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屋与地方部长,阿都拉曼应该参阅环境局指南,而非不负责任地要求关心议题的居民和选民使用谷歌来搜查资料。

    (吉隆坡3月7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房屋与地方部长,阿都拉曼应该参阅环境指南,而非不负责任地要求关心议题的居民和选民使用谷歌来搜查资料

    我感到很惊讶,因为得知房屋与地方部长,阿都拉曼竟然吩咐我去用谷歌来搜查有关日本垃圾焚化炉的资料,以了解固态废料焚化厂的安全性。[1] 身为部长的他,理应对其言行举止负责任,而非轻蔑关心议题的居民和选民。

    不过,为了应酬部长,我也听从了他的劝告,通过谷歌搜寻有关“日本焚化炉”的资料,并搜寻到以下为第一页的结果。

    来自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的第四个搜寻结果[2]:

    从1985年到2001年,日本厚木市的垃圾焚化炉 ,在厚木市的海军航空兵设施(NAF)服务的人员揭露,日本可能已经暴露在离岸垃圾焚烧炉所排放环境污染物底下。该Shinkampo综合焚烧炉(SIC)是一座每日有能力处理90吨工业和医疗废物的垃圾处理焚化炉。而它所排放出来的包括有化学物质和其他的颗粒。这座焚化炉是由一间日本私人公司所拥有和经营。美国海军也发现它有影响健康的风险,并与日本政府合作来关闭这座综合焚烧炉。最终,此焚烧炉在2001年5月被关闭。如果有谁担心曾暴露在厚木市的污染底下,请联络健康护理服务的提供者或当地的弗吉尼亚州环境健康协调员。

    来自香港网站的第六个搜寻结果[3]:

    燃烧垃圾可以立即大幅减少90%的垃圾量。这似乎是一个非常方便和容易的解决方案。然而,垃圾焚化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香港长远的垃圾问题。提议中的综合废物管理设施每天只能处理3,000吨的固体废物,而都市固体废物的堆填区目前每天可处理达9000吨的垃圾。虽然这些设施的规模可以被扩大,但它们仍然不能满足当地的垃圾处理的需求。如果一个焚烧炉不能满足需求,那我们是否要建设第二个呢?随着垃圾量的不断增加,那我们又是否还需要多一个焚化炉呢?如此一来,我们在未来只会建立更多的焚化炉而已。

    来自联合国环境计划署的化学物品部的第七个搜寻结果[4]:

    一般上,日本的空气中二恶英是其他工业国的含量近10倍。在很大程度上,这一数据是归因于该国对建设焚化炉的偏好,因为它占了每年焚烧5公斤垃圾所释放有毒化学物质的90巴仙。

    结果,依循部长的劝告,我并没有通过谷歌找到充分的证据,足以说明日本焚化炉有十分良好的记录。

    既然部长喜欢给予我建议,那我也想借此机会向部长提出自己的劝告。请他仔细翻阅隶属天然资源及环境部的环境局2012年11月所出版的“环境冲击评估——固态废料焚化厂指南”。这份文件是环境局最新的指南,只可惜的是,它并没有被上载到网络,因此无法通过环境局官网,或者通过谷歌找到。我阅读的是印刷版,因此我建议部长在有空时,不妨翻阅一下这份文件。在此,我想补充指南第44页的说明如下:

    “一般来说,马来西亚固体废物焚烧厂所采用缓冲区的最小范围是500米(从工厂的边界开始测量) 。这个距离是按照环境局指引重工业所采用的一般准则。无论如何,随着科技上的进步,我们可以通过采用最佳可行技术(BAT)来将所产生的影响降到最低。因此,凡牵涉到环境敏感区例如坐落在生态敏感的住宅区的缓冲区最小范围应设定在500米(从工厂的边界开始测量),直到我们可以通过科学数据和所选择的科技,例如使用最佳可行技术,空气污染物扩散的模拟结果等,来证明缓冲区的范围可以被进一步缩小。

    若不能满足这合适的缓冲距离,加上此工程必须在特定地点上进行建设,那我们就得考虑提供额外的附加工程或操作管理,以便减少此工程污染所产生的潜在影响。因此,这些拥有充分的科学评估作为基础的研究应在环境报告里清楚地被展示,因为污染风险越低,缓冲距离的范围也会越低。

    尽管如此,上述状况应属个别案件和在发生出现没有充分缓冲区的选址之前,工程项目的相关人士是有责任地挑选合适的地点。”

    (上述斜体和粗体为自己的观点)

    环境局的指南很清楚地写明了,在规划兴建焚化炉的时候,必需优先寻找拥有充分缓冲区的地点。因此,我们不能因为日本焚化炉就在学校或医院的隔邻,就代表这种做法在大马是可以被接受的,或者它符合马来西亚的规范。实际上,政府挑选没有充分缓冲区的甲洞柏林京花园,就证明了房地部和其部长准备践踏环境局的程序和指南。

    部长早前曾对此作出驳斥,包括工艺大学(UTM)的环境报告已过时和政府不能靠谣言和毫无根据的指责来运作,否则我们不能管理这个国家。[5].

    部长应该可以了解工艺大学是在2013年2月份完成这份环境报告,并将它派发给有意参与柏林京花园焚化炉计划的潜在竞标者。在报告里,被设定的地点(环境报告的选项B)并没有改变,因此,这也代表了该缓冲区范围也不该有改变。而针对报告的这一部分内容,以我的了解,并不存在任何“过时”的说法。

    再来,工艺大学报告里所突出缺乏充分缓冲区的事实,并非空穴来风和来自没有根据的谣言。除此之外,新加坡在2013年11月份所发生的大士(Tuas)焚化炉爆炸案,[6] 以及在2013年12月份所造成一人死亡的中国上海焚化炉爆炸案,[7], 以及在2013年12月份所造成一人死亡的中国上海焚化炉爆炸案,也绝对是事实,不是什么没有根据的谣言。(我在此特别附加了相关的资料链接,以免劳烦部长用谷歌来作出搜寻)。而这些不幸事件恰恰证明了焚化炉缓冲区是如此的重要,以避免牺牲无辜的民众,而造成不必要的死伤。所以,部长应该参阅这些指南,而非不负责任地,耍嘴皮要求关心议题的居民和选民使用谷歌。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