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过一年的时间,《2013-2025教育发展大蓝图最终报告》的揭晓,显示了大蓝图缺乏体制改革和无法扭转我国教育问题和忽略利益相关者所提出的建议。

    <吉隆坡2013年9月9日讯>民联教育组回应《教育发展大蓝图最终报告》的新闻稿

    经过一年的时间,《2013-2025教育发展大蓝图最终报告的揭晓,显示了大蓝图缺乏体制改革和无法扭转我国教育问题和忽略利益相关者所提出的建议。

    在2012年9月11日的大蓝图初步报告后的一年,《2013-2025教育发展大蓝图最终报告》终于也在2013年9月6日出炉。

    教育部理应在这一年时间内通过第二轮的公众咨询来向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广泛收集意见,以容纳入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最终报告内。

    我们原本盼望教育部可以兑现诺言,把这些回馈纳入最终报告内,特别是在已经鉴定缺点的领域。可遗憾的是,最终报告并没回应相关利益者所关心的问题。而且,最终报告所提出的‘新建议’不能协助教育转型,也无法予人信心可以借此改革我国的教育制度。

    大蓝图最终报告其中一些重点,有包括:一、规定2016年大马教育文凭(SPM)考生必须取得英文科及格;二、推出华淡小的国语科新课程;三、增加小学检定考试(UPSR)、初中评估考试(PMR)与大马教育文凭中的高阶思维能力问题的比率;四、重整师训学校;五、增加特殊需求教育的举措。

    虽然这些计划与愿景值得称赞,应该获得支持,不过这些都只是管理行政上的变动,而不是我们所需要的体制革新。在初步报告的揭晓后,由前理科大学副校长和现任Albukhary 国际大学副校长领导的大马独立检讨委员会便曾通过备忘录来提出这些回馈。无论如何,最终报告看来是并没有采用由部长成立的独立委员会的建议。

    再来,教育大蓝图忽略了利益相关者所提出的许多建议。其一,大蓝图完全没提到根据家长需求兴建新学校,特别是人民宗教学校、华小与淡小。其二,虽然我们欢迎大蓝图计划招收30%优异毕业生为教师,但大蓝图并没阐明如何确保教育人力资源更加多元化。其三,尽管大蓝图阐明下放决策权力予州级与地方级的教育机关,不过并不包括州与地方政府。其四,虽然大蓝图有意把更多资源用来发展技职教育,却完全没提如何协调不同部门下的技职学校与技职教育。这些部门包括人力资源部、青年及体育部与教育部。

    许多非政府组织与利益相关者要求教育部,允许他们详读最终报告,而不是仓促落实教育大蓝图,但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却拒绝听取意见并最终发布了毫无振奋,忽略相关利益者的建议和无法予人信心和启发可以带来教育体制内改革的《教育发展大蓝图最终报告》。

    民联教育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