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pril 2013

GE13 For The People of Serdang, Not Just An Empty Promise

Dear residents and voters of P102 Serdang, After careful consideration, I have made two very important personal decisions: 1)      If I am fortunate to be elected as your Member of Parliament, I will move to Serdang and Serdang will be

Tagged with:

这,不是政治手段

亲爱的沙登选民, 经过详细的考虑,我,王建民决定做出以下两个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宣布: 1) 如果我有幸成为沙登国会议员,我会搬迁至沙登,和沙登人共同前进,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沙登人。 2)如果我有幸成为沙登国会议员,我将努力学习地方语言,包括客家话,以让我能更深入的了解沙登人的文化,促进我和沙登人之间的交流。 这不是政治手段。这,是一个承诺。 如果一个国会议员无法确切地体验当地人的生活,无法了解当地人的需求,试问他还是一个合格的人民代议士吗?要探查民情,最好的方法就是学习地方语言和成为当地居民。 这不是政治手段。这,是原则问题。 要搬到沙登做沙登人,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是我不会后悔。从美国回马后,为了方便我和妻子探望和照顾父母,我们选择居住在靠近他们住家的地方。此外,党也还没有就竞选席位做出安排,所以我无法提早迁移到我的选区。现在,既然我在沙登竞选,我就会搬来沙登和我的选民们一起做沙登人。这样,我才能做一个称职的沙登国会议员。 我想借此机会对我的父母说:对不起,爸爸,对不起,妈妈,你们的儿子要搬去沙登了。虽然离你们有点远,可是那里有很重要的责任等着我去扛。我知道你们会了解我,支持我。希望我能让你们感到骄傲和光荣。辛苦你们了,爸妈! 这不是政治手段。这,是政治勇气。 迁移到一个不熟悉的环境去生活是很不容易的;要学习一个陌生的语言也不简单的。可是,做人最重要是活到老,学到老。了解地方民俗是这样,学习语言是这样,政治改革也是这样!我愿意去学,我愿意去做。 如果每一个马来西亚人都不怕这些“不容易”,“不简单”,“很困难”,愿以行动来成为政治改革的一份子,全力支持国家建设,那么马来西亚一定会有更美好的明天! 我希望我的小分享能鼓励大家向难度挑战,不向困难低头。那么民联的改革之路就有希望,马来西亚的民主之路也会更顺畅! 小弟也在此呼吁,想要为改革,这件‘不容易’,‘不简单’,‘很困难’的事而奋斗的朋友,请到沙登或全国各地民主行动党的行动室获取更多详情。 改朝换代,告别腐败,就是现在! 谢谢。我们沙登见! 王建民 博士 民主行动党 沙登候选人

PRU13 Kempen

Tagged with:

