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沙巴发现近五万“问题选民”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于亚庇7月23日文告:

    其中一项沙巴皇委会的权责范围是,审查选民册里外籍劳工、非法移民和难民及影响和问题。

    在登记局负责沙巴和砂拉越身份证部门的副主任罗斯兰(Mr. Ruslan bin Alias),于今年1月16日在皇委会供证时展示一份记录,揭露130,459个“有问题”的旧身份证号码,它们当中有的是资料不齐全或是身份证卡已经被取消。这些旧身份证号码被分别列入P1(51,300个旧身份证号码)、P2(62,550个旧身份证号码)以及P3(16,699个旧身份证号码)。P1和P2列表内的旧身份证号码已经被证实,这些身份证不具备完整的资料;而P3列表当中,则是早已在1996年已经取消的旧身份证。

    罗斯兰也掌管负责调查有问题的身份证项目。根据他的供证,P1和P2只是113,850个被列入调查列表的身份证当中,其中的7.5巴仙或8,553个身份证。这也意味着,有105,297或92.5巴仙的身份证号码还没有被调查。

    根据他所提供的P1和P2列表的身份证,我追查了49,159名出现在选民册的选民。这份用在刚过去的第十三届大选的选民册当中,有23,179名选民是旧身份证持有者,来自P1列表,而25,980名则是旧身份证持有者,来自P2列表。(见以下图表一)

    上述的图表一说明了一共4.9巴仙的沙巴州总选民,在第十三届大选的选民册当中,是来自P1和P2旧身份证的号码。数量最多的10个国会选区当中,有8个国会选区是来自东海岸。

    若我们仔细检查这份选民册,其中有大多数的选民或53.9巴仙是在1990至2000年被登记成选民,这也是身份证计划或马哈迪计划进行的高峰期。(见图表二)

    同时,在P1和P2列表当中,超过25巴仙的选民是在2000年后登记的,包括12.9巴仙是在2010年后登记,这证明了将“有问题”的旧身份证转换为选民的“计划”,或许还在持续中。

    最后,这个问题也同时出现在全国各州。P1和P2列表中,有6030名选民是在其他州属登记。(见图表三)

    我强烈呼吁国阵政府针对沙巴皇委会所发现的证据和资料,采取严厉和认真的行动,因为这些有问题的身份证持有者和选民,已经渗透在我们的选民册当中。我希望国阵政府能够对我所提出的这些身份证和选民,做更深入和全面的调查,以致清理我们的选民册。如果没有具体的行动,这个皇委会耗费了那么多时间和资源所做出的调查报告,最终将变得毫无意义。这也意味着,沙巴州真正的选民和公民,都会被继续边缘化和遭遇不公的对待。

    最后,我认为在原定在年底进行的选区重新划分项目,不能够在沙巴州进行,因为这么多有问题身份证已经被证实,存在在选民册当中,甚至已影响了选举的民意。

    王建民博士
    沙登国会议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