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偏向让大型公司推行电力收购机制(Feed in Tariff)的措施已是遭到完全挫败。反之,个人申请者应该被优先获批。

    <吉隆坡9月26日讯>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的新闻稿发表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偏向让大型公司推行电力收购机制(Feed in Tariff)的措施已是遭到完全挫败。反之,个人申请者应该被优先获批。

    根据2011年SEDA的年度报告,永续能源发展机构分别在2012年和2013年批发了总发电容量为380兆瓦(MW)的电力收购机制(FIT)额度的执照。根据SEDA的官网,至今只有可怜的31%或120兆瓦(MW)的再生能源系统成功被安装(参考以下图表)。在2013年,也有190兆瓦(MW)中的8%,也就是15兆瓦(MW)能源额度的执照被释放出来。

    各别已安装好的再生能源系统的发电容量(万兆)
    Year Biogas Biogas ( Landfill / Sewage ) Biomass Biomass ( Solid Waste ) Small Hydro Solar PV Total
    2012 2.00 3.16 43.40 8.90 15.70 31.53 104.69
    2013 3.38 0.00 0.00 0.00 0.00 11.86 15.24
    Cumulative 5.38 3.16 43.40 8.90 15.70 43.39 119.93

     

    在9月23日我收到的国会答复里,说明了共有11名获得再生能源电力回购制(FIT)额度执照的持有者的申请都被吊销了,因为他们无法遵守该指定的规则和条件。在同样的回复中,我也得知共有92名持有发电容量为190.76兆瓦(MW)的FIT持有者获得能源部批准执照的宽限期。当中,高达77%(92中的71)的发电容量便占了总额的92%(190.76兆瓦中的175.2兆瓦)是获得超过2个月的安装宽限。这也表示了在2012和2013年,竟然有超过一半的FIT额度(380万兆中的58。3%,也就是221万兆),是被延迟或取消安装。然而,此时此刻我们仍还未迈进2013年的年尾。

    最近,潘俭伟同志和我就提出了质疑,为何有部长可以凌驾于SEDA之上,干预分配再生能源发电额度执照的工作。[1] 在同一时间,我也获得相关行业的消息,有高达40间早前已申请FIT额度的公司至今仍未获得 SEDA拒绝或批准的回复。因此,这也导致了他们宝贵的资金已被套牢,而无法被善用在其他的生意活动上。

    SEDA在2013年8月28日为个体用户批准了500千瓦的太阳能发电额度的执照,而这些执照更在不到1小时之内被一扫而空。所以,由于获得个人申请者的热烈反应,SEDA也必须延迟批发另外1000千瓦发电量额度的执照。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所推行的电力收购机制(Feed in Tariff)已遭遇到完全的挫败。除了大型公司外,个人申请的额度执照应该优先被批准。目前,高达81%的太阳能发电额度的执照是被批发给非个体用户(>0.5兆瓦发电容量)。通过批发更多的个人FIT额度的执照,遭遇到无法顺利达标的风险就会分担在更多申请者的身上。此外,更多有能力安装太阳能发电装置的中小型企业也可以从中收益。最后,在即将公布的2014年民联替代财政预算案,我们会推介更多鼓励参与再生能源计划的小型企业的措施。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