新闻:王建民:民聯有機會奪森美蘭政權

王建民:民聯有機會奪森美蘭政權 2013-04-08 18:06 在大打布城攻防戰的同時,國陣與民聯也在州政權上交手,一邊防守一邊強攻。 目前,國陣掌控8州政權,而民聯則統治雪州、檳城、吉蘭丹與吉打。 政治學者王建民預測,在第十三屆全國大選,民聯可以保住4州政權,並且有機會奪得森美蘭州政權。 他指出,在現有的4州政府中,檳城、雪蘭莪及吉蘭丹相對穩定。雖然,雪州民聯面對雪州國陣來勢洶洶的攻勢,不過王建民依然看好民聯可捍衛這一個全國最富饒州屬的政權。 王建民指出,民聯檳城的政權應該不會旁落,但要保住三分二多數議席卻是個考驗。 他說,尤其必須注意3個多數票偏低的州議席,即武吉丁雅州議席(1904張多數票)、峇都蠻(611張多數票)、班台惹雅(1258張多數票),以及穩住浮羅山背國會議席;民聯在這個國席只以708多數票取勝,而國席以下的3個州席則依舊全由巫統掌控。 吉政策欠佳影響非巫裔票 另一方面,他指出,雖然不少人對民聯能否保住雪州政權不太樂觀,可是他認為,民聯在雪州的機會尚好,比在霹靂州更高,主要是基於3大原因。 “一,雪州國陣領袖太弱,尤其是巫統迄今仍對州務大臣人選舉旗不定;二,馬華也是很弱,馬華總會長蔡細歷和副總會長林祥才不和經是表面化,這可從蔡細歷在雪州大力推介蔡智勇可見一斑。" “第三,雪州是國內新選民增長最快的州屬。2008年,雪州有150萬新選民,來屆大選增加至200萬新選民,新增的50萬選民中,雖有不少幽靈選民和國陣支持者,但民聯也登記不少新選民,因此兩陣營的新選民互相抵銷,誰也沒有佔到便宜,但到郵政局登記的中立選民中,有60%相信是傾向支持民聯,所以民聯還是佔優勢。" 至於吉蘭丹州,王建民的看法是,丹州人民還是喜歡丹州大臣拿督聶阿茲,因此民聯要保住州政權不會有問題,只是在國席方面,伊斯蘭黨可能會失掉一些議席,因為丹州希望國會議員可以像貿工部長慕斯達化般,把資金帶入丹州。 對於另一個由伊黨統帥的吉打州,他認為,吉打州政府的政策欠佳會影響到非巫裔選民的支持,導致選民對民聯的支持率較308大選時遜色,可是,選民基本上還是希望國家改變,因此民聯要穩住吉打政權還是有50%機會。 民聯霹州或有機會勝出 至於在308大選之後發生“政變"的霹靂州,王建民認為,民聯在霹靂州有50%的機會勝出。 他指出,民聯能否重奪霹州,最大因素在於民聯,尤其是公正黨和伊黨能否推出有素質的領袖。 “目前我們還沒有看到真正可以吸引到馬來票的領袖出現。"王建民反倒是看好民聯有機會再下一城,攻下森州。他說,這是因為森州與雪隆區毗鄰,很多選民都在雪隆工作,因此深受雪隆的風向影響。 “行動黨和公正黨在森州也下了很多功夫,再加上選民良好的反應,要改寫森州歷史不是不可能的。" “森州36個州議席,民聯在308大選拿下15席,只要再多贏4席就可以執政。" 民聯難奪彭 但可奪10州席 彭亨因為萊納稀土廠而成為全國注目焦點,王建民指出,民聯要執政彭亨雖尚困難,但要增加州議席卻絕不成問題。 “民聯相信有機會奪下10個州議席,比308大選時的4個議席有所增加,尤其是關丹和英迪拉馬哥打國會屬下的州議席。" 他說,綠色盛會的一連串反公害活動肯定替民聯加分,加上伊黨在彭州有一定的影響力,民聯要增加彭州議席不成問題。 “民聯於308大選在彭亨州拿下關丹和英迪拉馬哥打的國會議席,但在州議席方面只拿下米昔拉,現在因萊納事件看到曙光,民聯應該可以在德倫敦、士滿慕及丹絨隆波等取得突破。" 指首相延遲大選失策 王建民指出,首相納吉拖延至今才舉行大選是一項失策。 他說,國陣已錯失良機,2011年年頭是最佳的機會,因為那時公正黨剛舉行黨選,一片混亂,再加上砂拉越州選還未舉行,反對黨在砂州還沒打出氣勢,而且當時很多課題都還沒有浮現。 “如果當時全國大選與砂州選舉同步舉行的話,對國陣有利,因為如此一來行動黨就無法全力衝刺州選,刮不起強烈反風。" 此外,他也認為,社交媒體將在大選中扮演一個更重要的角色。 他說,比起308大選,選民已增加約300萬人,當中逾60%是年輕選民,很多都使用社交媒體。 選民都是造王者 對於“造王者"這名稱,人民絕不陌生,有人說,華裔是“造王者",也有人說巫裔是“造王者",而對王建民來說,每一個種族,甚至群體都可以是“造王者"。 他坦言,當雙方勢均力敵,“造王者"的說法已經無關重要了。 “你可以指沙巴選民是造王者,年輕人也可以是造王者,又或者首投族是造王者。" 另一方面,針對國陣政府近來頻頻派“糖果",發援助金,以爭取民心,王建民認為收益不大。 他指出,派發援助金的效果有限,不太會影響選民。“無論政府給多少錢,人民會覺得,這是我們應得的。" 若贏少於55%國席

