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呼吁国家企业有限公司(PUNB)和马来西亚报穷局介入与7名来自Qarira Packaging(M) Sdn. Bhd.的前职员有关欠薪和赔偿的劳资纠纷。

    2013年6月20号,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在吉隆坡发表的新闻稿

    我呼吁国家企业有限公司(PUNB)和马来西亚报穷局介入与7名来自Qarira Packaging(M) Sdn. Bhd.的前职员有关欠薪和赔偿的劳资纠纷。

    QARIRA PACKAGING (M) SDN. BHD. (‘QPMSB’, company no. 396860-K),是在1997年于柔佛成立的罐头制造商。它是由国家企业有限公司(PUNB)作为大股东,Pacific Can Investment Holdings of Singapore和Qarira Holdings Sdn Bhd合资成立的。

    由于财政损失,Qarira被逼在2010年结束业务。在结业的过程中,, Qarira Packaging (M) Sdn. Bhd曾答应会付一笔赔偿金给前职员。而现在,由柔佛州的马来亚高等法院裁决和经过报穷局同意,我获知目前有多达7名前职员已被拖欠高达RM182,489.70的赔偿金。但,令人遗憾的是,这7名前职员到至今只获赔RM81,693.82或总欠款数额的44%。因此,这7名前职员仍然被拖欠RM100,795.88的赔偿金(见图1)

    见图1: Qarira Packaging (M) Sdn Bhd  7名前职员的已付和未付和实际总欠款的赔偿金

    在2011年1月份,这些前职员发现Qarira Packaging (M) Sdn Bhd 已经变卖了部分的机器,把所得约RM642,641.32的现款归还给柔佛州报穷局。过后,他们也致信给柔佛州报穷局,质问那笔变卖机器的现款为何并不是用来偿还给他们。

    在2011年5月份的回信中,柔佛州报穷局解释了这笔费用是用来偿还给作为机器的债权持有者的PUBN。不过,后来在2011年7月19日,在PUBN致给以上当事人的代表,Johor Raya陈书北州议员的回信中,至今他们(PUBN)还未受到来自报穷局的任何现款。同时,在同样的一封信中,PUBN也为自己辩护他们只是行使自己作为债权持有人的权利,来索回来自机器变卖的RM642,641.32现款,所以他们相信QPMSB有义务想办法来付这笔赔偿金给这些前职员。

    虽然如此,在2013年,这7名QPMSB的前职员至今还未获到任何赔偿。最近,其中一名的前职员,Zamri bin Suliman,于2013年3月25日致信给现任PUBN的主席,YB Khairy Jamaluddin, 请求他介入来解决这起劳资纠纷。至今,他还未受到任何来自PUNB主席或代表的回复。

    我明白,根据现有的法律,作为QPMSB主要债权人的PUNB对QPMSB的资产是有合法的拥有权。但是,QPMSB的前职员的基本福利也是不能被忽略的,特别是这起纠纷牵涉到许多低收入的前职员的日常生活。其中包括最年长的那位前职员都已68岁,却还在史里肯邦安附近的工厂上班。若无法获得马来西亚报穷局和PUNB充分的合作,这些前职员基本上已没有任何资源或管道来获得赔偿金因为QPMSB 已停止营运和显然地没办法归还赔偿金给他们。

    在此,我呼吁PUBN和马来西亚报穷局介入调查和解释到底那笔属于Qarira Packaging (M) Sdn Bhd,由变卖机器所获得的RM642,641.32是否真正地偿还给PUNB.

    同时,我也呼吁PUNB基于人道的立场,考虑QPMSB的7名前职员的家庭现实处境和福利待遇。 我希望PUNB会作出相关的行动和挪用这笔变卖机器的现款用来偿还给这些前职员,以便一劳永逸地解决这起劳资纠纷。

    王建民博士
    沙登区国会议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