” can use the direct negotiation process for renewable energy while the small players have to fight for smaller quotas among themselves

Media Statement by Dr. Ong Kian Ming, MP for Serdang, on the 25 of April, 2014 “Big Boys” can use the direct negotiation process for renewable energy while the small players have to fight for smaller quotas among themselves In

Tagged with: ,

虽然分别在2012至2013年期间只实现固打配额的56%,但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仍申请从2014年开始原本所需缴付的再生能源费从1%大幅度调高至1.6%。

(吉隆坡4月21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虽然分别在2012至2013年期间只实现固打配额的56%,但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仍申请从2014年开始原本所需缴付的再生能源费从1%大幅度调高至1.6%。 根据永续能源发展2012年的官方年度报告,2012年和2013年的电力收购机制(FiT scheme)的配额分别是183.41兆瓦(MW)和144.18兆瓦(MW), 总数高达327.59兆瓦(MW)。(请参考以下“Exhibit 4”)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直至2014年4月17日,2012年和2013年上述制度才分别生产了100.71兆瓦(MW)和83.41兆瓦(MW),总共达到184.12兆瓦(MW)。[1] (请参考以下 “Operational Plants”) 这意味着上述制度在2012至2013年期间只成功产生56%的固打配额(328兆瓦中之184兆瓦)。 2012年SEDA年度报告显示了SEDA的资产从2011年的3.3亿令吉提高到5.61亿令吉,高达2.31亿令吉或70%的增幅。若SEDA无法成功实现2012至2013年的固打配额,那要如何说服电源使用量超过300kwh的民众多缴付再生能源费,从原本所需的1%大幅度调高至1.6%。 2014年再生能源费的额外涨幅只会增加SEDA的现金储备,而非有效地提高SEDA实现发展再生能源目标的能力。至今为止,该局在2014年的 成绩也不尽理想。目前,根据SEDA的网站,在电力收购机制下只产生0.27兆瓦(MW)的再生能源。而这数字远远少于2014年所计划的101兆瓦 (MW) 配额,只占总数可怜的0.3%。 因此,SEDA必须为其差劲的表现解释和交代为何消费者得为该局差劲的表现买单,也就是在2014年多缴付再生能源费。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1] http://seda.gov.my/?omaneg=00010100000001010101000100001000000000000000000000&s=539

SEDA hanya berjaya mengkomisikan 56% daripada kuota yang diagihkan pada tahun 2012 dan 2013 namun ia telah meminta taraf sumbangan Kumpulan Wang Tenaga Boleh Baharu (KWTBB) dinaikkan daripada 1% kepada 1.6% bermula 2014

Kenyataan Media oleh Dr Ong Kian Ming, Ahli Parlimen Serdang, pada April 21, 2014 SEDA hanya berjaya mengkomisikan 56% daripada kuota yang diagihkan pada tahun 2012 dan 2013 namun ia telah meminta taraf sumbangan Kumpulan Wang Tenaga Boleh Baharu (KWTBB)

Tagged with: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