新闻: 王建民被恐嚇決從政

王建民被恐嚇決從政  2013-04-09 16:38 王建民認為大馬現在處於一個重要的歷史轉折點,因為反對黨很有可能入主布城執政,所以在這個時刻必須站出來成為一份子。(圖:星洲日報) 王建民對政策制定深感興趣,並希望成為過程中的一部份,因此曾經出任策略分析與政策研究所(INSAP)神與社會經濟發展研究中心(SEDAR)的研究員。 政治分析員王建民早在2010年就以預測11場補選成績中10場而聞名。他依據數據、資料、電腦軟件及政治學問,判斷出來的不僅是每場補選的輸贏,還包括多數票的票數,堪稱政治界傳奇。 王建民對政策制定深感興趣,並希望成為過程中的一部份,因此曾經出任策略分析與政策研究所(INSAP)與社會經濟發展研究中心(SEDAR)的研究員。 後來,他展開大馬選民冊分析計劃(MERAP),在研究現有選民冊問題的報告上揭露選舉制度的弊端,並批評政府在規劃及實施政策時的不公平及不周到,其住家因而遭暴徒攻擊及遭到恐嚇。這反成了他從政的原因之一。 考慮2年才決定從政 他接受星洲日報專訪時說:“2010年從美國回來時,行動黨已邀請我做研究,同時也叫我加入該黨。我想了2年才決定(加入行動黨)。 “其實有幾個原因促使我做此決定,包括做大馬選民冊分析計劃時被恐嚇,這個方法弄巧反拙,沒有嚇跑我反而讓我決心繼續做我的工作。" “此外,我覺得大馬現在處於一個重要的歷史轉折點,因為反對黨很有可能入主布城執政,所以在這個時刻我們必須站出來成為一分子。" 2012年8月27日,王建民以專才與政治分析員的身份,在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及眾領袖陪同下宣佈加入,成為行動黨亮眼的生力軍。 3人對加入行動黨有影響 “從政須認同政黨理念” 王建民坦言,早在美國唸書時,已受到當時在新加坡的同學潘儉偉邀請,共同寫“馬來西亞教育"部落格,並從不同管道參與行動黨的活動。 他說,直到2011年的一個大會上遇到中學的學長林冠英,同時因工作接觸到林吉祥,他們(潘儉偉、林冠英及林吉祥)對他的加入有一定的影響。 不過,他認為,加入政黨前最重要的是認同該黨的原則、理念與政策立場,即使不是100%同意也至少要90%認同。 無法認同馬華民政政策 曾經在馬華與民政黨的政策單位工作三年半的王建民,從未想過要加入馬華或民政。因為他對兩黨認識越深入,越無法認同他們的政策,反之行動黨在民聯三黨中所走的政策路線與他的看法、想法相同。 至於從執政黨跳到反對黨進行研究工作會否有很大差異,王建民笑言,不管是在馬華或民政黨還是行動黨進行研究,都沒有很大變化,因為所做的研究課題大致一樣。 他表示,唯一不同的是,在馬華或民政黨發表的研究結果,都交由政治人物決定是否發表,但最後大多數沒有聲音。 他坦承,縱使行動黨有更好的管道發表其研究結果,但也因為他選擇加入政黨而必須犧牲其“獨立性",無法繼續做大馬選民冊分析計劃報告。 反對黨可能入主布城? “比上屆機會大很多” 對於反對黨在來屆大選執政的可能,王建民認為,反對黨在本屆大選入主布城執政的可能性比第12屆全國大選還要高很多倍。 他指出,但目前大多數人的看法是,反對黨可以贏多一點議席,但還不能執政。 他說,任誰也沒有想過反對黨在308政治海嘯下,會取得5個州屬的執政權,同時否決了國陣三分之二的多數議席。 “所以我對本屆大選也是有小小的希望,就是(民聯)可以執政。" 做好心理準備當候選人 詢及他在來屆大選會否上陣成為候選人,王建民坦言,他已做好這方面(成為候選人)的心理準備,家人也是,其餘的就交由行動黨領袖決定。 據悉,王建民將在本屆大選上陣成為候選人。不過,截至目前,他所上陣的選區還不明朗。 王建民履歷 姓名:王建民 年齡:38歲 出生地:吉隆坡 家庭狀況:已婚 學歷:英國劍橋大學經濟學碩士、美國杜克大學政治學博士 職業:UCSI大學經濟與政治學講師 黨職:民主行動黨選舉策略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