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表现管理及传递单位(PEMANDU)应该透明化地公开员工们的薪酬和是否有在其他政府部门/官联/上市/私人企业担任董事职位。

    <吉隆坡10月31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媒体新闻稿

    表现管理及传递单位(PEMANDU应该透明化地公开员工们的薪酬和是否有在其他政府部门/官联/上市/私人企业担任董事职位。

    在昨天的今日大马的意见栏里[1], 隶属经济转型计划(ETP)PEMANDU通讯组的资深分析员,(译名)吴伟良先生尝试为PEMANDU执行长领取高薪酬一事来辩护。在这篇专栏里,他估计拥有公共领域主要职位(JUSA) A级别的公务员和PEMANDU董事一样,实际上所领取的税后月薪为RM29,631.53, 而这些都包括以下项目:

    Item 项目 Amount (Monthly in RM)
    Salary 薪金 17331.46
    Minus Taxes 减税 -3533.26
    Entertainment Allowance 娱乐津贴 4000.00
    Housing Allowance 房屋津贴 2000.00
    Fixed Allowance 固定津贴 2500.00
    Higher Management Special Incentive 高级管理层特别津贴 1250.00
    Maid Allowance佣人津贴 500.00
    Home Maintenance Allowance 房屋维修津贴 166.67
    Meeting Allowance as Board Member*董事开会津贴 2500.00
    Fixed Annual Allowance as Board Member**董事年度固定津贴 2916.67
    Total 总数 29.631.53

    (*) Assume member of 5 boards of councils / GLCs, RM500 / meeting per month

    (**) Assume RM7,000 / board, 5 boards councils / GLCs

    来自PEMANDU的吴先生,也提示到PEMANDU的执行长相比其他公务员所领取的薪金是相对过低的。执行长的税前和税后的月薪分别是RM40,000和RM30,572.92 (相比JUSA级别的公务员的税后薪金是RM29,631.53)。不仅如此,执行长并没有就业保障,公务员应有的终生津贴,酬金,来回伦敦和吉隆坡的头等舱机票或有薪假期等福利。

    吴先生同时也向政府首席秘书提供以下两项建议:(1)重新拟定有生产力和依据绩效制的奖励配套 (2)削减公务员的规模,并继续保留有效率和生产力的公务员而已。

    为了佐证PEMANDU的总执行长所领取的薪金是过低的,吴先生也指出PEMANDU执行长们并没有在任何官联公司和其他部门担任任何董事职位。然而,这显然并非是真实的。

    莫哈末艾米尔玛瓦尼,是现任的FELDA环球投资的集团主席和首席执行员。早前,他也是曾被我揭穿他的博士文凭是从野鸡大学获得的。[2]  其次,他曾经也是于2012年里当FELDA准备上市时,[3], 以PEMANDU执行长的身份来负责推动金融服务,石油、天然气及能源的国家关键经济领域(NKEAs)。其三,他也是被任命为隶属于首相署新成立的马来西亚石油资源公司(MPRC)的首席执行员和马来西亚核电公司的董事成员。再来,他也在以下7间公司,被任命为执行长,包括了Mega-Wan International Sdn Bhd, Sterling Advisory Services Sdn Bhd, Sanjung Impian Sdn Bhd, QPIC-Botree Technologies Sdn Bhd, EIM Systems Sdn Bhd, E&H Consulting Sdn Bhd 和 FAHC。此外,莫哈末艾米尔玛瓦尼更在FELDA环球投资的上市过程中,获得150,000的股权。[4]

    我假设若莫哈末艾米尔玛瓦尼都有以MPRC首席执行长,马来西亚核能机构执行长和联邦土地局国际投资控股集团(上市前)总裁兼总执行长的身份来领取该薪金和董事费。我也假设他也在其他7间上述公司都有领取董事费。因此,从这一切显示,看来PEMANDU的董事,并非像其他公务员一样,能在私人企业担任董事一职。如果能的话,这会让他的月薪和年薪轻易超过一名PEMANDU的首席执行长现在所领取的RM40,000月薪。

    为了促进透明化的公共服务利益,我在此敦促PEMANDU的首席执行长,依德利斯嘉拉能公布PEMANDU执行长们的薪酬架构,包括花红和津贴及其他合约职员的薪金。而这一切是非常必要的,因为依德利斯嘉拉曾辩称,首相署在近日的预算案所获愈的164亿零吉拨款是“合理”的。[5]

    除此之外,我也敦促拿督依德利斯嘉拉可以揭晓还是否有其他PEMANDU执行长在其他政府部门,官联公司,上市公司或私人企业有担任董事一职。由于这些隶属国家关键经济领域的执行长对政策制定方面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因此,公众应该有知情权,因为当有人在政府部门和私人企业里都担任董事职位时,亦这涉及了许多潜在的利益冲突。

    最后,我敦促拿督依德利斯嘉拉解释是否同意他下属的意见,即重新审查公共部门的薪酬配套,以便和生产力挂钩,缩小公务员的规模和保留有效率的员工。难道这不是其中一个削减国家债务问题的公共财政改革的策略性执行方案吗?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