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举改革

    亲爱的沙登选民,

    落实干净的选举制度,实行一人一票,是建立自由和公正选举的基础。在马来西亚,这两个原则已危在旦夕,非由民意投选出来的政府.

    我掌握了有力的证据,证明我国选举离干净或准确还有很远。我举例:砂拉越选民 Tey Kim,出生于1890年,现年123岁,比吉尼斯世界纪录里世界上最长寿的Misao Okawa (114岁)还要年长9岁。我也发现有现年100岁的警察仍在警方邮政选民登记册里。我发现数千选民,拥有明显的男性名字,例如“Anak Lelaki”或“Bin”,但却被列为女选民,反之亦然。在2013年沙巴RCI录取证词期间,我也发现了数万选民的旧身份证被列为可疑选民。

    许多不公平现象充斥于马来西亚,尤其是不透明的选区划分。少于16,000位选民的布城(最小的选区)拥有一个国会选区,但超过140,000位选民的加埔(Kapar)也只有一个国会选区。这种做法显然扭曲了一人一票的原则。但是我明白在特殊情况下,譬如人口稀少的地区,如沙巴和沙捞越,它们可以有一些例外,我们的联邦宪法已记载在案。

    如果要选民在民主进程中保持信心,并让选举反映人民的意愿,清理选民名册和消除不公平现象是刻不容缓的。这个过程需要真正独立的选举委员会,国民登记局和联邦政府的支持与配合。在这方面,我认为,如果选委会继续隶属首相府的管辖区,它不可能成为独立机构。此外,选委会委员,主席,署理主席和员工都是从现有的公务员中遴选晋升,他们可能会受到上头的压力。

    我相信,选委会应独立于一切政府机构。选委主席必须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公众人物,由国会推荐并由国家最高元首委任。选委会应属于国会管辖区内,也应该绕过公共服务委员会而自行聘请员工。它应该被赋予行使“1954年选举犯罪法”的权力,而不是靠总检察长来起诉违反选举法案者。

    我强烈反对现行法例所规定的选民登记册不能被挑战。因为这使选民登记册不能定期清理与更新。

    我相信我们应该举行地方选举,包括遴选地方议会和市长。

    我相信上议院应该通过民选(或至少是部分民选),目前的上议院未能充分代表各州的权利,因为目前联邦政府对州政府委任的上议院议员超过2对1的比数。

    我相信,投票年龄须降低至18岁,以让下一代有参与选举决策和政治的机会。

    我相信应自动登记选民,以确保所有符合资格的选民拥有投票权。选民投票的选区应根据他们IC的地址,以确保一致性。IC地址的变动将直接导致投票选区更换。

    我相信,目前的邮递投票体系非常不完善。公务员,警察和军队人员长期活在对威权的恐惧当中,他们觉得选票是受到监控的,他们必须投票支持当权政府。只有通过邮递投票系统的全面改革,这种不公的恐惧现象才能彻底清除。

    我相信,选民应拥有更多的选择,如选择投票站及投票方法,以确保投票的完整性获得保障。这包括让在外国工作与居住的国民进行邮寄选票的权利。马来西亚海外公民应获得邮寄选票权,包括那些生活在新加坡,泰国,文莱和印尼加里曼丹的马来西亚人。

    我相信,政府应采用固定期限的选举制度,以避免不必要的猜疑与无规律的选举制度。我相信宪法也应允许国会向联邦政府投不信任票,如果当权政府不能通过考验,我们应该重新选举以选出新的联邦政府。

    我相信我们应该举行全民公投,以重新考量我国是否应该更换不同的选举制度。我个人非常欣赏德国的选举制度。它结合了两种选举制度的好处:一个选区一个国会议员和每一个政党获得其比例份额的席位。我相信,地方议会选举应该引入比此例代表选举制度作为一个开始。

    改朝换代,告别腐败,就是现在!
    Ubah Sekarang, Bersihkan Malaysia!

    王建民 博士
    民主行动党 沙登国会选区候选人
    19/04/2013

Leave a reply.